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106 右脚的错

106 右脚的错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三弟,前面多好,还替自己望风,一听说没给他带好,马上告状,翻脸快得程处亮都有点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    醒悟过来,程处亮快走几步,想抓住三弟捂着他的嘴,别惊动了阿耶,可只追了几步,就像一只见了猫的老鼠一样站着不敢动,阿耶程咬金走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面无表情地看了看儿子,开口问道:“这么晚才回来,去哪疯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耶,没...去疯,也没惹事,就是跟长孙冲、陆庭他们一起...玩。”程处亮一脸紧张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惨了,程处亮心里暗暗叫苦,自己出去玩,让阿耶抓了一个现形,离阿耶近丈远,也闻到他身上散发的酒气,每当阿耶喝了酒,揍起来特别痛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弟这个祸祸精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处亮脑里正想着怎么教训爱告状的三弟时,只见程处弼屁颠颠把一根特制的马鞭送到程咬金的手里:“阿耶,二哥敢不听你的话,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用还带着童稚的声音说话时,程处弼的眼角还带着泪花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哥太坏了,有好吃的不带自己,骗自己说去国子学读书,骗自己也就算了,回来还不给自己带好吃的,程处弼就想看阿耶教训二哥,替自己出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处亮的脸色更差了,看着三弟的眼神也带了幽怨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笑咪咪地接过皮鞭,还捏了一下老三胖嘟嘟的小脸蛋,转过头瞄了老二程处亮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一个眼神,程处亮吓得整个人都哆索一下:阿耶的眼神太吓人了,好像想吃了自己一样,惨了,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耶,俺...俺知道了,以后一定改,一定改。”为了不被打得太狠,程处亮硬着头皮作最后的努力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走过来,大力拍了一下程处亮的肩膀,哈哈大笑道:“没错,改什么,不用改,大过年放松一下没事,陆庭那小子挺机灵的,有空多找他玩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那小子,好像追求女生很有一套,连五姓女都能轻易拿下,要是老二能学到陆庭那臭小子的本事,给老程家娶一个五姓女回来,那就是老程家的祖坟冒青烟,再说陆庭有才华,人又机灵,说不定哪天正式成为王爷的弟子,值得交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跟着长孙冲那几个毛孩子,能学什么好,多跟陆庭学学,脑子变灵光一些,不好吗?

        刚才程咬金一脸怨恨看着程处亮,不是怪他玩得太慢才回家,而是怪他不争气,整天跟陆庭沾在一起,现在陆庭跟荥阳郑氏的小姐打得火热,还成了王爷的记名弟子,自家的傻儿子天天跟他混在一起,好像什么也没学到,还是只会撒尿和泥,能不气吗。

        好比一个放羊的和一个打柴的在山上遇见,很高兴地一起做游戏,天黑了,放羊的赶着吃得肚子圆的羊回去,可打柴的还是两手空空。

        能不气人吗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处亮一脸惊讶地睁大眼睛,有些不敢相信地说:“阿耶,你...不是哄俺吧,有空多找陆庭兄弟玩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阿耶拿着皮鞭走过来,程处亮吓得眼睛都闭上了,没想到阿耶只是拍了自己一下,然后说出一番奇怪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不打自己,还劝自己多点去找陆庭他们玩?阿耶不是喝醉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虎脸一板,没好气地说:“好话歹话都拎不清?让你去就去,看你一身汗一身酒味,去泡个澡,再去跟你娘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阿耶,俺马上去。”生怕程咬金改变主意,感到自己逃过一劫的程处亮应了一声,拨腿就跑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处弼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二哥跑了,可阿耶连一下都没打他,看看程咬金手里那根皮鞭,一张嘴,“哇”的一声,又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弼儿,好端端的,怎么又哭起了?”程咬金有些头痛,连忙抱起程处弼哄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处弼委屈地把小脸埋进程咬金的怀里,一边抽泣一边说:“阿耶和二哥都是大坏人,二哥骗俺,不带俺去吃好吃的,阿耶答应带游侠鸡回来做好吃的,也没有,坏人,都是坏人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边哭,一边用力去扯程咬金的胡子,程咬子痛得一张老脸都变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弼儿,轻点,轻点,痛死阿耶了”程咬金痛得轻轻求饶,连忙解释:“刚才阿耶去了,陆庭那臭小子不在家,明日让你二哥带你去陆庭家,想吃什么就让他做什么,不做阿耶就去教训他,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程处弼这才破涕为笑,还松开了掀胡子的小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有些奇怪地说:“对了,这么冷的天,你怎么跑到这里等你二哥?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处弼一脸憨厚地说:“大哥说二哥肯定会给弼儿带好吃的,让俺在这里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大这个兔崽子,连自己兄弟都算计,分明是眼红老二,那么冷的天还骗老三在这里等,程咬金咬咬牙,扬了扬手里的皮鞭,寒着脸说:“走,抽你大哥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耶,大哥今天没做错事呀。”程处弼有些不解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楞了一下,想了想,很快开口问道:“弼儿,你大哥给你娘送药时,哪只脚先踏进房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像是右脚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程咬金抖了一个鞭花,随口说:“错了,做大哥的,应该先迈左脚,走,抽他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一会,程府上空传来程处默的惨叫声......

        郑府内,郑妍芝一边优雅地用银匙小口喝着人参炖老鸡汤,一边听着红菱解释回来晚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程咬金亲自给陆庭送美食时,忍不住惊讶地说:“红菱,你没看错人吧,程国公亲自给登徒浪子送吃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姐,千真万确”红菱生怕小姐不信,绘声绘色地说:“婢子以前见过程国公一面,不会认错的,再说那马车还有护卫,一看仗势就知是京中权贵,肯定不会有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有些奇怪地说:“登徒浪子,好像跟程国公没亲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要是认识程国公那样的大人物,陆庭早就投靠去了,哪用在苏州过得那么落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姐,陆公子跟程府的二公子程处亮私交很好,听说他们经常一起玩耍,不仅程府的二公子,好像长孙府、候府和新任户部侍郎家的公子,跟陆公子的交情都很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像想起什么,红菱补充道:“听说陆公子做了一种游侠鸡的食物,很受那些公子喜欢,陆公子还会说故事,听说最多的时候,有三十多公子专门听陆公子说故事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暗暗点点头,这就对了,陆庭做美味很有一手,当初在苏州轻易拿出金玉包,自己就猜想他还会有后手,说故事也没错,也不知他从哪里看来的,天南地北的事都能说上一通,以前骗自己桂花糕吃的时候,没少用这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