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111 新官初上任(第四更)

111 新官初上任(第四更)

        新昌坊位于长安城的东南方,靠近延兴门,最有名气就是坊内的青龙寺,位置不算偏远,交通还算便利,但新昌坊平日很静,不仅坊里住的人少,长安城的百姓没什么事也不到新昌坊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是大年初四,新昌坊冷冷清清,都感受不到那份过年的喜悦。

        原因很简单,在长安城百姓心目中,新昌坊是一个不祥之地,延兴门位于长安东南隅,地势荒僻,早在隋朝时这里就是长安墓葬区。

        开皇二年(582    年)隋文帝营建新都大兴城,前期在清理新都基地时,将无主坟墓悉迁葬于延兴门附近,为了超度这些被迁葬的亡灵,特在延兴门西立一寺院,并取名灵感寺,改隋为唐时,灵感寺改名为青龙寺,长安城死去的人,都是埋到延兴门外的荒山上,越埋越多,快成了乱葬岗,古代老百姓很忌讳这些,以至新昌坊的人气很不足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的无衣堂,就设在新昌坊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拿到代表身份的令牌后,带着福至径直到无衣堂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新任无衣堂的主事,也是加入秦王府的第一份工作,陆庭很珍惜、也很重视,接到委任的第一天,就赶去无衣堂上值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一座规模巨大的大宅前,看着那块写着“无衣堂”三个大字的门匾,陆庭有种意气风发的感觉:这里就是无衣堂,这里住的就是当年跟随人李二打天下的功勋老兵,他们都是大唐的英雄,自己的任务就是照顾好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照顾好他们,就是帮李二解决了一件大难题,说起来,无衣堂是自己梦开始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...公子,不是去秦王府上值吗?怎么要到这里,这里阴森森的,不会...不会有邪物吧。”福至有些怕怕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街上快一刻钟了,也没见几个人,冷风一吹,脖子凉嗖嗖的,有点碜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左右看了看,一脸淡定地说:“朗朗乾坤,哪有什么好怕?”

        就是热闹习惯了,一下子变得安静,一时适应不了落差吧,都说树大有枯枝、家大有败儿,长安城大了,有不繁华的地方很正常,像后世那些超级城市,再繁华热闹也有城中村、贫民窟。

        福至左右看了一下,压低声音说:“公子,听说这里死人太多,需要修寺庙来镇压,青龙寺就是镇压那些不干净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越说越离谱了,陆庭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,没好气地说:“想什么呢,天子脚下还怕这些,说什么也是京城,那么多武候和兵丁守着,连市流儿都没几个,哪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,不要自己吓自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是偏一点,气氛也没胜业坊、崇仁坊、务本坊、平康坊这些繁华的坊好,但偏也有偏的好处,随着政局一天天稳定,长安城一天天繁华,土地就那么点,人越来越多,要不是这里环境特殊,还真难找一块这么大的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来的时候听说了,无衣堂一共设了三个,长安一个,洛阳一个,还有一个设在兰州,其中以长安的无衣堂规模最大,有五百三十七人,要一下子安置这么多人,还真要找像新昌坊这样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公子。”福至连忙认错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无衣堂大闭紧闭,门口也没有值守的人,就在陆庭想去拍门时,只见“砰”的一声,右边那扇大门突然倒下来,门板上还躺着一个衣衫凌乱、体格强壮的汉子,让陆庭揪心的时,那汉子一只眼眶是空的,从他倒下的样子看,应是被人踹飞撞到大门上,然后连人带门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独眼,跑啊,敢偷吃老子的胡饼,胆长毛了,看老子不打死你。”说话间,一个身高在一米八五、脸上有一条近六寸长、好像蜈蚣一样的刀疤,那发怒的样子像好像一头被激怒的老虎,冲上去对那个叫“独眼”的汉子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注意到,刀疤脸壮汉的左手拖着一只轻飘飘的空袖,看他打人也只用右手,很明显,他的左手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就吃你半块胡饼吧,上个月你偷喝我半瓶阿婆清酒怎么算,断三刀,老子跟你拼了。”独眼不甘被打,一边骂一边反抗,两人由门前一直打到街道上,谁也不肯先罢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打他,断三刀,揍他,对,攻他下三路,废了那祸根,免得有二钱就往平康坊的窑子里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独眼,别怕他,断三刀的左手废了,好,这招黑虎掏心打得好,攻他喉咙啊,笨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哟,又干上了,别留手,谁赢了,老子请他喝一口绿蚁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群人为恐天下不乱的汉子,看到二人打架不仅不劝,还在一旁起哄,当看到有人流血时,一个个竟然欢呼起来,陆庭注意到,刚才远远有二个巡街的武候,这时竟然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换作朱街大街,早就挥着长棍锁链冲过来锁人了,闹得这么大动静也不见人,分明是躲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什么地方,这些都是什么人啊,陆庭有些没回过神,刚刚还跟福至说这里京城,这是是长安,天子脚下,治安有多好,没想到这么快就乱给自己看,别说胆大,简直没了王法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打脸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两人越打越来劲,见血了也不收手,陆庭急了,连忙大声叫道:“住手!都给我住手,不要再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二很看重无衣堂,自己刚上任无衣堂主事才一天就出事,这不是给自己脸抹黑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声大喝有效,扭打成一团的独眼和断三刀都停了下来,断三刀盯着的陆庭,一脸不爽地说:“哪个的小毛孩,乱叫什么,小心连你一起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独眼不甘示弱地说:“也不知哪来的臭小子,胆子不小,敢管无衣堂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围观的人也指着陆庭指指点点,不少人神色有点不耐烦,好像怪陆庭妨碍了他看好戏的一样,有二个还挽起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一边拿出令牌,一边大声解释:“诸位好汉,我是秦王新任的无衣堂主事陆庭,初次见面,还请多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无衣堂时,房玄龄直接用了桀骜不驯这个词形无衣堂的老兵,陆庭以为他是夸大困难,好像自己选择采办,没想到他一点也没夸张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注意到,围观的二三十人中,大多身体有缺陷,不是缺手少脚,就是五官有损,一些人还拿着拐仗,大多是残疾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看他们从无衣堂里跑出来,不用问,他们都是无衣堂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有些头大,本以为是退休老兵疗养中心,没想到是问题老兵集中营,刚来时还想着新官上任烧三把火,现在可好,看他们的架式,没挨揍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难怪上任主事要跑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