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109 国舅晕倒了(第二更)

109 国舅晕倒了(第二更)

        李渊在大年初三举大型宴会,除了招待各国的使节,也有请亲朋戚友到宫中传座的意思,就是皇家,也要尊重习俗。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算起来是小国舅,没有功名的他也在应邀的行列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进朱雀门,尹士驹就被等候多时宫女接入宫中,掌管后宫的尹德妃最宠就是这个弟弟,把尹士驹带在身边,先是一番嘘寒问暧,还让他看中什么就拿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皇上隔三差五有赏赐,宫中那些嫔妃为了上位,争相讨好尹德妃,逢年过节都送上孝敬,那些礼品堆积如山,有很多还没打开过,尹德妃让尹士驹自己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阿姐。”尹士驹一脸高兴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尹德妃轻轻拍了一下尹士驹的肩膀,看着手上还有伤的弟弟,眼里闪过一丝杀气,有些心痛地说:“我们是姐弟,谢什么,阿弟,杜家的人竟敢如此待你,真不用阿姐替你出气?”

        杜家的小子,把阿弟打得那么伤,尹德妃知道快要暴走了,想替他报仇,求皇上把杜家的人都打下大牢,连小国舅都敢打,简直就是无法无天,可尹士驹以绝食要挟不能报复,这才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让尹德妃不解的是,阿弟是送上门让人打的,全程不还手,还签了生死由命的契约,怎么也想不明白,一向精明的小弟突然变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姐,真不用”尹士驹美滋滋地说:“很快我能自己亲手报仇,到时我受到的伤痛,一定十倍奉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想到自己练成绝世神功金钟罩,一个人吊打大长锦那四个田舍奴,长安百姓一看到自己就高呼“大游侠”,尹士驹心头就一阵火热。

        尹德妃轻轻戳了一下弟弟的额头,有些无奈地说:“行行行,你想怎么样都行,哪天要阿姐帮你出气,说一声就行,有阿姐在,大唐就没人能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这个弟,尹德妃真没有办法了,也不知他打什么鬼主意,他自己喜欢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一名太监小跑着走进来,讨好地说:“德妃娘娘,宴会的节目清单出来了,请娘娘过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皇上举行的宴会,隆重、热闹,表演的节目都有次序,在开始之前德妃就能看到表演的清单,这样可以知道有什么节目,自己喜欢的节目什么时候演出,要是不喜欢,还可以临时调整。

        尹德妃正在给弟弟拿宫中的糕点吃,闻言头也不抬,随口说道:“念,看看今年有什么有趣的节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奴遵命”太监应了一声,很快大声念道:“宴会节目清单,有教坊司的歌舞《盛唐日月》、琵琶独奏《摸鱼儿》、《力士摔跤》、《柔术钻筒》、《美人舞剑》,还有《喷火》、《油锅取物》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还没念完,尹士驹突然叫道:“等等,油锅取物?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的是德妃的弟弟,大唐的小国舅,太监不敢有一丝不满,连忙解释道:“回国舅的话,油锅取物是个杂耍,筛选节目时老奴刚好在场,那人能在翻滚的油锅徒手把东西近捞出来,非常神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徒手从翻滚的油锅中取物?天下竟有这等的异人?”尹德妃也好奇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监嘿嘿一笑,忙解释说:“回娘娘的话,这些都是走江湖骗人的戏法,提前在锅里做了手脚,那锅里的油看似很热,其实也就微温,神奇之处这个微温只能持续一小段时间,过了这个时间,油锅里的油又烫得吓人,只要把握好时间,就是想检验也找不出破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突然有东西掉在地上,尹德妃眼里闪过一丝不爽,以为那个宫女掉了东西,扫了一眼,发现是阿弟手里的糕点落在地上,一脸焦急地问道:“阿弟,你没事吧?是不是伤口发作,要不要传御医?”

        刚才还红光满面、精神弈弈的尹士驹,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,脸色苍白、眼神呆滞,好像中了邪一般,把尹德妃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姐,没...没事,就是一时失手,不用传御医。”尹士驹强颜欢笑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会的,不会的,走江湖的人是为了骗钱,自己遇见的那位高人,仗义疏财,肯定是有真本事,对了,后面他还喝了那么多酒,要有深厚的武功才能把酒化掉,这样做到千杯不醉,没错,自己遇到的那个高人,肯定是高人,尹士驹暗暗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尹德妃看到弟弟的脸色转好,眼里也有神了,这才稍稍放心:“可能是你身子不利索就下榻,伤了元气,阿姐让御膳房做几盅补汤,一会好好给你补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派人去打听,说阿弟身子没有大碍,怕他无聊,这才邀他进宫看戏解闷,没想到他还没好,早知不邀他好了,尹德妃内里闪过一丝不爽,都是打听的小太监没问清楚,一会赏他四十大板。

        废物,一点小事也做不好,留着有何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应了一声,又谢过阿姐,有些心情复杂地坐在哪里,不知为什么,心里的不安总是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什么节目,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太监连忙把剩下的节目清单读完。

        尹德妃听完节目清单,兴致来了不少,面带笑容地说:“新节目不少啊,这次用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待太监回应,尹德妃又有些担忧地说:“这次邀请那么多人,那些蛮人,最喜欢给陛下敬酒,陛下怕是又得喝个大醉,明日还要上朝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天宫中大小宴不停,李渊都醉了好几回了,每次又呕又吐,尹德妃又是无奈又是疼惜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监连忙说:“娘娘请放心,张御医最近从民间得了一个秘方,做成一个解酒的小丸子含在嘴里,那些酒还没吐下肚子就化解了,喝酒就跟喝水一样,无论喝多少都不会醉,皇上就算喝得再多,明日的朝会肯定不耽误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太监突然瞪大双眼,有些惊慌地喊道:“国舅晕了,娘娘,国舅晕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尹德妃扭头一看,不由吓了一跳,只见阿弟尹士驹脸色苍白地晕倒在地,身子还一抽一抽的,吓得她不顾仪态地大叫喊道:“人呢,快,传御医,快传御医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元日的假期是节前三日和节后三日,包括元日在内一共七天,到了正月初四,官员要收拾心情回到原来的岗位上值,下一个假日要等到上元节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不是官员,不过正月初四这天巳时三刻,准时出现秦王府门前,准备接受自己的第一份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得早也没用,房玄龄他们要参加朝会,这一点到房家传座时就有交待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给自己安排一个什么样的职位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得早还不如来得巧,带路的护卫说房玄龄一行刚回秦王府不到一刻钟。

        进了秦王府,陆庭没有马上见到房玄龄,一名姓李的主事说他们在密室开会,让陆庭先到一个偏厅内候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王府为是李二服务,一切运作都是为围着李二打转,每次朝会完了,都会开个小会,总结一下得失,制定相应的对策,现在突厥退兵,像程咬金、房玄龄这些借着战争调回长安的秦王府骨干,太子府肯定不会放任,现在每一次朝会都是一次较量。

        狡兔虽说没死,但是跑了,走狗是烹是放还是养,主要看太子府的人怎么想。

        运气最好是杜如晦,踩着魏征上位,把户部侍郎抢到手,暂时不用担心被逐出长安,不过户部的人多向着太子,魏征也经营了几个月,要想为秦王府所用,还得清洗拉拢一批才行,也需要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还是正月初四,新年的气氛还浓,可太子府和秦王府之间的斗争一直没停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