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110 入职秦王府

110 入职秦王府

        足足等了半个时辰,房玄龄这才带着有些疲惫神色走进偏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庭见过房书记。”陆庭站起来,恭恭敬敬行了一个礼。

        房玄龄是秦王府的典管书记,主管秦王府大小事务,包括人事安排,一直到现在,陆庭也不知安排自己做什么,不过对房玄龄,那是发自内心的尊敬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什么时候,强者都值得尊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贤侄,不用客气,坐下,坐下。”房玄龄对陆庭印象不错,笑着示意陆庭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坐下后,陆庭主动问道:“房书记,一大早就开密会,有什么要紧的事吗?要是机密的事,不说也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外人,没必要隐瞒,其实你也能猜到,就是太子府发难,早就预到的事。”房玄龄轻描淡写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陆庭有些的担忧,房玄龄安慰道:“放心,这些纷斗还不会落在你头上,做好你的事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得太直白了,分明是说自己级别太低,人家瞧不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做什么事还不清楚呢,陆庭趁机问道:“房书记,我要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说让自己报道,没说让自己做什么,到现在陆庭还不知安排自己做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房玄龄看了陆庭一眼,笑呵呵地说:“贤侄,不用这般见外,这里没有外人,就不转弯抹角了,秦王府的空缺不多,现在有两个空缺,一个是后厨采办,主要负责购买秦王府后厨各种物资,这份工作相对轻松,你在这方面也有天赋;还有一个空缺是无衣堂主事,主要负责无衣堂顺利运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衣堂?房伯父,晚辈第一次听,不能能不能解释一二?”陆庭有些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后厨采办,说穿了就是一个买菜的,秦王府那么大,做一个采办肯定有油水,陆庭一听就放弃了,买菜能有什么前途,真为了赚钱,自己在苏州就可以实现,没必要千里迢迢跑到长安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衣堂主事,听起来好像不错,主事比不上管事,怎么也比小采办强,再说帮李二办事,傻子才会在这个时候动小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房玄龄意味深长地说:“贤侄,听过无衣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点点头说:“是《诗经·秦风·无衣》的里无衣吗,听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。王于兴师,修我戈矛。与子同仇。

        岂曰无衣?与子同泽。王于兴师,修我矛戟。与子偕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岂曰无衣?与子同裳。王于兴师,修我甲兵。与子偕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首歌很有名,可以说是古代的行军打仗的战歌,把将士保家卫国、慷死赴义的感情表达得淋漓尽致,想起来,这事杜如晦提过一嘴,秦王府属下有一个编外的无衣堂,说是编外,就是它并不出现在秦王府的架构内,但又属于秦王府管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房玄龄沉吟一下,用有些严肃的声音说:“王爷征战多年,每年都有不少因各种原因从战场上退下来的将士,有些有归所,也有一些没有去处、因受伤也难谋生的也有,王爷不忍心看到那些老部下出生入死,老了残了还没人养,就建了这个无衣堂,无衣堂主事的工作,就是让无衣堂能顺利运转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白了,所谓的无衣堂主事,就是照顾那些战争遗老,差不多是后世的退休老兵疗养中心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只是犹豫片刻,很快一脸坚定地说:“房伯父,我想尝试一下无衣堂主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做一个小采办没前途,菜做得再好,也就是一句赞扬、一些赏赐,无衣堂不同,能进无衣堂的人,多是有故事的人,以李二厚待属下的习惯,无衣堂的地位只会越来越高,那自己在李二心中的份量也会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    主事就主事,秦王府可不是小县衙,自己能进就不错了,背景不厚、阅历不深,论不到自己挑肥拣瘦,要想一下子成为李二的心腹,那是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    房玄龄有些意外地看了陆庭一眼,有些惊讶地说:“为什么选择无衣堂主事?有件事得跟你说一下,这个无衣堂主事不好做,那些退下来的老兵,大多桀骜不驯,很难服人,上一任无衣堂主事就是被他们气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无论是李二还是房玄龄,都不指望陆庭能做什么,只要不离开秦王府的视线就行,要知陆庭是联系王珪和秦王府的关键,那个后厨采办,就是为陆庭而设,大事指不上,买个米买个菜总行吧,说无衣堂主事,就是显得多一个选择,让陆庭觉得秦王府对他的得视,没想到陆庭一下就选中了无衣堂主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初生牛犊不怕虎啊,房玄龄还是忍不住提醒一下,毕竟都以长辈晚辈相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一任无衣堂主事叫尉迟健,是尉迟敬德的一个族亲,上任不到半年就败退了,当时尉迟敬德当场抽了他十多记耳光,让他收回辞退的请求,都打得一嘴是血也坚持要辞,都委屈得哭了,隔三差五被那些老兵气哭,有些二话不说敢挥老拳跟你拼命,打不得,骂不得,比那些看婆家脸色的小媳妇还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听房玄龄的话,陆庭就知那个小采办是为自己留的,说明自己还不入“李二”的法眼,心里有些遗憾,不过还是很快说道:“小侄就是敬仰王爷,才慕名到长安投奔,能进无衣堂的,肯定是英雄豪杰,我最喜欢跟英雄豪杰一起,房伯父,这个无衣堂主事我做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等房玄龄说话,陆庭压低声音说:“说什么也是王爷的记名弟子,更应为王爷解忧,既然无衣堂的事难一点,那我就去无衣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越是看不起,就越要做出一番成绩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安排到帐房、做记录这件机要工作,陆庭还能欣然从命,一个小采办还真不愿。

        古代没有战争后遗症的说法,将士从生死战场下来,思维和做法跟普通人有些不同,调节能力强的,很快能适应社会,一些适应能力差或调整不过来的,生活得很痛苦,有些还会攻击别人,陆庭二世为人,有信心能做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房玄龄有些意外的看着陆庭,最后拍拍陆庭的肩膀说:“有志气,好,无衣堂主事的职位从现在起,就是你的了,好好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陆庭这般有志气,房玄龄感觉自己有些小看这个从苏州来的无名小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现在也没合适的人,喜欢干就干吧,无衣堂还有张横在镇着,估计也出不了大事,陆庭做得下去最好,要是做不下去,给他换一个职位就行,要是王爷问起来,自己也交待得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房书记。”陆庭站起来,恭恭敬敬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不用做那个小采办了,也不知那个无衣堂有多少潜力可挖。

        房玄龄呵呵一笑,开口唤来一个小吏,吩咐他带陆庭办理相关手续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王府是李二的自留地,人员不用经过吏部,不到二刻钟,陆庭登记了自己的身份资料,拿到了属于自己的令牌还有十贯钱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衣堂不在秦王府的正式架构内,也就没有相应的官服官印,职位名称有霸气,其实就是一个无品无级、还不受大唐官府承认的职位,至于十贯钱,就是让陆庭自己购买二套衣裳作为福利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出秦王府时,陆庭有点明白房玄龄劝自己考虑的原因,做采办,就是不贪污,收一些商家的孝敬也能过得滋润,无衣堂主事是一个苦差不说,月钱仅有六贯。

        六贯钱看起来不少,是陆庭在客来居做记帐月钱的三倍多,在物价昂贵的长安真不多,要知陆庭现在租住的小破房,一个月的租金就要六贯,也就是说,要是没点赏赐或外财,一个月不吃不喝剩下的钱刚好够交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