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104 矜持

104 矜持

        红菱犹豫一下,最后还是小声地说:“小姐,奴婢早上去务本坊的书铺买本时,听到有人说有热闹看,就跟着去看,无意中看到小姐赠给陆公子的马车停在杜家的门外,觉得有些的奇怪,后来看到陆公子也在现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自家小姐和陆庭的事,红菱早就看在眼内,这次看热闹,无意中看到那辆熟悉的马车,再看到跟长孙冲一起的陆庭,吃了一惊,没想到陆庭也来了长安。

        都说陆庭吃上了王家的软饭,会跑到太原攀王家这棵大树,毕竟太原才是王氏的大本宫,而陆庭却出现在长安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一下子站了起来,脸上出现惊喜交加的神色,不过她很快冷静起来,脸色平静地说:“那个登徒浪子,来就来呗,有什么大惊小怪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小姐。”红菱吐了吐舌头,小声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惊小怪的是小姐吧,整个人都弹起来,还装着没事呢,红菱腹诽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顿了一下,用很自然地声音说:“打听一下,看看他住在哪,刚好有几道不会的明算题,有机会可请教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姐,奴婢已经打听到了,陆公子就在崇义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陆庭,作为一个精明的婢女,红菱猜到小姐肯定要打听他的住处,于是偷偷打听陆庭的下落,陆庭是杜府的常客,天天乘坐那辆豪华马车也惹眼,没费多少功夫就打听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的自家小姐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,红菱就知自己做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刚想说话,郑元璹突然走进来手里拿着一个红色的锦盒,笑着说:“芝儿,这是金翠轩最新的首饰,看看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女儿,郑元璹眼里满是溺爱的眼神,自己几房妻妾,只有正房出了女儿妍芝,其余无所出,对女儿郑元璹那是百般宠爱。

        捧在手上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嘟起小嘴,把头偏到一边,有些生气地说:“女儿不要,阿耶还是送娘和小娘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平日很严肃的郑元璹有些尴尬地赔笑说:“还生阿耶的气?好好好,以后阿耶再也不安排你见那些长辈和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?”郑妍芝转怒为喜,一把抢过那个首饰盒,有些撒娇地说:“还是阿耶最疼芝儿,谢谢阿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女儿终于笑了,郑元璹脸上现出慈爱的笑容,趁机提条件:“笑了就好,不生气了,那过完年不要马上回荥阳老家,在长安多陪陪阿耶,看完上元节的花灯才走,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长安贵公子云集,女儿的年龄不小了,郑元璹有心替女儿找一个如意郎君,可郑妍芝很抵触,不是说要上香就是不舒服,要不就是约了别人,就是不肯配合,父女关系也变差,连阿耶都不叫了,还嚷着过完年就回荥阳老家,为了改善父女关系,特意去长安最好的首饰铺挑了一套首饰哄女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家在荥阳,外出长安做官,郑元璹最掂记的就是郑妍芝,女儿好不容易来长安一趟,还给自己挣了一份大功劳,因为相亲的事,逼得女儿都不想留在自己身边,思来想去,还是哄好女儿要紧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逼女儿了,自家的女儿,多留二年陪自己也好,就算一辈子不嫁也没关系,家里的物业田产,女儿十辈子锦衣玉食也花不完。

        荥阳郑氏,就有这样的底气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眼前一亮,拉着郑元璹的手说:“只要阿耶不逼女儿见这个见哪个,女儿哪都不去,就留在长安陪阿耶,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好,好,哈哈哈。”郑元璹连声叫好,一张老脸都快笑出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红菱撇了撇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元璹只是留了一会,很快就走了,过年到长安祝贺的使节很多,作为鸿胪卿,郑元璹需要安排、陪同、联谊,还要代表朝廷谈一些合作,要不是女儿在家,可能二三天都不回家一趟。

        等郑元璹离开后,郑妍芝看了一下书案上的唐盘还有明算难题,有种马上去找陆庭的冲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久不见,不知那个登徒浪子过得怎么样,不会打听到自己来了长安,他也跟着开长安吧?不会,不会的,肯定是巧合,说不定他先到长安游历,见识一下,再找合适的地方求学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怎么样,在长安突然多了一个熟悉的人,挺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指刚碰到明算难题册,郑妍芝很快又缩了回来,想了想,若无其事地说:“在苏州承蒙陆公子教导,获益良多,去后厨拿些刚做的点心送去,就当是我的一份心意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听到他来,主动去找他,就是打着请教的名义,显得自己太不矜持了,今日还是不去了,给他送些点心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登徒浪子知道自己也在长安,他会上门找自己吗?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郑妍芝白皙的脖子多了一丝红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小姐,奴婢让小杏儿去跑一趟。”红菱恭恭敬敬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你刚才说什么?”郑妍芝扭过头,有些不解地瞄了红菱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红菱马上更正:“小姐,奴婢马上给陆公子送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吧,早去早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雀街上,一辆马车正在行驶,车上坐着的是刚从宏义宫喝了三分醉的程咬金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面带笑容坐在马车上,脚边还放着一个三层的食盒,还有几匹精美的宫绸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对手下很优厚,一高兴就是各种赏赐,喝完酒,赏了不少美食让程咬金带回家,还赏了几匹精美的宫绸给孩子做几件过年的衣裳。

        赏赐的东西不厚,但程咬金很满意,像美食这些,不值几个钱,可这些是秦王赏的,那价值可不能用钱来计算,只有李二视为心腹的人,才会赏美食,这一趟来得真是太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用说,自己的忠心在王爷心中又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车快回到程府时,程咬金突然的开口:“先不回府,去崇义坊,去陆庭住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得了赏,说到底是托了陆庭的福,把王爷赐的美食均一半给他,一半留给老三,也算是公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程咬金越来越看好陆庭,精明、能干,还做了王爷的记名弟子,虽说是记名,以他现在的表现,转正估计不会太久,要真是成为王爷的弟子,那身份立马不一样,多走动,肯定不是坏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搬出去,自己还没去看过呢,可不能让他那声“程伯父”白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郎君。”赶车的大福连忙应了一声,用手拉了一下缰绳,向崇义坊的方向前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