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136 二千贯的赌注

136 二千贯的赌注

        被人耻笑,换作别人早就发飚了,可程处亮被这么多人嘲笑,只是盯了张朗一眼,然后面不改色地说:“俺是上不了,这个俺认,张朗,长安城谁不知你就是一个刚洗脚上田的田舍奴,就你这鸟样也想摘灯?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处亮来这里就是想看热闹,没想到过摘灯,被张朗嘲笑也不恼,马上反唇相讽。

        阿耶教过,被骂了不要生气,气坏自己反而便宜敌人,要想办法反驳回去,吵得过就吵,要是吵不过,捧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众止睽睽之下骂自己是刚洗脚上田的田舍奴,张朗顿时怒了,指着程处亮骂道:“程处亮,老子就是再差,在鹊桥上也比你站得更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年李建成巡视青州,经过一处田庄时,无意中发现田里有一个女子异常俊美,于是下马,以视察民情为由让这一家人来谈话,那个女子后来成了李建成的侧妃,这是张家发迹的经过,当时张朗也在田里,第一次看到李建成时,脚上的泥巴还没洗去,长安城那些勋贵常用这个来笑他,为了提高自己的地位,张朗一直跟在尹士驹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程处亮当从揭自己的短,张朗气得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别以为是宿国公子的儿子就气焰嚣张,现在明眼人都知太子得到皇上宠爱,只要太子上位?    得罪过太子的程咬金肯定的要被清算?    到那时看姓程的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得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杜荷冷笑一声,马上出来维护兄弟:“张朗?    就你那几滴墨也敢大言不惭?    有我在,鹊桥摘灯你一点戏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论才学?    杜荷可以说几个人最好的,妥妥碾压张朗。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眼珠子转了转?    一脸鄙视地说:“咦?    杜小狗,想欺负我们金毛鼠游侠队没人是不是?好像你们大长锦很厉害一样,真是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姓尹的,无论是比文还是比武?    大长锦就是压金毛鼠一头。”长孙冲马上维护起兄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你们?省省吧?    我们干架也干了那么多场,要不换个方式,看金毛鼠和大长锦,谁的人能站得最高,长孙冲?    敢不敢打个赌?”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最不受激将这一套,闻言马上说:“赌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年轻人?    怕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想了很,很快说道:“难得这么高兴?    就不要见血了,小赌一下?    就赌个二千贯好了?    敢不敢?”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只是犹豫一下?    一旁的宇文鹰就在旁边阴声怪气地说:“怎么,不敢?刚才不是嚷得挺大声的吗,怕了,怕了就让开点,别在这里碍手碍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就是二千贯吗,赌了。”长孙冲斩铁截铁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日打赌,也就是三五百贯,一下子赌二千贯,数目有点大,要是输了,四个人每个人得出五百贯,长孙冲、程处亮和候明远还好一点,月钱多,还常有长辈赏赐,多少有些积蓄,跟老娘撒个娇或拿点值钱的东西变卖就行,杜荷肯定拿不出,到时帮一下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没点热血还是年轻人吗,怎能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,再说论起才华,杜荷一个人就足以对付金毛鼠一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嘿”尹士驹拍拍身边那个马脸少年,笑嘻嘻地说:“五弟,看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放心,此事包在小弟身上。”马脸少年郎一脸自信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杜荷感到有点不对劲,连忙问道:“尹士驹,你要弄什么花样,不是我们比赛吗,这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姓尹的,你使诈?”长孙冲面色不善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是关乎二千贯的赌注,二千贯可不是一个小数目,真拿出这笔钱,估计很长一段时间要过得苦哈哈的,要是自己真输了,认,可是输在阴谋诡计下,谁甘心?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还没开口,一旁的宇文鹰冷笑地说:“长孙冲,东西可以乱吃,话不能乱讲,大哥说金毛鼠跟大长锦比赛,没说只是我们四人,抱歉,金毛鼠游侠队现在是五人,这位是新加入的五弟房士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房士强?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名字,陆庭楞了一下,很快有些哭笑不得,这个名字太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房事强?”候明远指着房士强哈哈大笑说道:“就他那瘦胳膊瘦腿的,还房事强?笑死人了,谁会起这样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少人听到也跟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刚想争辩,房士强拉了一下他,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你就是候家那个最不长过的候明远吧,可能你学识太差,家教不好,我可解释一下,士是文人雅士的事,不是事情的事,说得这么大声,可能你觉得好笑,实则你是在笑自己的无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哟,挺牙尖嘴利,没想到金毛鼠不知不觉,又收了一条好狗。”杜荷嘲讽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房士强闻言也不怒,看了大长锦几个人,脸上挂着好像万年不变的笑容,一脸悠闲地说:“很好,希望你们输了二千贯后,还能笑得像现在那么灿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处亮忍不住说:“还没比呢,这么大口气,好像牛头灯内定是你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房士强那皮笑肉不笑的表情,程处亮就有一种想揍他的冲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嘿”张朗一脸得意地说:“你们几个听好了,这位房士强,是大将军罗艺的外甥,出自文中书院,多次在文中书院测评中夺魁,号称江南第一大才子,对你们这些人,五弟一只手就能赢尔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这是使诈。”候明远愤愤不平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房士强是罗将军的外甥不惊讶,能跟尹士驹混在一起,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,什么江南第一才子也没关系,名头的这事想怎么叫都行,要是他真是出自文中书院,还是文中书院的佼佼者,那事情就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文中书院是大儒王通所创,王通是隋末最有名的大儒,一生桃李满天下,世人把他列为列为诸子百家的五子之一,因为他有个道号文中子,所以创立的书院也叫文中书院。

        能进文中书院的,都是读书人中的佼佼者,文中院教学很严谨,经常进行各种测试,最优异的号称魁,拿到最优者也称夺魁,这个房士强真能多次夺魁,才华肯定不差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长锦和金毛鼠是两队实力旗鼓相当,比文时对手突然对了一个强有力的帮手,对大长锦很不公平。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得意洋洋地说:“有名老话说话好,精人不怕输,蠢人没药医,是你们大蠢,本公子也没办法,哎呀,突然多了二千贯,怎么花倒是个问题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处亮眼前一亮,大声说:“大哥,他们能找人帮忙,我们也找人,找几个才华好的,把他们压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你们能请帮我,我们也能请帮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啪啪啪”尹士驹拍着手掌说:“好主意,不过鹊桥摘灯马上就要开始,你们哪里找人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尹士驹恶狠狠是看了一下四周的人群,然后提高音量说:“有我在这里,看谁敢帮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朗开口附和道:“说了是大长锦对金毛鼠,在赌约之前,五弟已经金毛鼠的一员,不算犯规,你们若是这个时候找人,那就是输不起请帮手,自己不够精明吃了亏,怎么,想耍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怕输,跪下给我们金毛鼠磕三个响头,再说一声服字,那二千贯就不用你们出了。”宇文鹰一脸嚣张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房士强微微抬着头,也没看陆庭他们,明显是瞧不上长孙冲这几个小毛孩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一个人也抬着头看天,他是一直没说话的薛阳,对薛阳来说,这种事有些无聊,比起干架没一点意思,再说大哥有点趁人不备,赢了也没多少光彩,干脆不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免得损害自己大游侠的声誉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长锦的人一听,又气又怒,有心反驳,可尹士驹的确是说大长锦对金毛鼠,也没说金毛鼠有几个人,谁也没想到金毛鼠突然多加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吃了一个哑巴亏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处亮有些为难,无意中目光落在一旁没说话的陆庭身上,眼前一亮,一把拉陆庭过来,哈哈一笑说:“你们有五个人,其实我们大长锦也有五个人,忘了介绍,这位是我们大长锦新老大陆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刚才一直吵,都忘了自己身边还有一个强援。

        四人早就有心吸纳陆庭,陆庭的态度有些暧昧,没说好也没说不好,不过众人早就把他当成大长锦的一员,一起吃饭喝酒,一起合资做买卖,就是上元节也拉他一起来玩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就是大长锦的一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大哥,该你出马了。”长孙冲眼前一亮,马上附和。

        杜荷和候明远也很有默契地说:“大哥,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四个小家伙眼中,陆庭好像无所不能,对了,听说他在苏州还作过一首很有名的诗呢,多一个人多一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被众人架在火上,一脸为难地说:“这个...这个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看到尹士驹他们几个,陆庭就知这些不省心的小家伙肯定有一番争斗,不声不吃就退到一边,尽可能低调了,就是怕尹士驹他们盯上自己,要知自己势单力薄,唯一个大靠山是李二,还不能打他的旗号,要是让那些富家贵公子盯上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都躲得那么远,还注意到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真不想惹那几个纨绔子弟,谁知他们怎么算计自己,那个尹士驹狠起来,就是杜如晦也照打不误,陆庭只想闷声发大财,没想到最后还是扯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千贯啊,就是五个人平分,一个人也要四百贯,真输了,自己去哪弄这四百贯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好像看出陆庭担心什么,凑过来压低声音说:“陆兄弟,你跟我们一起来的,金毛鼠的人都看到,越解释他们越起疑,还不如大方认了,其实尹士驹早就知道我们是一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长孙冲诱惑地说:“只要你答应,赢了,钱分你一半,输了,一文钱也不用出,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闻言眼前一亮,马上说:“成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最近一直走得近,就是没亲眼看到,尹士驹他们早就怀疑,就是不掺和,金毛鼠那边未必放过自己,而长孙冲也觉得自己没义气,跟自己划清界线,两头不到岸,太吃亏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长孙冲他们一生气,把骗尹士驹挨打的事说出来,后果更是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千贯的诱惑很大,自己最近想买婢买宅子,正缺钱呢,再说多几个有背景的小弟也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房士强有些不屑地说:“随便拉个人就是自己人,你们这是输不起?要是怕我们人多,大可不必,你们四个人一起上,我一个挑你们四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还没反驳,尹士驹拉了拉房士强,开口道:“五弟,这个陆庭是跟他们一伙的,随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最了自己的人是对手,两队斗了那么久,陆庭跟长孙冲一起玩、一起做美食的事尹士驹早就知道了,就是射雕英雄传的故事,也知是陆庭给他们讲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了,上次去极乐楼,那个陆庭也跟着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别人,尹士驹还会怀疑,要是陆庭,很合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无品无阶的小主事,要不是他会讲故事,还真不入尹士驹的眼,加人也好,五对五,免得输了长孙冲不认帐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朗也拍着房士强的肩膀,小声介绍了一下陆庭的情况,然后小声地说:“五弟,他就是一个田舍奴,不用怕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怕?”房士强马上说:“就怕他太差,别连第一关都没过,那就没有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可是文中学院的佼佼者,还会怕一个小小的主事?

        房士强这次到长安,就是为了进入仕途,手里有舅舅罗艺的亲笔书写的推荐信,只要把信交给太子李建成,以太子和舅舅的关系,谋一个差事肯定没问题,不过房士强没有第一时间找太子,而是先结交一些朋友,走一下关系,想先闯出名气再去求见太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名声,太子对自己也会另眼相看,安排职务时也会酌情任用,起点高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能在鹊桥取灯中摘得牛头灯,简直是一夜成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房士强,还真骄傲,江南第一才子的名头自己没听过,不过目中无人的样子,跟那个薛阳有得一拼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同得是,薛阳是行为骄傲,平日很少说话,眼睛不喜欢看人,老是看天上,能动手就不嚷嚷,而房士强喜欢看人,不过眼神有点阴测,说话也嚣张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毛鼠还真是卧虎藏龙,什么人才都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嘻嘻,长孙冲,想想怎么凑钱吧,本公子都想着这钱怎么花了。”尹士驹一脸得意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瞄了尹士驹一眼,冷声说道:“什么房士强,我看是不中看也不中用,尹士驹,别开心得太早,小心一会哭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正在斗嘴时,只听“当当当”的几声锣响,接着有人大声喊道:“吉时到,鹊桥取灯正式开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