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137 荥阳双骄

137 荥阳双骄

        “终于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平康坊一间名为醉春风的酒楼第三层最大的包厢内,一名女子兴奋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衣饰华贵的女子站在靠近窗户的位置,饶有兴趣地看着对面广场的酒楼,不时对着那些人指指点点,要是有相貌出色的小郎君,还会小声议论,相互打趣。

        鹊桥夺灯的活动每年都很热闹、精彩,经常有佳作出现,不光是男子喜欢看,就是很多小娘子、小姐也喜欢凑热闹,顺便看看有哪些表现出色的青年才俊,就像现在包了醉春风最大包厢的集香社。

        集香社是由长安大家闺秀和名门小姐组成的一个小团体,说白了就是闲得无聊的小姐们结伴找些乐子,经常聚在一起绣绣花、听个曲、拜佛踏青什么的,平康坊这次鹊桥夺灯下了重本,宣传也到位,几个小姐一合计,决定凑个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都是有头有脸的小姐,肯定不能像普通女子一样挤在下面看,要是让那些登徒浪子趁乱占了便宜,那就惨了,于是包了位置最佳的包厢,一边喝酒一边观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芝妹,一个人坐在这里的看书不闷吗,鹊桥夺灯的比赛开始了,走,一起看热闹去,要是看中那个俊俏的小郎君,姐姐一定替你把他抓过来。”一个豆蔻年华、面若桃女的女子拉着看书的郑妍芝,笑嘻嘻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什么呢”郑妍芝有些无奈放下手上的书,有些头痛地说:“菡姐,都是你,硬是拉我到这里来,都说了不想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不喜欢凑热闹,平日最喜欢就在家里做明算难题,有阿耶宠着,在长安也不用相亲,日子过得挺自在,可自由自在的日子在初十结束,堂姐郑紫菡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郑紫菡是堂伯郑善果的女儿,都是出自北祖三房,算起来郑妍芝的堂姐。

        北祖三房是荥阳郑氏最显赫的一支,自西汉以来名人辈出,现在也是由北祖三房的郑元璹和郑善果扛起荥阳郑氏的大旗,被人称为荥阳双杰?    郑善果的女儿郑紫菡、郑元璹的女儿郑妍芝?    集才艺与美貌于一身,从小就芳名远播?    被人称为荥阳双骄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对堂姐郑紫菡有些无奈?    两人只相差三个月,从小一起玩到大?    感情要好,可郑紫菡什么都要跟自己争?    什么都要比个高低?    偏偏郑妍芝也是一个要强的人,于是两姐妹有种相爱相杀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是看那些书,不闷吗,书里就是有?    也只是颜如玉?    没有贵公子”郑紫菡不由分说把堂妹拉到窗前,笑嘻嘻地说:“看,长安城有才华的小郎君都在这里了,挑一个,要是我们姐妹都相中?    堂姐吃点亏,让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菡姐?    说什么呢。”郑妍芝没想到郑紫菡说出这种话,当场脸上就有了红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堂姐?    在长辈前,要多淑女就多淑女?    一没长辈在?    没羞没躁的话也敢说?    郑妍芝有些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嘻嘻,还是紫菡姐大方”一个叫王蓉蓉的女子笑嘻嘻地说:“妍芝,来,一起看看,看哪个俊,先说了,姐姐比你还大二岁,要是姐姐先相中,可不能跟我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叫崔莺的女子听到,一边掩嘴一边喊道:“姐妹们,听听,我们的蓉蓉想小郎君都想疯了,迫不及待把自己嫁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女的闻言哈哈大笑,王蓉蓉一下子抱着崔莺的腰,伸手抓她腋下的痒痒处,一边挠一边说:“崔莺,你这个小浪蹄子,昨日还求我介绍族兄给你,现在又跑到这里找小郎君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整个包厢笑闹成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站在窗前,一脸平静地看着下面挤拥的人群还有高高的灯楼,心里有些轻视:什么鹊桥取灯,分明就是姣婆在寻胭脂客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间,郑妍芝眼里闪过一丝奇怪的眼色,刚刚好像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,还没确认,一下子又找不到,再想打时,可下面的人太多,一时找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妍芝,眼睛瞪得那么大,看哪个,有相中的吗?”郑紫菡一边整理身上的衣裳,一边靠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蓉蓉那个色胚子,趁乱伸手进自己怀里乱摸,气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菡姐,又取笑人家了”郑妍芝不动声色地说:“要找也是菡姐先找,听说堂伯都急得不行,最近一直在找冰人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郑紫菡懒洋洋地说:“急什么,以本小姐的绝世容颜,追本小姐的青年才俊,从朱雀门排到明德门,上门的冰人快把门槛踩烂了,倒是芝妹,为了逃相亲,一个人跑到苏州,姐姐还以为你和意中人私奔了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菡姐说笑了,哪有什么意中人,就是觉得有些闷了,就到外面走一走。”郑妍芝小心脏猛地一跳,不过还是若无其事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郑紫菡拉着郑妍芝的手说:“还是芝妹好,有堂叔宠着,想去哪就去哪,要是我,腿都能给打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郑紫菡突然意气风发地说:“虽说没芝妹受宠,但我未来的夫君,一定比芝妹的夫君优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菡姐,你先嫁出去再说。”郑妍芝不以为然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女争风相斗时,陆庭被程处亮拉着,向灯楼冲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处亮兄,不用这么急吧。”陆庭苦笑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活动的锣声一响,程处亮拉着自己就往前跑,陆庭差点摔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是参加活动,听说设有好几关,过关了,拿到过关信物才能上另一层,不是跑得快就能冲上去,跑得那么快干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处亮一边拉着陆庭走,一边说:“陆庭兄弟,你第一次参加这次活动不清楚,鹊桥取灯这个活动在上元节举行,第一关必是猜灯谜,写着灯谜的花灯有限,去得早,可以挑简单的破,越后面留下的灯谜越难,快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还没说话,长孙冲在后面大声说:“老三,你快扶着老大先去,我们在后面替你们挡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陆庭加入,大长锦原来成员都降了一级,长孙冲成了老二、程处亮成了老三,老四是杜荷,原来排在最末的候明远还是老么,不过由老四降到老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咧,看俺的。”程处亮拉着陆庭,仗着身强力壮,不断在前面开路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陆庭来到灯楼面前那个小舞台,只见舞台上挂着一只只漂亮的花灯,每只花灯的表面都有一个灯谜,舞台还设有笔墨纸砚,只要猜中答案,写在纸上递给守关人,只要答案正确,就会有人把对应的花灯摘下,这只花灯就是走上第一层的信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