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126 郑元璹的震惊(求订阅、票票)

126 郑元璹的震惊(求订阅、票票)

        在陆庭的邀请下,郑妍芝跟陆庭看无衣堂的新产业布置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一边带路一边讲解,跟在后面的郑妍芝频频点头,不得不说,陆庭的想法很新颖,也很切实际,店铺的设计很巧妙,像桌子的摆放、位置之间的距离、店铺内装饰的等等,明显经过精心设计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不知笼仔饭是什么,估计又是这个登徒浪子捣弄出来的新玩意,也不知他的脑子是怎么想的,总有那么多奇思妙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桌子不是这样摆的,再移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漆淡了,要多扫二遍,来,这样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呢,谁负责打扫的,看,这里还有灰,重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带小俏婢看新店时,看到不好马上纠正,偶尔还亲自出手,跟在后面的小俏婢看到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登徒浪子,平日懒洋洋的,还说什么劳心者治人,劳力者治于人,能坐就绝不站着,不过对新店倒是很负责,亲力亲为,显得很看重,明显想做出一番成绩给秦王看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他还挺有上进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士农工商,商贾的地位很低,郑妍芝听红菱说陆庭在务本坊翻新一间店铺,借故到务本坊看,就是怕陆庭放着正事不做,跑去做商贾,现在看来可以放心,陆庭还是无衣堂主事,还是替王爷效力,现在是以主事的身份来打点,到开张时会有熟悉的掌柜来接任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抛头露面,仕途有了污点,以后就很难上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咕...咕咕”突然间,郑妍芝听到奇怪的声音,循声看去,只见陆庭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自己肚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一早就有事,也就吃了半张胡饼,中午刚好要弄灶,一忙连吃饭都忘了,现在大约下午三点多,不饿才怪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日都是福至帮自己安排,不过要用绿豆做生粉,陆庭就把福至留在家里做,都忘了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太忙,大半天没吃东西,让小芝姑娘见笑了。”陆庭有些不好意思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有些关心地说:“陆公子要爱惜身体,这饭,该吃还是要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半天没吃东西,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,要是饿坏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陆庭苦笑地说:“上元节快到了,想赶在节前开张,这二天不是忙吗,我找人去买点东吃的,随便垫一下肚子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犹豫了一下,郑妍芝说了一声稍等,从外面拿回一个小食篮,打开,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碟,里面放着二块红豆糕,还有一双精致的象牙镶金筷子,开口说道:“这里有几块糕点,要是陆公子不嫌弃,请用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都饿得咕咕叫了,也不知什么时候能买回,正好带着自己亲手糕点出街,便宜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郑妍芝也不知为什么,明明不饿,还是想带点自己做的点心出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好了,都快饿晕了。”陆庭眼前一亮,连忙伸出手准备拿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快要碰到筷子时,陆庭突然抽了回去,刚才又是扫漆又是搬东西,手上又是漆又是灰尘,跟那双洁白的筷子形成强烈的反差。

        弄脏那双名贵的象牙筷子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想也没想,随口说道:“小芝姑娘,我手太脏,劳驾一下,帮我夹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陆庭带郑妍芝参观新店时,马车里的程咬王一脸堆笑地说:“郑卿,你真是稀客,难得到俺府上吃饭,今晚我们一定...吃好,喝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想娶个五姓女,可一直不能如愿,他总结了一下,自己虽说身世一般,怎么说也是宿国公,说什么也有一点吸引力,估计是冰人不行,于是他一直向出自荥阳北祖三房的郑元璹靠近、示好,希望他帮自己完梦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元璹虽说只是鸿胪卿,可是他在荥阳郑氏的地位超然,跟其他名门望族的关系也很好,要是郑元璹肯出面,机会大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达到目标,程咬金那是各种示好,又是请吃饭又是送礼,可郑元璹一直冷淡,也有意保持距离,轻易放弃可不是程魔王的性格,千方百计找机会,无意中得知郑元璹最喜欢临摹和收集东晋名家顾恺之的画作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开来一幅《秋猎图》,这是顾恺之有名的遗作之一,用《秋猎图》邀请郑元璹一起欣赏。

        别说自己,就是皇上、太子和王爷,都想跟七族五姓结成亲家,只要那些名门望族联婚,就得得到他们的认同和支持,李唐的江山也就更加牢固,王爷地位那么显赫都被婉拒了多次,对程魔王来说,只要达成心愿,面子算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原来一直找借口推搪的郑元璹听到有顾恺之的名作《秋猎图》,犹豫了好一会,最后还是应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恺之是东晋有名的才子,精通诗赋、书法,尤善绘画,画人像、佛像、禽兽、山水很出色,时人称之为三绝:画绝、文绝和痴绝,谢安很看好他,称他“苍生以来未之有”,《秋猎图》据说是他在颠峰时的得意之作,郑元璹知道程咬金图什么,可最后还是没有抗拒不了诱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程将军盛情难却,元璹叨扰了。”郑元璹眼里闪过一丝鄙视,不过他隐藏得很好没有表现出来,一脸云淡风轻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是国公,可那股草莽、粗鄙的味道还在,别人说欢迎的话,都是蓬壁生辉、一醉方休或不醉无归的话,程咬金这个混不吝,开口就说“俺”,还说什么吃好喝好的话,武夫就是武夫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元璹心里有些轻视,位列国公、身穿紫袍又如何,一张嘴就露馅,狸猫扮不了太子,狗肉上不了席面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听出郑元璹话里没多少热情,也不以为意,只要投其所好,一个劲地磨,就不信打不动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郑卿可是公认的好眼光,一会得好好帮俺看看那幅画,你也知俺是粗人,书画这些更是不懂,就怕让人骗了。”程咬金主动把话题扯到到那幅画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说到画,郑元璹的语气明显多了二分友善,兴致勃勃地说:“名画的珍贵之处,主要是有典可查,传承有序,秋猎图据说顾恺之应谢安之邀,一起狞猎后所作,上一次出现是在洛州陈家,程将军是从陈氏后人手中购得,真品的机会很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连连点头,乘机又提了几个关于顾恺之的问题,郑元璹也耐心解答,气氛也变得越来越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感到时机差不多了,程咬金一脸感叹地说:“郑卿不愧是名门望族培养的人才,学识、气质和才华都是一等一的好,听说令千金也是兰质慧心,才貌双全,别的不说,光是在明算方面的造诣就了不得,秦王府那些老帐房也要说一个服字,可见郑卿在教导方面也很有心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俺就不行,几个儿子就像上辈子欠他们的,这辈子来讨债,一个比一个调皮,一个比一个难教,郑卿一定要指点俺几招,怎么教育孩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不等郑元璹说话,程咬金抢着说:“俺知道那三个兔崽子配不上令千金,绝无非份之想,只是讨教一些教导的方法,郑卿一定要指点二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自家知自家事,程咬金知道郑元璹看不上自家四父子,他那个宝贝女儿连王爷都没戏,自己就更不用说,干脆以退为进,主动说没企图,这样郑元璹也不好拒绝,只要把关系搞好,到时托他做冰人,可以向他的族亲、王家、李家、崔家这些提不行吗?

        对,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元璹本来不想理会这种事,最好是看完画就走,程咬金说得这么坦率,反而不好推了,沉吟一下,开口说道:“教导一事不好说,因人而异,看材施教,无论如何教,逃不出礼义廉耻四个字,男子要奋进向上,女子要循规蹈矩,不能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郑元璹说不下去了,原来有些慵懒的双眼一下子瞪得牛眼那么大,脸上满是震惊地神色,这时马车来到务本坊的街道,从车窗向外看,正好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,只见小芝用筷子挟着什么正给一个年轻男子喂食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