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120 威望也不好使了

120 威望也不好使了

        小饭馆的名字还没起好,各项工作已经热火朝天地干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要做的事很多,铺面原有的装修全部不要,推倒从新装修,像柜台、伙房、桌凳都要马上打造,门面也要翻新,像炊具这些也要统一,把无衣堂的木匠、泥瓦匠拉去帮忙,程处亮很大方,把程府的工匠也拉到铺面协助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人手不够,陆庭还去秦王府,软泡硬磨,把秦王府的工匠也拉过去赶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玄龄,本王刚才看到府上的工匠都出去了,出了什么事?”李二回到秦王府,有些惊讶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宏义宫不方便议事,要是没事,李二多是在秦王府坐镇,下马车时正好看到府上的工匠成群结队地上了马车,也不知去哪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出去十多人,不会发生什么事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房玄龄笑了笑,很快应道:“属下正想向王爷禀报这件事呢,王爷,先安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李二坐下后,房玄龄开口道:“工匠都让陆主事借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庭?无衣堂不是有工匠吗,他借工匠何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爷,这小子鬼着呢”房玄龄有些无奈地说:“他一回来,张嘴就要钱,又说翻新无衣堂,还想给无衣堂增添人手,现在府上用度这么紧,属下哪能答应,他这时才说借用府上的工匠一用,说跟无衣堂合作,捣腾一间小饭馆,让无衣堂那些老兵有个事做,不用整日无所事事,二来无衣堂有些增收,不能什么都靠秦王府拨款,属下也不好拒绝,就把人借他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二皱了一下眉头:“胡闹,无衣堂都是有功之人,本王岂能薄待他们,还增收呢,要是把本钱捣腾光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有什么意思,好像自己养不起无衣堂那些有功将士一样,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?

        弄什么小饭馆,擅动无衣堂的经费,赔光了让那些老兵吃西北风?

        谁给他那么大的胆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房玄龄笑呵呵地说:“王爷,这次你猜错了,陆庭没有挪用无衣堂的一文钱,所有本钱都是他自己筹集,是他本人和大长锦那几个混小子凑的钱,无衣堂一文钱也不用拿,拿的反而大头,那小子还真有自信,契约给长孙冲他们都保了本,相当于有钱大伙分,要是赔了,都是由他一个人担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还有这事?玄龄,此事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爷,属下认为这是好事”房玄龄分析道:“陆庭保证不会打着秦王府的名义行事,他把那几个贤侄拉上,一来是他们能玩到一块,二来也是找靠山,有什么事不用秦王府和无衣堂出面,赚了无衣堂有钱拿,赔了无衣堂也没有损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顿了一下,房玄龄补充道:“属下认为陆庭说得很多,无衣堂的人太清闲了,不好,太清闲了,要么没有盼头没有斗志,要么容易闹事,给他们找点事做,反而让他们过得更充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得也有道理,那就由他折腾吧。”李二很快想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假期结束,太子府明显加紧了布署,李二要忙的事太多了,房玄龄也说好,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,由他折腾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衣堂经费不足是事实,房玄龄和李二都很有默契不提,现在不仅无衣堂,就是秦王府也在积极开源节流,李二嘴上不在乎,心里还是有些受用,没有出钱的无衣堂能拿大头,明显是陆庭孝敬自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谁都知道,无衣堂就是自己的,也就是说,那个买卖自己拿大头,这钱不多,不过心意难得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秦王府这批手艺娴熟的工匠帮忙,铺面的人手变得充足起来,陆庭把他们安排好后,马不停蹄又赶回无衣堂。

        装修很重要,人手方面的培训也很重要,还没进无衣堂,在大门陆庭就听到张横发怒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这些家伙,干架一个比一个有力,现在一个个拉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说无聊吗,没事做吗,现在有事做,一个个都不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就在这里烂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连忙走进去,正好看到气呼呼往后院走的张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老大,怎么啦,发这么大的火?”陆庭走快几步,跟上张横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陆庭的,张横的脸色好了一点,有些愤愤不平地说:“还不是那些田舍奴,平日一个个叫嚷着无聊,要找些事做,现在有事做了,一个个推三推四,就是不肯报名,气死老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气,张老大,你是怎么找人的?”陆庭一边安慰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让他们先报名,然后再筛选,没想到连一个报名的人也没有,你说气不气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张横咬着牙说:“有钱也不赚,一个个都坐在这里混吃等死,以后别想再伸手向老子借一文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皱着眉头说:“张老大,你没说钱的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应该啊,这些人为了一张胡饼,打得狗脑子都出来了,现在有事做,还是帮无衣堂做事,这些人不动心?

        张横点点头说:“说了,伙食全包,每天补贴五十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一下子沉默了,这个价钱说高不高,说低也不低了,要知无衣堂大多是老弱病残,有些心理也还有些偏激,价钱不能跟年轻的壮小伙比,在外面找一份差事很难,怎么就没人想去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意中看到断三刀咬着一根枯草看别人打叶子牌,陆庭过去拍了拍他肩膀问道:“断三刀,你不是缺钱吗,现在有差事做,为啥不报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去,没意思。”断三刀摇摇头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钱少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断三刀点点头说:“也不是钱的问题,老子起码做过队正,跑去做跑堂伺候那些人,不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抛头露面,丢人。”一名老兵也点头附和道:“在这里有吃有喝,多那几十文饱不着,没那几十文也饿不死,这么冷的天,在被窝里躺着,不舒服自在?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人深以为然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话的时候,有些退役老兵面无表情地坐在哪里,甚至连头都不抬一下,好像一潭万年都不动一下的死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横的脸色沉得快要滴出水来,张张嘴想说什么,最后什么也没说,扭头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只好苦笑地跟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张横住的独立小院,张横看到的陆庭,有些无奈地摇摇头:“陆兄弟,你也看到了,这些人没药救了,一个个混吃等死,契约作废吧,要是赚了钱,捐点钱给无衣堂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惭愧啊,无衣堂一文钱都不出就拿大头,只是出些人,可以说占了大便宜,可现在连人都凑不了,张横感到自己愧对陆庭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在军队还好,上令下效,不服还有军法治他们,现在不同,一个个都退役,现在张横是靠威望来管理,要是那些人不违反无衣堂的规则,就是张横也不好硬着来,左右为难之下,只好放弃这次合作。

        人都不出,还好意思拿份子?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拍拍张横的肩膀说:“不用作废,张老大,这件事交给我,我有办法对付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知道了原因,好办,不外乎就是打动不了他们,或者说他们的思维已成了惯性,拉不下面子,也不想改变现状,张横是一个直肠子的人,习惯用武力解决,这种人打仗是一把好手,下了战场,他这招就不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能人,无衣堂就不会像现在死气沉沉的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横吃惊地说:“陆兄弟,你有办法对付他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些老**,一个个都是人精,自己都拿他们没办法,陆庭能对付他们?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点点头说:“张老大,你在无衣堂这么多年,总有一些亲信,或指挥得动的人,不用多,三五个就行,不过要机灵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是有,就怕你降不住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把他们唤来就行。”陆庭一脸自信地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