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138 第一关猜灯谜

138 第一关猜灯谜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简单的灯谜,太无趣了,让让。”陆庭好奇地抬着看一盏花灯时,突然让人推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扭头一看,巧了,推自己的人,正是那个号称江南第一才子的房士强。

        房士强看到陆庭的目光,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刚刚还以为哪个市流儿碍手碍脚,就想推开,免得沾到那股穷酸气,原来是陆主事,好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不入流的小主事,竟然让长孙冲他们拉进来充当自己的对手,也不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房士强旁边的尹士驹冷笑地说:“别以为跑得快就能上去,今年的灯谜比往年的都要难,争点气,不要第一关就被刷下来,五弟,我们去拿花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灯谜虽说难,房士强可是出自文中学院的高才生,解起来很快,不仅自己解了,还在尹士驹耳边说了几个,尹士驹沾房士强的光,可以轻松过第一关。

        巧你妹,那些马验,看着就像死了老子一样晦气,陆庭被他一恶心,脸色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先解灯谜,不要跟他们置气。”杜荷在一旁焦急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人越来越多,不过有灯谜的灯笼也就二百个左右,肯定越早的越简单,越留在后面的越难。

        候明远看了几个灯谜,一个也猜不出,看到金毛鼠几个人鬼鬼祟祟地围成一圈写灯谜的谜底,急得团团转:“这些灯谜是哪个出的?老子怎么一个都猜不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游侠队还有赌约呢,赌注有点大,还关乎脸面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处亮拉着杜荷说:“老四,这灯谜上第三个字读什么,俺认不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连字都不认识,还想猜灯谜?

        杜荷没好气地说:“三哥,字都不认识,那就找认识的去,别打扰我,心乱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心情不好?    程处亮那憨货还问字?

        杜荷好不容易猜出一个?    正想去写谜底,没想到一名健仆拿着一支竹竿过来?    把挂在上面的花灯取下?    交到一旁的尹士驹,那个尹士驹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杜荷?    把杜荷气得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大长锦几个人焦急的时候,陆庭哈哈一笑?    招招手说:“不就是灯谜吗?    简单,你们都别看了,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把四人都叫到身上,五个人占了一张书桌?    一边写一边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七号?    青天半坠客心归,打一作物,简单,是麦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十二号,是非分明?    打一乐器,不难?    就是二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十七号,但使门前变面貌?    打一姓氏,这题以前做过?    想一下?    对了?    太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十六号,一念之差转作古,打一药材,谜底是艾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七十一号,家喻户晓,打一成语,无所不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一边抬头看灯谜,一边小声说出谜底,转眼就说解了五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九十二号,女儿乐,打一词,嗯,女儿就千金,乐是笑,千金一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够了,够了,老大,你真厉害。”候明远一脸兴奋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厉害了,那些灯谜看起来不难,不知是紧张还是害怕,自己一个也解不出,陆庭根本就没去挑哪些简单哪些难,看到一个就解一个,好像预知谜底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拍了他一下,小声说:“多写二个,免得拿去时让人抢了先,就是有人抢了先,也可以猜下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起猜谜,陆庭还真没怕过谁,前世自己就是二手书贩子,无聊时就看书,看过的书多了去,有一次摊位对面新开一间商场,为了拉人气,举行一个活动,猜谜拿奖品,无聊转了一下,乐了,里面的谜全是从一本《古今灯谜大全》里抄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发现这个秘底后,陆庭乐了,先去看有什么题,回来翻到答案就去破谜,当时破一道谜题就奖励一包抽纸,三天就拿了近二百包抽纸,都拿到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抽纸装了三大口袋,足足二年没买过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灯谜都看过,没一点难度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一会,大长锦五个人,一人提着一盏花灯灯楼的第二层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交了花灯,陆庭腰间多了一个小香囊,顺利上了第二层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香囊是一个信物,上面还绣有鹊桥夺灯几个字,每通过一层,都有得到不同的信物,活动结束后,可以拿这些信物竞换一些奖品,像酒、玉佩、绢绸、团扇、钱财等物,也可以留下作记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也来了,还以为你们第一关都过不了呢,不过还是慢我们一步。”尹士驹看到陆庭等人,冷笑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杜荷反唇相讽道:“不是慢,是让你们先挑些容易的,要不然第一关就没了对手,多无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一口气就解了十三道灯谜,可惜一人只能破一题,真是可惜了。”候明远不甘示弱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房士强看到尹士驹要发怒,拉住他说:“尹老大,不管这些人,现在不过是第一关,难的还在后面,听说这次不仅平康坊行会的会首亲自把关,连有国子学的大儒坐镇,那时才是考真才实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一听,脸上很快有了笑容,幸灾乐祸地说:“你们这些田舍奴,就等着哭吧,哎哟,一下子多了二千贯,天天到极乐楼挂席都行了,先谢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鹊桥取灯前面三关相对简单,从第四关开始才是真正考验,以前尹士驹最多闯过第二关,第三关被刷下来,不过这次不同,无意中收了一个文中学院出来、有江南第一才子之称的房士强,以他的能力,就算不能夺得牛头灯,闯到第五关、第六关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大长锦那几个田舍奴,自己太了解了,能闯到第三关已经谢天谢地,第四关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的变数就是那个陆庭,这个人自己也清楚,说是主事,其实就是一个会说书的厨子,来长安那么久,也没听他有什么才华,也不足为患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设个套,轻轻松松就让大长锦那几个死对头大出血,尹士驹想想都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人得志。”杜荷看着尹士驹幸灾乐祸的样子就恼火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说:“不过第一关,小人是小人,不过志还没得,别跟这种人置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候明远为恐天下不乱地说:“老大,再想过办法治他,我看姓尹的是好了伤疤忘了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点声”陆庭连忙捂着他的嘴说:“这么多人,让人听见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候明远,不是想害死自己吧,现在尹德妃在宫里一手遮天,就是李二也败在她手下,要是她知道自己就是捉弄她弟弟的幕后黑手,别说程咬金,就是李二都保不住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杜如晦被打后,尹府门前那段路可出了名,很多人宁愿绕点路也不骑马乘车从那里经过,有些人经过,看到门口站有尹府的下人,还特地下马下车走过,尹府的人气焰也越来越嚣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是,是,不说,不说了。”候明远有些心虚地左右看了一下,不敢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件事大长锦的人都有份,要是泄漏出去,大家都不好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对陆庭拱拱手说:“老大,这次好在有你,要不然,我们能有二个人过关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次过关这么容易,都不用自己想,陆庭一下子猜出了十多个灯谜,正是有了陆庭,大长锦可以全员通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兄弟,这些客套的话不用说”陆庭有些谨慎地说:“后面还有几关,也不知能过几关,要是过不了,不怪我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二千贯的赌注,好像还把希望压在自己身上,对方还有一个什么江南第一才子,陆庭对自己有点信心不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当然”长孙冲斩铁截铁地说:“老大放心去闯,无论输赢,我们都承老大的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长孙冲咬着牙说:“姓尹的不讲道义,给我们摆了一道,来日方长,这帐慢慢跟他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