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124 进步

124 进步

        断三刀等人冲出去,了解情况后,把还骂骂咧咧的血猴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不复杂,血猴在街上拉人时,看到一对夫妇经过,便上去招揽,看到那女打扮得漂亮,多看了二眼,那男子不高兴了,质问血猴看什么,还骂血猴尖嘴猴腮不是好人,要把血猴的眼珠子挖出来,血猴哪里受过这样的侮辱,很快跟二人吵了起来,直接断三刀等人把他拖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拳头都已经握起,就差没放倒暴揍了,幸好血猴一直克制,断三刀等人也出来得快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刚才摔碗的事,断三刀也不好发作,只好跟众人相互打气,一定要坚持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对四人来说,今日绝对不是一个吉日,先是断三刀和血猴,很快老火和独狼也发了火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说独狼样子太丑,把孩子吓哭,有人质疑老火的手艺不好,刚吃两口就吐了,把老火和独眼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    茶淡了、茶浓了、桌子擦得不干净、碗筷没洗好、碗里有早虫子等等,餺飥店不断出状况,把无衣堂的四人气得一佛升天、二佛出世,要不是怕给李二惹麻烦,不知动手多少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好人刚刚发飚了,一个年约三十的客人把老火叫出来,质问老火会不会做餺飥,餺飥有的薄有的厚,味道也不是长安的口味,质疑老火是哪里学来的野路子,气得老火当场把那碗餺飥倒在桌上,说不喜欢吃就别吃了,不做他买卖,让他有多远滚多远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四人看着有些一片狼籍的小店,有种相对无言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血猴最精明,回想一下,忍不说道:“今天有点邪门,五个客人有四个是故意挑刺的,我们每个都让人激怒了一遍,太蹊跷了,会不会是陆主事故意派来试探我们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像”断三刀也冷静下来:“这些人不像吃餺飥的,大多是故意挑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火点点头说:“这事我一直觉得奇怪,也就是路边一个小店铺,就混个肚皮圆就不错了,一个个好像吃席一样挑,分明是故意找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独眼也点点头说:“就是,刚才还有人笑话咱们,说以前不是挺风光的吗,现在沦落到在这里做杂工,说话的那个人有点面善,现在想想,好像是程将军府上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当四人有些气愤时,陆庭拍着手进来:“不错,不错,不愧是王爷看重的人,这么快就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陆主事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断三刀一脸不愤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血猴也盯着陆庭说:“陆主事,你就是这样羞辱我们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摆摆手说:“四位,不要动怒,这只是一些测试,就跟你们在上战场前接受一些训练和测试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看有些狼籍的小店,陆庭点点头说:“第一天还不错,虽说买卖没做好,把不少客人赶走,起码能克制住自己没有动手,这一点很重要,因为你们不仅是无衣堂的代表,也是打上王爷印记的人,说话办事都要小心,要是碰上心怀不轨的人,他们会比刚才的客人更难对付”

        断三刀沉默了一下,一脸郑重向陆庭行了一个揖礼:“差点误会陆主事的一片苦心,请陆主事放心,我们一定努力做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出无衣堂时,张横把签订的契的事跟四人说了,断三刀知道,陆庭只要买一些奴或雇一些人,很容易就把摊子支起来,可他舍近求远跟无衣堂合作,还把大头让给无衣堂,就是想为无衣堂办点事,帮无衣堂那些老兵做一点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让四人来餺飥店练手,也是为了四人好,真为了省事,直接聘请那些有经验的人手就行,哪里要这样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那干,干出一个样子给那些瞧不起你们的人看,接下来没人再来测试,一切都靠你们,对了,晚些会有人跟你们结算,告辞。”陆庭说完,不等众人反应,径直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断三刀他们不是小学生,也不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,很多事他们都明白,有时拉不下面子而己,没人喜欢听别人说教,点到即止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前面耽搁了不少,大伙好好干,不能让姓陆的小看,也不能让张老大失望。”血猴给大家鼓劲。

        独眼脸色有些严谨地说:“别忘了,无衣堂还有很多人等着看我们笑话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不定王爷也在看着我们。”老火慢悠悠来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四人相互看了一眼,什么话也不说,一个个开始认真起来,弄餺飥的弄餺飥、收拾的收拾、拉客的拉客,各自忙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快黑了,福至把一个钱袋交给陆庭:“公子,这些是无衣堂的人所用材料的钱,对了,还有打破二个碗一个碟的钱,一共五百三十七文全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拿过钱袋,用手抛了抛,点点头说:“第一天能有这样的成绩,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成本方面,饮食大约可以有五成毛利,现在人工和店租不用出,利润可以上升到七成左右,也就是说,断三刀他们今日大约赚了七百文左右,平均一个人有一百五十文进袋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张横答应的五十文,每个人的收益不少于二百文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少了,陆庭在秦王府谋了一个无衣堂主事的职位,月钱也就六贯,一天也就二百文而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”福至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有个问题,小的不知该不该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问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福至好奇地说:“公子,为了培训他们,花了不少钱,反正是拉拢,那么多钱都花了,何必再收这五百多文钱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钱是不多,但是收下是对他们的尊重,信不信,他们一定乐意交了这笔钱,此刻他们应该很高兴、很自豪吧。”陆庭一脸自信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猜得没错,无衣堂内,断三刀、血猴、独眼还有老火,每人提着一大包胡饼还有一些点心,招呼平日跟自己交好的人,一边吃,一边口沫横飞地说餺飥店的趣事,有人取笑也不怒,要是听到人有夸,那脸笑得像花一样灿烂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都不用陆庭微催,也不用派人去接,四人一大早主动开店,早早做起了买卖,起得早,态度也有转变,当晚交到陆庭手里的钱破了一千,有一千零十三文,差点翻番,除了耗材,还额外交了一百文的租金。

        福至说,这是断三刀主动提出来的,还说交这钱可以心安理得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三天交了一千三百八十文,再次创了新高,据说是空闲时血猴主动跑街,看看谁家需要餺飥,他送货上门,多了不少生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