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125 世上真有天才吗

125 世上真有天才吗

        断三刀有了收入,出手也大方起来,不时带些酒肉回去请交好的兄弟一起享用,血猴还去打了一次花魁的茶围,回来绘声绘色说了大半天,四人成了最好的活广告,很快有人主动找张横,问问还有什么差事可以做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在培训断三刀的同时也没闲着,经常到务本坊做监工,钱充足,人手也够,仅仅五天时间,新店铺基本成型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处亮看着陆庭指挥人把一个个碟子大的小笼子搬进去,随手拿起一个看,发现是小笼子是竹子做的,上面还有盖子,显得很精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兄弟,这些是什么?你要做蒸饼吗?”程处亮一脸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近,程处亮有空就过来看看,反正阿耶让自己多些跟陆庭玩,国子学是上元节过后才开课,他亲眼看到陆庭把一间陈旧、破落的小书斋变成一间很起来很有意思店铺。

        店铺的设计很特别,别的店家都是摆放桌子,根据大小桌子配四到八张凳子,陆庭的新店不一样,没一张是大桌子,全是很小的桌子,大的坐四个人,小的只能坐两个人,还有两张三丈长的长桌,配了一张同样长的长凳,长凳让小木块分隔成一个个座位,样子是有点怪,不过明显能多坐不少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新店看起来简洁、干净,是那种看起来很舒服,但想说又说不出的那种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摇摇头说:“不是蒸饼,不过与蒸有关,以后这间店以笼仔饭为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店面不大,也就五十多平方,除了柜台和摆设,放不了几张桌子,做成酒席的话,接招不了几个人,附近酒楼不少,不少还是长安有名的老字号,做高档饮食很难竞争得过别人,陆庭决定另辟路径,专门做中低档的生意,类似后世快餐的形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笼仔饭?这是什么来的?陆兄弟,又有新鲜吃法了?”程处亮一脸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处亮跟陆庭越久,越佩服陆庭,很多不起眼的小东西或食材到了陆庭手里,总能有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和做法,做得还很不错,就像前天陆庭用菉豆(绿豆,古代称绿豆为菽,后期改为菉豆)做什么生粉,还真别说,用菉豆做出来的生粉伴了肉后,做出来的肉特别嫩滑可口,本来陆庭让自己带一份回去给三弟吃的,自己半路忍不住偷偷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听到笼仔饭,程处亮一下子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拿起一个用竹子制成的小笼子,放在鼻子前也一下,满意地点点头,不错,做工精细,竹笼散发着一阵泌人心脾的竹子清香,做这个做笼仔饭,肯定没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用这个小笼子做的饭,除了食物的香味外,饭菜里还有一股竹子的清香,处亮兄,到时你就知道了。”陆庭也懒得解释太多,简单介绍一下,让他到时自己尝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都是自己一个人在打理,样样都是自己安排,说到口都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笼仔饭?俺要吃笼仔饭,俺要吃笼仔饭。”程处弼突然从一旁冒出来,双手抱着陆庭的腿,大声嚷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把他抱起来,笑着说:“三公子,要吃笼仔饭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程处弼是一个吃货,经常让下人带他到陆庭处蹭嘱蹭喝,平时有什么事找不到人,但一做好吃的,他总能及时出现,刚刚还不见他人,一说到笼仔饭,突然就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俺要吃,俺要吃。”程处弼大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指了指还在装修的店面说:“三公子看到没,准备功夫还没做好呢,要不三公子帮个忙,把地扫一下,这样我们就可以早点做好吃的笼仔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听到要干活,程处弼原来兴致勃勃的脸一下子怂了,摇摇头,一脸认真地说:“陆庭哥哥,弼儿很想帮忙,只是...只是弼儿还要伺候娘喝药,不能帮陆庭哥哥打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是吗,那太可惜了。”陆庭笑着放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三个儿子,老大程处默和老二程处亮,都是形似,最像老子的是程家老三,不仅样子跟程魔王一个印子出来的,也遗传了程魔王的精明大胆,小小年纪就是一个鬼精灵,他也最受程魔王宠爱。

        开玩笑让他帮忙干活,眼一眨借口就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处弼拨腿就跑就往家跑,跑了十多丈,好像有些不放心,对跟着他的一个下人说了几句,那个下人点点头,然后在角落里偷偷地看着陆庭,他接了一个任务,要是陆庭有好吃的,第一时间通知三公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装修现场有些无聊,程处亮看了一会,觉得没什么意思,找了由头,去找长孙冲他们玩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转了一圈,指点几句,很快退出店铺,坐在路边一处石桌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坐下不久,一旁的福至突然轻轻碰了一下陆庭:“公子,小芝姑娘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扭头一看,不由眼前一亮:小俏婢和红菱各打着一把油伞,正向自己款款走来,姣好的面容、出众的气质和高挑的身材,好像从画中走出的仙子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一片白茫茫的、寂静的街道,突然来了两个手持油伞的俏佳人,好像世界一下子变得多彩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芝姑娘,红菱姑娘,你们怎么来了?”陆庭站起来,有些意外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冷的天,不在家里好好呆着,怎么跑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随口说道:“这几天没什么事,觉得有些闷,就想到务本坊买几本书打发时间,没想到在这里碰到陆公子,真是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红菱听了,忍不住撇撇嘴,小姐平日哪都不去,那多人邀请小姐加参诗社、画社,都找理由推了,府上那么多藏书,就是看几年都看不完,少姐就是听到自己说陆公子这几天都在这里做监工,这才出来的,还说府上的书放太久,有陈味,要去书斋买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对自家小姐,红菱真有些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随口说道:“小芝姑娘真是好学,不是在学习,就是在学习的路上,佩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小俏婢真的很好学,在苏州时就领教过了,学习明算那股劲头,就是陆庭也得说声服字,一道题不会,她会用死磕的态度去钻研,像她那么傲娇的人,为了学习明算,气得脸发青了,只是转过头咬咬牙,转过头又堆着笑脸向陆庭讨教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一脸淡然地说:“奴家不如公子聪颖,自然要努力追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登徒浪子,这么多天也没来找自己,原来在这里忙,真想不明白,放着功名不考,把心思都放在这些没用的地方,让郑妍芝无言的是,没见过陆庭努力,每天都是吊儿郎当的样子,可他知道的就是多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他真是传说中的天才吗?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呵呵一笑:“哪有,哪有,侥幸而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公子,你不是在无衣堂做事吗,怎么跑到这里?”郑妍芝有些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做秦王府做事也不错,起码也是秦王的人,这个时辰应该在无衣堂上值啊,怎么在这里做监工,听红菱说这几天他经常在这里,不会放着秦王府的差事不做,跑来做一个贱贾,舍本逐末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,这里是无衣堂的一处产业,来打理一下而己,对了,小芝姑娘在这方面经验丰富,一会还得小芝姑娘多提宝贵意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俏婢的能力不错,林郑氏把买卖都交给她打理,自己还是第一次做些这些,可能经验不足,这点小事也不好问程咬金、李二他们,眼前这个小俏婢是个行家,找她正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有眼无珠的登徒浪子,真把自己当成一个管理买卖的管家了,郑妍芝心里有些鄙视,不过面上没露出来,只是微笑着说了一声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二人聊天的时候,郑元璹和程咬金共坐一辆马车,正往务本坊的方向驶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