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121 吵架没怕过谁

121 吵架没怕过谁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陆主事也在呢,是商量今晚加菜的事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刚睡着,老大把我拖到这里干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四个人站在陆庭面前,其有个是老面孔,断三刀、独眼和血猴,还有一个年近五十、白白胖胖的男子,年纪是大一点,可气色红润,那张小圆脸时刻都是笑咪咪的,好像一个笑陀佛一样,陆庭对这个胖男子最感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无衣堂这种环境也吃得这么胖,难得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横不理他们,指着白胖的男子说:“那三个你也认识了,就不介绍了,他叫胖贵,名字是伍德贵,无衣堂伙房的二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胖贵好。”陆庭笑着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都说有两种职业,无论什么时候都饿不着,一种是医生,还有一种是厨师,这话还真没错,在服务五百多人的伙房里做事,就是没拿到油水,混个肚子圆肯定没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主事好。”胖贵的脾气倒是不错,笑呵呵地行了一个揖礼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横瞄四人一眼,冷冷地说:“你们四个听好,陆主事要你们干什么就干什么,这是命令,哪个不听,老子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头也不回地出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四个虽说听话,可也难对付,有些话自己也不好说出口,陆庭说自己能处理,交给他就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横刚出门,断三刀就苦着说:“不会吧,张老大把我们给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不要扔下我们。”独眼也跟在后面附和。

        血猴盯着陆庭,向退二步,有些惊恐地说:“陆主事,你没有那些特殊的癖好吧,我...我可不做兔相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不做”胖贵连退几步,双手捂在心口,一脸怕怕地说:“陆主事,那种事找断三刀,他说过下辈子想做女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伙,你想打抽是不是,老子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,三年前你喝醉酒时说的,还说要做大户人家的小姐,一辈子都不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面色如常地说:“几位,停一下,说点正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老**,还真是没皮没脸,要是脸皮厚一点、脾气大一点,一见面都让他们故意激怒了,陆庭二世为人,什么人没见过?不会上他们的当,不生气也不接茬。

        断三刀瞄了陆庭一眼,一脸凶狠地说:“能有什么正事,肯定想我们这些老弱病残去做那个丢人现眼的杂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”血猴用渗人的目光盯着陆庭,还用舌头舔了一下嘴唇,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也不知你给张老大灌了什么迷汤,让我们听你的,姓陆的,别以为做一个小主事就能对我们发施号令,告诉你,别说无品无阶的小主事,就是七品以上的文官武将,老子也弄死好几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伙拉住血猴说:“别犯冲,说不定陆主事就是找我们聊聊天,关心一下我们这些老不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独眼有些幽怨地说:“陆主事,你看我们这些人,老的老,残的残,出生入死不知多少次,这辈子也不想那么多,多活一天就是赚一天,不想再折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配合挺默契啊,厌恶、威胁、给台阶和求饶都有,难怪张横看到这些人就头疼,一个个都是人精。

        有资格进无衣堂的,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,大多是玄甲精骑、骁骑卫、娘子军这些精锐部队退下的老兵,能从残酷战场上活下来的人,没一个是笨蛋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把头转向断三刀,开口问道:“断三刀,你觉得做杂工是丢人现眼?”

        断三刀左右看一下,张横不在,很快理直气壮的说:“没错,就是丢人现眼,怎么,老子说话有错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老大不在这里,没必要给陆庭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不说错没错,我再问你,你觉得你是什么人?”陆庭追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断三刀一脸骄傲地说:“当然是英雄好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英雄好汉?”陆庭摇摇头说:“不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姓陆的,你什么意思?老子冲锋陷阵的时候,你还没断奶呢。”断三刀咆哮如雷地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摆摆手说:“不用那么大声,有理不在声高,有些事不是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,对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等断三刀反驳,陆庭继续说:“没有退役前,你是顶天立地的英雄,可现在呢,你到外面打听一下,长安城百姓对无衣堂怎么评价吗,混吃等死的一窝蛀米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混帐,老子为大唐出生入死,好几次差点把小命都丢掉,这还不是英雄?那些田舍奴知道什么,呸,要是老子知道谁说这话,活劈了他。”断三刀气得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能到这里,那是自己用命换来的,这是自己的骄傲,断三刀一听自己是蛀米虫,气得双眼喷火,要是眼光能杀人,估计陆庭都死了几十次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神色自若地说:“断三刀,你的意思是,王爷对你薄待你了?或者说赏赐太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提到李二,断三刀的脸色变了,一脸认真地说:“姓陆的,你别乱扯,王爷英明神武,对将士更是宽厚,我雷虎从没说过王爷一句坏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无衣堂的人,都是李二的老部下,还有不少亲信,要是传出自己对王爷不满的话,不知多少人会教训自己,断三刀可不敢冒这个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兵时有饷钱,立了功有封赏,战伤有慰问,就是从军中退下来,也有一笔补贴,也就是说,你的付出都有回报,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无衣堂,是把钱财都挥霍光了,没地可处才来,还是舍不得老战友,跑到这里抱团?”

        断三刀一下子语塞,想反驳,张张嘴,可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家人都没了,打仗是今日不知明日,钱到手就就花,大吃大喝不说,还喜欢赌钱和喝花酒,当了那么多年兵,就没攒下什么钱,退役时领了一大钱,可大手大脚惯了,很快就花光,跑去给人当护卫,脾气又不好,换了几个东家都干不成,后来没人聘请,快要讨饭了,知道李二开设无衣堂后,犹豫再三,还是前来投靠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得也对,王爷并不欠自己什么,自己跑到这里,是给王爷添负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断三刀,在场的血猴、胖贵和独眼脸上也出现惭愧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的经历跟断三刀差不多,要是有地方去,谁不愿跟自己的家人一起?

        四人中只有胖贵例外,本来有家人,因为暴气太差,花的比赚的还多,最后被老父赶出家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看到四人的神色,知道火候差不多了,马上说道:“当然,王爷能有今日,大唐能有今日,离不开你们努力和拼搏,王爷建立无衣堂给你们一个去处,无可厚非,我在这里郑重声明,王爷没说过那种话,上任时还让我好好干,还说无衣堂里全是有功的将士,说这些话的是那些无知的百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一落,断三刀、血猴等人的神色明显松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实说,无衣堂的人,大多桀骜不驯,脾气也不好,出现不少欺负老百姓的事,风评不好这些大家心里还是有数的,要不然早就反驳陆庭了,幸好王爷不是这样想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从人人崇拜的大英雄,变成现在半死不活的样子,众人心里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四人都没说话,陆庭知道他们被说动了,趁热打铁地说:“一个巴掌拍不响,为什么老百姓这样想,除了他们见识浅薄外,也与你们做得不够好有关,怎么说呢,你们是战场上的英雄,从战场回归生活后,被生活击败,成为生活上的懦夫,面子是别人给的,但脸是自己丢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是大丈夫,大英雄?真正的大丈夫、大英雄都是能屈能伸,敢于担挡,当年韩信能忍胯下之辱,终功成名就;孙膑装疯卖傻,最后能做出一番事业;越王勾践,被敌人俘虏,忍受百般侮辱,连马夫都做了,最看还不是卧薪尝胆把吴国给灭了,这样的例子还很多很多,就像秦王,立了那么多功,还让皇上猜忌,都搬到宏义宫了,王爷不是一样能屈能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爷给伤兵包扎过、陪老农在田头聊过天,为了筹集军资,还带兵贩卖过盐,按你们的说法,那王爷是不是也丢了脸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,没,没”血猴连忙说:“王爷做的一切,都是为宏图大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王爷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个敢说王爷半句不是,我独眼跟他拼了”

        断三刀、独眼和胖贵纷纷否认,对他们来说,李二不仅是他们上司,更是他们心中的战神,不容他人抵毁半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虎牢关前,为什么李二大手一挥,不足三千人的玄甲精骑敢向近二十万的敌军发起冲击,那是他们对李二有种发自内心的崇拜和信任,相信只要有他在,天下就没有他们打不败的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等四人说完,一本正经地说:“真正的英雄好汉,不仅要顶立天地,更要自立自强,你们想想,现在是王爷在帮你们,若有一天你们能照顾自己,说不定还能助王爷一臂之力,那时王爷怎么想,旁人又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    断三刀一脸羞愧地说:“陆主事,别说了,不就是跑堂吧,我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血猴、胖贵和独眼三人对视一眼,然后一脸紧定地说:“我们也干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