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130 张横的担忧

130 张横的担忧

        “小...小姐,奴婢什么也没说。”看到郑妍芝回来,连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还以为自己要被打死了,幸好小姐来得及时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瞄了红菱一眼,有些淡然地说:“本小姐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小姐的话,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走过去,看了看红菱后背的伤口,很快就愤然说道:“这下手也太狠了,怎么还不找人包扎,红菱,来,躺好,秋菊,还楞着干什么,快去拿药,就拿那瓶最好的金创药,荷花,打一盆热水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金创药拿来了,热水也来了,郑妍芝亲自出手洗伤口、上药,把红菱感动得稀里哗啦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月十四这天,新年的余庆还没消,上元节的喜庆已悄然来袭,各种彩旗差不多遮蔽各处街巷的上空,门楼前的柱子、街道旁的树木裹上了彩绸,除夕挂上的桃符还没摘下,旁边又多了几盏造型各异的花灯,这些是为了上元节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些繁华有名地段,早早挂上了各式的花灯,朱街大街是朝廷展示花灯的会场,从朱雀门到明德门成了花灯的天下,各式各样的花灯、宫灯、灯轮、灯楼等,看得人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年一度的上元节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元节是长安城一年中最热闹的节日,到了这天,宵禁也为它让路,全城可以通宵达旦地游玩,不仅皇上会在朱雀门楼上设宴赏灯,与民同乐,就是平日难得一见的大家闺秀?    也会精心打扮下出门赏花灯?    顺便看看有没有一见钟情的如意小郎君,那时灯市如昼、游人如织?    整个长安就是一座不夜城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安城太大了?    好玩的地方有很多,像朱雀大街、东西两市、平康坊、崇仁坊、胜业坊、务本坊这些热闹繁华又富有特色的点?    可以说是长安上元节游人必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像务本坊,还没到午时已经人山人海?    其中有不少远道而来的读书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国子学就设在务本坊?    朝廷为了向百姓和各国使节展示大唐的繁荣昌盛,让长安城的各机构都积极参与,就像朱雀大街,还划分不同的区域令各机构自行布置?    国子学也不例外?    除了要装饰指定的区域,属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也得精心装扮,毕竟是大唐最高学府,颜面不能丢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元节不仅是百姓的狂欢,对长安城的商家来说也是一次巨大的商机?    为了迎接这个狂欢的节日,商家们早早备足了货?    就等着大赚一笔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务本坊的人注意到,在务本坊靠近坊门的位置?    突然多了一间名叫“侠味堂”的食铺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不注意都不行,在相对陈旧的务本坊里?    新装修的侠味堂一支独秀?    更显眼的是?    侠味堂的门前有五个很特别的灶,下面烧柴,有一个奇怪的、好像柜子的东西,上面有垒得一丈多高的笼子,笼子还冒着白色的蒸气,少说也有二三百个之多。

        笼子里装的明显是饭菜,整个坊都闻到一股特别的、诱人的饭菜香味。

        侠味堂对面一间小茶馆内,张横手里碗茶都凉了还没喝,频频看着侠味堂的方向,很明显他的心思不在茶碗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衣堂的第一个产业,张横亲自命名,从掌柜都跑堂,绝大部分是无衣堂的人,不担心才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兄弟,这就开张了?要不要请个高人择个吉日什么的?”张横有些担心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摸了摸额头,有些无奈地说:“张老大,放心吧,请人看过了,今日就是吉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问题都提了好几遍,张横怎么说也是当过李二亲卫队的队副,什么场面没见过,现在患得患失,比负责人陆庭还要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本想睡个懒觉,晚上再玩个痛快,好好体验一下长安上元节的盛况,没想到早早让张横拉起来,陪他在这里看着,生怕出事没人照应。

        郁闷啊,刚刚梦中一大群美女围着自己转,正想上手时让这货给推醒,一大早对着张横这个满脸胡须的彪形大汉,一点意思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横有些担心地说:“陆兄弟,让血猴他们打理,行不行啊,这么大的担子,起码也要请个人过渡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还以为陆庭会请一个有经验的掌柜来打理,没想到陆庭直接任命血猴做掌柜,带领断三刀、独眼他们经营,这些家伙没经验不说,脾气还不好,张横还真怕他们把事情办砸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衣堂只是出人,就是赚不到钱也不要紧,陆庭和长孙冲他们都是拿出真金白银,要是弄砸了买卖,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拍拍他的肩膀说:“不用担心,血猴本来就是一个精明人,这件事难不倒他,再说他们已经练过手,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开始装修,连名字都没起时,陆庭知道无衣堂的人心高气傲、没有经验,特地拉他们去练手,经过几天的训练,无论是经验还是精神面貌,有了明显的提高,人多好办事,装修不复杂,正月十二就全面通过验收,关上门又特训了二天,把侠味堂的工作全部安排妥当,这才可以安心当甩手掌柜。

        血猴当掌柜也是经过深思熟虑,从练手时陆庭就看出了,表面上断三刀是老大,实则是血猴在维持全局,空闲时跟客人闲聊,买卖不好时想办法拉客人,主动送上门是他想出来的,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交租金的事也是血猴主导,充分体现他的责任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衣堂的人都认识,彼此关系很好,陆庭让长孙冲调了一个精明的帐房去,血猴负责管理,但不能管帐,一应收支都要经过帐房的手,避免监守自盗,长孙冲也是一名东家,派一个人监督很合理,无衣堂方面自然没意见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在这里,不过把福至派到侠味堂的后院帮忙几天,主要是负责食材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横点点头说:“陆兄弟做事,我还是放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张横指着摆在店铺面前叠得高高竹笼说:“这么多竹笼,陆兄弟,能卖得出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多,也就一千份。”陆庭轻描淡写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,一千份?”张横吃惊地说:“开张第一天,有这么多客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刚开张,名声不显,能卖这么多吗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一脸自信地说:“张老大,侠味堂做得是中低档的买卖,走薄利多销的路子,要赚钱肯定要走量,以后买卖好不好难说,不过今日的买卖不会差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