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131 开门红

131 开门红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的话音刚落,只见远处浩浩荡荡来了一群人,带头的正是程处亮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处亮和迎出来的血猴聊了几句,很快大手一挥,带着那群下人进店,成为侠味堂第一批客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这伙人,刚才还是空荡荡的侠味堂的一下子热闹起来,血狼、断三刀他们也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有人带头,刚才还在犹豫的一些客人,也有几个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处亮带人进去也就一刻多钟,一脸心满意足地出来,一边边一边大叫好吃,好像接力一样,杜荷又带着一群亲戚和下人进去光顾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杜荷,像长孙冲、候明远也带一大群人来光顾,还有不少秦王府一脉的人也派人前来光顾,陆庭看得清楚,红菱带了三十多人来吃饭,可惜没看到小俏婢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不是颜相时吗,他可是秦王府的参军,带的那几个人好像是秦王府的亲卫,他们怎么也来了?”张横突然指着一个人,有些惊讶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颜相时是秦王府七品王府参军,平日负责秦王府的安全,没想到他会带人来光顾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淡定地说:“侠味堂是无衣堂的产业,支持侠味堂就是支持无衣堂,都是自己人,有的还是老战友,花一点钱就表聊表心意,这个钱花得很划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底,侠味堂做的就是快餐,最贵是羊排笼仔饭,六十五文一份,最便宜的鱼肉笼仔饭不过二十二文一份,就是来二十人,点最贵的羊排笼仔饭也就一千三百文,这点钱对那些程咬金这种勋贵来说只能处小儿科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办法,长安物价高,没人吃的猪肉也要80文一斤,羊肉更贵,每斤高达一百二十文,这与大唐长年征战、民生还没有恢复有关,别看长安那么繁华?    顿顿能吃上肉的百姓没多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横也明白这个原因?    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开始做买卖,熟悉的人多少给个面子捧场?    但能不能一直做下去?    关键还得靠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和张横喝着茶水,吃着点心?    可以悠闲地看着侠味客,可侠味堂的人快忙疯了?    不停地接待客人、收钱、倒茶、送上笼仔饭?    一直没歇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从程处亮带人光顾开始,大长锦的几个小东家轮流带人来旺场,秦王府一系的人,也纷纷带人光顾表示支持?    华夏人习惯是喜欢扎堆?    哪里多人就往哪里钻,看到侠味堂的买卖那么好,很多人觉得是味道好才会有这么多捧场客,反正门口标出的价钱也不贵,尝一下也好?    于是纷纷拥进侠味堂,血猴、断三刀、独眼他们一个个都忙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郎君要一份鱼肉笼仔饭?好的?    承惠二十二文,请收好你的竹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要三份羊排笼仔饭?    人呢,快给这位公子找张桌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掌柜的?    你这笼仔饭不赖?    真是嫩滑可口?    再给我上一份羊排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到吃一份最便宜的鱼肉笼仔饭,还有羊骨汤送,侠味堂做得真地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上饭速度快啊,气还没喘顺,饭就来了,上次去醉客楼等了快一个时辰才上菜,那跑堂的说先做雅间贵客的菜,爱等不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六十五文能吃上羊排,还这么新鲜好吃,太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侠味堂内,点东西吃的、谈论的、赞扬的,说什么的也有,不过都是赞的多,血猴堆着笑容,一边接待客人,一边调度众人做事,忙得想喝口水都没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忙成这样,没一个人喊苦,也没一个人喊累,听着铜钱丢到箩筐里的哗哗的声音,再看看萝筐里堆得高高的铜钱,一个个兴奋得走路也打着飘,脸上的笑容没褪下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血猴看着小半筐黄澄澄的铜钱,笑得见牙不见眼,对陆庭越来越佩服。

        侠味堂不是你想吃什么就点什么,而是有什么就点什么,一共就几种笼仔饭,要哪个就点那个,交钱拿特制的竹筹坐着等,自然有人把笼仔饭放在面前,这样防止有人趁乱吃白食,饭是提前蒸了七分熟,菜洗好,肉提前腌制好,放在陆庭特制的蒸柜上,最多一刻钟就能上桌,门前有五个蒸柜,后院还有五个,时时有蒸笼在蒸。

        客人从进店到吃上热气腾腾的笼仔饭,连半盏茶的功夫也不用,速度超快,要是客人吃得快,一刻钟就可以收拾碗筷换下一位客人,换作普通的饭馆,没半个时辰出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饭菜上得快,味道也好,蒸出来的饭菜,带着一股诱人竹香,饭软肉嫩,肉菜的汁水渗进饭里,吃起来有滋有味,吃过的客人,十有有九个说好,有的为了尝个痛快,把五种笼仔饭点了个遍。

        前面是长孙冲他们几个小东家客人,到了后面口口相传,很多人都排着队要吃。

        血猴都解释没有位置,那些人也不在意,拿着竹笼和筷子坐街边站着或蹲着吃,这样一来,排队的人更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看了一会,拍拍张横的肩膀说:“张老大,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去哪?”张横有些惊讶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看侠味堂”陆庭指了指侠味堂的方向:“买卖做得这么火爆,准备的食材肯定不够,得回去多备一些,张老大,你最好多找二个人帮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能在务本坊这种黄金地段开饭馆,买卖肯定差不到哪去,等候时间短、物美价廉,还是新鲜事物,生意也就更红火,不仅普通人,就是一些学子、公子小姐也进去品尝,有种后世跨国快餐店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横还没说好,福至就急急脚跑过来,小声说道:“公子,血猴...不对,应叫姚掌柜才对,说客人太多,还有人打包,今晚又不用宵禁,准备的食材不足,姚掌柜现在忙不开,劳驾公子多备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没说话,只是对一旁的张横眨眨眼,意思是自己没猜错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横搓着手说:“小兄弟,侠味堂有买卖真有这么火?”

        福至一脸兴因地说:“回张管事的话,火,太火了,进来吃的,个个都叫好,就是那些公子小姐也进来吃,看看小的这手,一直在腌制,现在还在抖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知道买卖会好,没想到那么好,福至埋头就干,除了帮忙处理食材,还帮忙整理钱财,钱多了,怕人多手杂,现在没空一一清点,差不多就要封存起来,因为福至是陆庭的家仆,众人也放心把钱交到他手里保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好,好”张横一连说了三个好,然后一脸憧景地说:“要是天天都这么好买卖,那无衣堂的日子就好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侠味堂有三分成利润归无衣堂,陆庭说过,做饮食起码有五成毛利,买卖这个红火,就是三成也很多了,无衣堂有了钱,不用什么事都向秦王府伸手,那些老兄弟也不用过得那么苦哈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是很多熟人捧场,还有上元节的缘故,买卖才这么火,以后肯定没这么红火。”陆庭看到张横的脸上有失落的神色,笑了笑,很快补充道:“张老大,这间侠味堂没这么火,但也不会差,到时我们多开几间侠味堂,多做几样买卖卖,到时赚的钱只多不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说了,现在只卖笼仔饭,主要是这几天买卖都会好,卖其它影响客人轮换的速度,到时卖些酒水、凉盘一类,就是客人少了,收入方面也能弥补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横拍拍陆庭的肩头,眉开眼笑地说:“陆兄弟,这事你说了算,一句话,无论是你做什么我都支持,只要不抛下无衣堂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陆庭的办事能力,张横这下彻底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