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107 辞旧迎新

107 辞旧迎新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自家小姐喜欢听,红菱就把自己打听知道的事,连陆庭租住的宅子有多大、门面怎么样都一一说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有些惊讶地说:“租了宅子,不住旅舍,看样子是短期内不会离开长安,身边只有一个福至伺候,人也太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不是,要是家里有人,奴婢就不会在风雪中等了那么久,身子都快冰僵了。”红菱翘着嘴巴诉苦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把点心送到陆庭手里,红菱不敢回去,硬是等到天快黑才见到正主,估计陆庭再回晚半刻钟红菱也不等了,不过在风雪中等了这么久,这罪可没少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好了”郑妍芝安抚道:“我让厨房给你留了最爱的羊杂汤和烤羊腿,这套旧饰面我也不想戴了,赏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住那么破的宅子,除了一个福至,也不多置二个婢子伺候,看来陆庭没撒谎,真是去游学,没到王家吃软饭。

        还算你有点骨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红菱眼前一亮,一脸惊喜地说:“谢小姐,还是小姐对奴婢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套首饰郑妍芝去年才置的,有发簪、步摇、饰面、手镯等,是名匠用珍贵的翠玉打造,非常漂亮,红菱还偷偷戴了二次,喜欢得不行,在外面冷了那么久,知道小姐会有赏,没想到赏得这么厚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红菱一脸惊喜的样子,郑妍芝脸上也露出微笑,很快假装随意地问道:“给他送了点心,就没回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了,回了”红菱马上说:“陆公子说小姐有心,改日找个时间登门致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登门....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好像想到什么,连忙问道:“红菱,你没有泄露我的身份吧?登徒浪子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最担心就是自己的身份,要是陆庭知道自己一直骗他,不知会不会生气?要是他知自己是荥阳郑氏北祖三房的大小姐,会不会吓到?

        “奴婢觉得他还不知道”红菱有些好笑地说:“陆公子还问奴婢,小姐有没有被责罚,看样子很担心小姐呢,小的就说小姐立了功,现在留在长安做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先用饭吧,别饿坏了。”郑妍芝眉开眼笑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陆庭担心自己,不知为什么,心里就是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小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边几天,郑妍芝又是期待又是担心,生怕陆庭来,发现自己的“秘密”;又怕陆庭不来,只是随口应付红菱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像是后一种机会较大,一连等了三天,郑妍芝都没等陆庭登门的消息,一些布置都显得多余,脸色慢慢变差,就连胃口也不好了,郑元璹以为是自己太忙,忽略了女儿,不知自责了多少次,又是送首饰又是送最新款的绸缎,就是换不来女儿的一张笑脸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也想去找小俏婢,可实在抽不出时间,程处亮有了程咬金的“尚方宝剑”,有空就往陆庭家跑,后面还跟着一个天天叫自己“游侠鸡”的小尾巴。

        过年了,家家户户都想办法弄好吃的,长孙无忌、房玄龄、杜如晦他们想起在程府吃的美味炒菜,于是一个个都找陆庭要锅、要灶,那些都是大人物,陆庭一个也惹不起,只好一一答应,找程咬金借了当日那几个铁匠、泥瓦匠,一家家排着队去弄,忙得连轴转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算白忙,算钱太俗了,不就是快过年吗,长辈送点手信、特产很正常,几天下来,陆庭家里光是名贵的文房四宝就有三套,各式干果、绸缎、布匹一大堆。

        权贵就是权贵,出手就没小气的,陆庭算是借着铁锅和新灶大赚了一笔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也留意过,找自己的多是新晋的勋贵,像那些名门望族,很少跟自己走近,有一次程咬金开玩笑让陆庭给郑元璹府上也做一个铁锅,可是郑元璹的态度很冷淡,说不厨房是重地,改动要慎重,这话没有什么毛病,不过程咬金当时笑得很怪异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不觉到了大年三十晚,虽说宅子只是租的,陆庭也入乡随俗,制仙木、幡子、准备五辛盘、传座时要用到的茶具、果盘、过年的爆竹等,然后跟福至二人一边闲聊一边守岁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朝时过年还没有贴春联的习俗,只是用桃木板写上神荼、郁垒两个名字,挂在门首,称为“仙木”或“桃符”,这样是请了神灵守卫家园,不让邪妖入侵,幡子就是初一时在院里竖起长长竹木竿,竿顶飘悬着纸或布做的长条型旗子,旗子上写一些对新一年的愿望,风来抖动,这样祝愿就能吹到神灵的耳里,能愿望成真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很多规矩陆庭不明白为什么,可它们就流传下来,就像长安城一样,就是过年这么重要的节日,宵禁还是继续,在天亮之前,坊门和城前都不会开启,上至公候,下至百姓,都得在家里呆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大过年也不上出门,长安真的好奇怪啊。”福至有些惊讶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过年守岁,家家户户都灯火通明,一些人家还传出嬉戏打闹的声音,也有人隔着窗户跟邻居说话、聊天,可很少人出门,大街上更是空无一人,武候们还在巡视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安是京城,规矩肯定多,再等等吧,再过半个月就是上元节,无论白天还是黑夜,到时想怎么玩就怎么玩。”陆庭侧头看看平康坊的方向,有些心不在蔫地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夭寿了,大过年,平康坊的嬉笑声、丝竹声就没停过,好像还有人打鼓助兴,都不用回家跟家人团聚过年吗,弄得自己都有些蠢蠢欲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对,官员中很多是外出做官的,每天进进出出长安的人不知有多少,还有大批到长安旅游、经商的胡人,就是这些人让长安的平康坊繁华如烟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安城自建成以为就实施严格的宵禁制度,别说过年,就是皇帝的过寿也不解禁,除了上元节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朝时上元节被广泛认为是天宫赐福之日,在朝廷的重视下,上节元可以说长安最隆重、最热闹也是最让人期待的节日,到了上元节那天,家家户户都会挂上精心准备的灯笼,整个长安城灯火通明,一连三天,宵禁暂时取消,东西两市也不闭坊市,人们可以通宵达旦地游玩,看花灯、品美食、唱歌踏舞、购物,很多平日养在闺中的女子也盛壮打扮上街,整座长安城都成了欢乐的海洋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都有点急不及待看长安上元节的盛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块点心真好吃,咦,好像红菱姑娘送来的点心。”福至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坏了,陆庭心里一个激灵:把小俏婢给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来到长安,没想到小俏婢和红菱也来了,也不知她们哪里打听到自己的住处,主动送上一大食箱的点心,当时天快黑了,红菱要赶在关坊门前回去,也没聊几句,当时自己还想着礼尚往来,给小俏婢也送点好吃的,说起来自己欠她一个大人情,可这几天太忙,把这件事抛在脑后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就要过年了,还是一点表示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点不地道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陆庭想着怎么补救时,外面的钟鼓突然一起响起来,然后就是一阵吹呼祝福的声音,很快又响起了“砰砰砰”的爆竹声,真是爆“竹”,唐朝还没有火药,没有烟花一类,人们把一节节的竹子扔进火堆里,竹子在加热下爆裂发出“砰砰砰”的声音,据说这种声音可以把不好的邪物都吓走,还可以为节日增添喜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心里一震,武德八年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