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135 斗气

135 斗气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、程处亮、杜荷和候明远四个相互看了一下,然后很有默契地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笑什么?有这么好笑吗?”陆庭让四人笑得有些老猫烧须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四人一边笑,一边挤眉弄眼,看自己的眼光...分明是在看一个土包子,自己二世为人,竟然让四个小屁孩给嘲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四人已走到极乐楼前面,长孙冲止住笑,指着极乐楼门匾的位置说:“陆兄弟,看仔细一点,门匾那位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看了看,终于看出异常:“金漆招牌,这字写得不错,应该出自名家之手,咦,奇怪了,怎么旁边还挂着花灯,左边挂二盏,右边持三盏,有点不对称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面,看看春风院,有何不同?”长孙冲指了指对面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扭头一看,很快说:“春风院的门匾上挂了八盏花灯,左右都是四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陆庭脑中灵光一闪,马上说道:“明白了,鹊桥取灯的最后优胜者用花灯做信物,挑一个姑娘共渡良宵,作为花灯的信物会被妓院留下来,成为荣誉的象征,哪间青楼妓院得到的灯越多,声名也就越高,对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啪啪啪”长孙冲拍拍手说:“陆兄弟果然聪慧过人,举一反三,没错,除了陆兄弟说的这些,取得那盏牛头花灯的青楼,当年可以免缴一半的会费,被挑中的姑娘,也会获得平康坊第一美人的称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头灯?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看仔细一点,还真是,挂在极乐楼门匾旁边的花灯,有牛脸有双角?    刚开始以为像某种神兽?    听长孙冲一说,还真像一个牛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尼玛?    古人会玩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传说织女是仙女?    擅长织布,每天给天空织彩霞?    她讨厌这枯燥的生活,偷偷下到凡间游玩?    后在湖中嬉水?    被一旁路过的牛郎捡走了衣服,两人一见钟情,结为夫妇,并生下一男一女?    但是人神恋爱是违反天条的?    玉帝派人抓走织女,牛郎在看到妻子被抓走后,便马上用扁担挑起一对箩筐,将一对儿女分别放入筐内,骑上通灵的青牛去追织女了。眼看就快要追上了?    一条大河忽然挡在了他的面前,原来是王母娘娘用灵钗划的银河?    王母娘娘见他们感情真挚,便破例让喜鹊在七夕架桥?    让牛郎织女每年在七夕时相会一次,这就牛郎织女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平康坊把灯楼呼作鹊桥?    挂到最高那盏灯制成牛头状的牛头灯?    以牛头灯为信物去挑喜欢的女子共渡一宵?    意思是牛郎在青牛的帮助下找织牛,一个推广活动,说穿了就是找一个幸运脂粉客的活动,弄得这么文雅高尚,还跟神话故事挂上钩,太会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用说,要想拿到牛头灯,肯定要经过多次筛选和比试,少不了文人雅士助兴,有名又有利,双方都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处亮撇撇嘴说:“连鹊桥取灯都不知道,好在遇到我们,要是问别人,都让人取笑了,早让你多点来平康坊长见识,现在知后悔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...还请处亮兄多指点。”陆庭有些无奈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让别人取笑,刚才就让你们四人当土包子一样笑了,只是没说出来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处亮更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知道说出来,灯楼的规矩每年都不同,不过奖励没有变,每上一层都能取一个花灯,花灯里藏有奖励,越高处的花灯奖励越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太多,幸好长孙冲他们带了护卫,靠着护卫开路,众人才挤到灯楼前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灯楼的旁边还抬了一个小舞台,上面有几个美女正在翩翩起舞,就是大冷天,衣着颇为清凉,偶尔还抛个退媚眼,不时引来一阵阵喝彩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让陆庭的惊讶的是,来到平康坊不仅有文人雅士,还有很多不少小姐和小娘子,她们不会光顾那些青楼妓院,多是看热闹,大唐那么多坊,要说花灯漂亮,平康坊可以排在前五,能看热闹之余,这里也是青年才俊最多的地方,那些小姐来到平康坊,不仅没有害羞,一个个还很大胆地打量着在场的小郎君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唐民风开放,像文人雅士喝花酒,那是高雅的事,要是不喝,那是土包子的表现,没想到女子也这么看得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你们这四个王八蛋也来这里”就在陆庭感叹的时候,耳边突然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扭头一看,不知什么时候旁边多了一群人,为首的正是尹士驹,跟在后他后面就是金毛鼠的成员,还有一个身穿白衣白袍、马脸一样少年郎,那个少年郎年龄在十六七左右,看人时眼里总是流露出一种不屑的目光,脸上挂着皮笑肉不笑的表情,一看就知不是什么好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一直站在尹士驹身边,可见他地位不低。

        杜荷冷笑地说:“谁家的狗没栓好,上元节也放出来咬人,真没公德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,杜荷一看到尹士驹就不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杜小狗,别得意,早晚收拾你。”尹士驹有些怨恨地瞄了杜荷一眼,冷笑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次打杜如晦的事影响有点大,好在有阿姐撑着,不过阿姐也说了,现在秦王府的势力还很大,现在要做的是不断削弱他,等到没有还手之力再一举拿下,等太子上位,到时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想怎么处置姓杜的一家都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还要忍耐。

        杜荷毫不退让地说:“老子等着,有本事放马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处亮拉着杜荷说:“老三,懒得理会这些田舍奴,我们摘牛头灯要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...哈哈哈”张朗指着程处亮,一边笑一边捂着肚子说:“程老二,你...没睡醒吧,就你这个斗大的字也识不了一箩的人,还想上鹊桥摘灯?真是笑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薛阳、宇文鹰和尹士驹也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斗了这么久,彼此都很熟悉,程处亮干架是一把好手,可学习真不行,在国子学经常被教授罚抄,鹊桥摘灯可是长安城的一大盛事,不知多少才子雅士参加,像程处亮这种还想摘灯?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他哪来的自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是平康坊,灯楼前面人山人海,周围全是人,张朗那么一嚷,薛阳、宇文鹰他们嘲笑着附和,不少人对着程处亮指指点点,一时间程处亮成了众矢之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