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140 无关胜负的赌注

140 无关胜负的赌注

        “看,出来了,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包厢内,郑紫菡看到一个人出现时,突然指着灯楼的方向,高兴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,突然瞳孔一收,距离不远,花灯也足够亮,第六层栏标杆也很低,没有什么遮挡物,可以清楚看到陆庭大摇大摆上了灯楼的第六层。

        脚步很轻快,边走边和长孙府那个公子有说有笑,心情明显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鹊桥取灯的活动流程,集英社的小姐们早就得知,能登上第六层的人,说一声才子不为过,陆庭连过五关,再一次证明他的才华,不过登徒浪子就是登徒浪子,平日不见人,好像忙得抽不开身,一有这种活动,马上屁颠颠的参加。

        好色之徒就是好色之徒,真是狗改不了吃屎,郑妍芝心里暗暗鄙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到了,看到了,真的很俊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说他来了长安,一直无缘一见,终于看到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才华横溢,一表人才,要是约奴家一起赏花灯,那该多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蓉蓉,你真是一个浪蹄子,以前还说长孙公子天下无双,这么快又换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女的七嘴八舌说着,包厢里没有外人,她们一改人前娴静优雅的样子,变得热情奔放?    说话也肆无忌惮?    郑妍芝有些惊讶地问道:“不会吧,就他那样子?    也叫一表人才?”

        郑紫菡点点头说:“还不够好?房公子是文中书院近年最出色的弟子?    号称江南第一才子,名声都传到长安?    长得风度翩翩,名气很高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对对”王蓉蓉点点头说:“房公子还在文中书院时?    上门提亲的冰人快把房家的门槛踩平?    不乏豪门的小姐,可惜房公子一心上进,说功名未立,暂时不考虑人生大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假若房公子到我府上提亲?    要是耶娘不答应?    奴家肯定绝食让他们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想了,就你这小浪蹄子也想房公子,就是轮,也是先轮到本小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女的指着站在六层的房士强,一脸兴奋地指指点点?    郑妍芝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她们说的人和自己想的人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对?    登徒浪子只是一个声名不显的小人物,要家世没家世?    要名声没名声,就是进秦王府?    也是一个不入流的小主事?    集英社那些大家闺秀、名门小姐哪会多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郑紫菡眼珠子转了转?    突然笑着说:“姐妹们,光是看有些无趣,不如找些乐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找些乐子?好啊,紫菡姐,你主意最多,说说有什么乐子。”跟郑紫菡要好的崔少薇马上附和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蓉蓉也点点头说:“还是离得太远,看不到他们怎么过关,找些乐子也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小女生也纷纷说好,拉着郑紫菡要玩。

        郑紫菡想了一下,很快说道:“这样吧,就赌谁能夺得牛头灯,押房公子夺灯的,二赔一,押其它人夺灯的,一赔一,来,下注下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众女眼中,参加鹊桥夺灯那么多人中,号称江南第一才子的房士强的机会最大,对郑紫菡开出的赌约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找个乐子,于是你十贯我五贯地下了,绝大部分都是把注押在房士强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芝妹,就剩下你了,不凑个热闹?”郑紫菡突然开口问一旁很安静的郑妍芝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这个堂妹,什么都好,就是有点不合群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摇摇头说:“没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来看这些无聊的活动,本来就很浪费时间,还要赌哪个好色之徒夺得牛头灯,更是无趣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家看看书,解几题明算,不是更有意思吗。

        郑紫菡笑意盈盈地说:“芝妹,姐妹们都参与了,你也不能落后,你老是说自己看人准,还说一切事都可以用明算分析,姐姐倒是看看,你是不是光说不练假把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郑妍芝还有些不为所动,郑紫菡很快甩出一个让郑妍芝很难拒绝的诱:“那张沉香木做的书案,我知你一直很想要,这次就把它当成赌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郑紫菡无意中得到一张沉香木做成的书案,是用一整块珍贵的沉香木打造而成,据说是渔民在海里捕鱼时无意中发现的,光是打捞就用了二个月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张沉香木书案很难得,黝黑中带着金色的纹路,还隐隐散发着一股怡人的清香,用它写字作画倍感精神,郑妍芝无意中发现在书案上做明算难题,注意力很容易集中,一直想要,求了几次,可郑紫菡就是不肯松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菡姐,此话当真?”郑妍芝有些的不敢相信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郑紫菡一本正经地说:“当真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拿什么当赌注?”郑妍芝很冷静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祖宗传下那套首饰让我挑一件”郑紫菡很快说道:“因为赔率不同,要是芝妹把注下在房公子身上,还得加上去年收到的那块古玉,就是你最喜欢鱼形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郑紫菡和郑妍芝都是出自北房三房,人称荥阳双骄,北房有个年过九十的老祖宗崔郑氏,做过前朝二品诰命夫人,是荥阳郑氏一族年纪最大、辈份最高、也最受族人尊敬的老人,大家都称她为老祖宗。

        崔郑氏一生为荥阳郑氏出过很多力,郑元璹和郑善果入官场,也得到过老祖宗娘家的帮助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祖宗有二个儿子,一个早早夭折,一个跟随秦王打天下子战死沙场,最后成了孤家寡人,她有一套据说传了几代的首饰,全是用极品的红宝石打造而己,郑紫菡有幸看过一次,只看一次就被它深深吸引,求了几次老祖宗都求不来,结果老祖宗临死前,把那套珍贵的饰面传给了郑妍芝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套太贵重了,郑紫菡也不敢要一套,得到一件有个念想就满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那块鱼形佩,是郑元璹用珍宝跟别人换来的,玉质上乘,做工精细,还找高人开个光,非常珍贵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犹豫片刻,郑妍芝很快说道:“我赌不是房公子夺得牛头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张书案很喜欢,要是有机会,郑妍芝很想赢过来,就是输了也不要紧,老祖宗传给自己的那套饰面有十多件,可能传得太久的缘故,还遗失了一件,分一件给堂姐也不是什么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郑紫菡有些惊讶地说:“这么快就下决定?芝妹,你不用多考虑一会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赌注算很大了,还以为郑妍芝要考虑好一会,没想到只是二个呼吸的功夫,郑妍芝就有了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了,反正都是赌,菡姐出手也这么大方,小妹也不好拿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论价值,那张沉香书案比单件首饰还要贵重,郑紫菡给出这样的条件,其实是郑妍芝占了便宜,就是输了,也算是帮堂姐了却一个心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说定了”郑紫菡心中一喜,马上出声确认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安城有名气的公子就那么几个,其中房士龙的名声最大、呼声也是最高,郑紫菡还怕郑妍芝选中房士龙呢,没想到她直接选了另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合自己的心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亏,赢了能得到心头好,就是输了,也算肥水不流外人田,还能加深二姐妹之间情谊。

        阿耶老了,最近二近身子越来越不好,家里还没有能挑大梁的人,要是阿耶不在,很多事还要依仗堂叔,多跟妍芝走近也是家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定了。”郑妍芝很干脆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对姐妹二人来说,无论是输赢都可以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姐妹相互一笑,郑紫菡好奇地问道:“芝妹,为什么你不选房公子,现场就他呼声最高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脑里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,不知为什么,感觉有他在,好像一切都有变数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事不能跟堂姐说,郑妍芝很冷静地说:“从名气来看,房公子无疑名气最大、呼声最高,但从明算的角度来看,胜率就不高了,举个例子,假如有十个人能进最后一关,那十个人的都有机会夺灯,也就是说,房公子只有一成的机会取胜,失败的机会高达九成,我肯定选择机会高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