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103 福将

103 福将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怒也”宏义宫内,李二突然大骂一声,把书案上笔墨纸砚全扫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宫女亲卫噤如寒蝉,站在一旁不敢动,都知道王爷心情很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爷,程将军在门外求见。”正当气氛开始变得凝重时,一名护卫前来禀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节来了?准。”李二听到程咬金来了,有些意外,很快应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程知节不是最先跟李二的,但是最受李二喜欢,除了忠心、能打硬仗胜仗外,运气一直不错,好像有他在,运气也会变好,在李二心中那福将一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一点,这下混不吝很会来事,有他在,就没有冷场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护卫应了一声,退了下去,很快满脸堆笑的程咬金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爷,这是...”程咬金一脸惊讶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程咬金进来之前,李二已经把宫女和护卫都屏退了,说话也不用任何避忌,闻言面带怒色地说:“还不是尹德妃那个贱人,本王去求见父皇,可她说皇上刚睡着,让本王晚些再去,简直不把本王放在眼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勒令在宏义宫自省,快要过年了,李二想搞好父子关系,不用过年时冷着脸,特意去给李渊请安,没想到尹德妃恶意阻拦,堂堂秦王,想见父皇一眼都不行,能不气吗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一脸严肃地说:“尹德妃、张婕妤跟太子勾结,现在宫里的人都被太子收买,王爷,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群雄逐鹿天下时,秦王立功最厚,功劳最多,李渊多次承诺打下江山时由秦王继承,可真取得江山后,又出尔反尔,把李建成立为太子,哪个秦王府旧部不气愤?多次劝说王爷反制,有天策府在手,秦王府一系还掌握大唐近半兵马,把握很大,可李二一直犹豫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皇上在一步步削弱秦王府的力量,真等到秦王府没有反制力时,一切都晚了,趁现在还有力反制,程咬金忍不住再劝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寻常百姓还有鸡毛蒜皮的事,皇宫那么大,哪能没一些纷争,不到万不得已,本王真不愿走那一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二说完,不等程咬金说话,马上转移话题:“这个时候找本王,有什么事,除了紧急的事和高兴的事,其它的事,先压一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心情不好,都不想听到不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嘿嘿一笑,很快说道:“王爷真是料事如神,俺肚子时有几根肠子都一清二楚,这次就是给王爷传好消息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”李二也来了兴趣,马上追问道:“什么好消息,快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二天心情失落,都快成郁结了,程咬金这个混不吝真是一个福将,一来就有好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爷,有人替克明报了仇,狠狠地教训了那个尹士驹一顿,三天能下床都算他命硬,这个是好消息吧?”程咬金乐呵呵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坐下的李二一下子站起来,紧张地盯着程咬金,语气都有严肃地说:“知节,不会是你吧?本王不是派人再三叮嘱你们,现在是多事之秋,不能给太子府有借题发挥的机会,你...你就么就不听本王的话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父皇刚刚训斥完,严令不能记恨尹德妃娘家的人,更不能打击报复,李二迫于无奈之下应了,这才多久,还说把尹德妃的弟弟打得三天不能下床,这不是拆自己的台吗?

        长安城除了程咬金这个混不吝,谁有这个胆子?

        还猜是哪个,是想邀功吗?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被冤枉被骂也不生恼,笑嘿嘿地说:“王爷,这事真与俺无关,虽说俺一直想替克明报仇,可没找到出手的机会,不卖关子了,教训的人是王爷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弟子,什么弟子?”李二说完,好像想起什么,有些疑惑地说:“你是说陆庭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二没收过弟子,要说弟子,只有一个无意中被迫收下的陆庭,还是一个记名弟子,他把尹士驹揍了?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点点头,然后把自己知道的事一五一十说给了李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李二有些幸灾乐祸地说:“尹德妃那个贱人的弟弟,主动送上门让杜荷揍?由始至终也不还手?哈哈,哈哈哈,真有他的,这样的馊主意也想出来,真是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竟然想到用功法骗尹士驹那个混帐小子上当,还真是投其所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不是”程咬金笑嘻嘻地说:“那几个毛小子天天凑在一起,俺就知他们没憋什么好屁,大过年的,也就没管太宽,没想到他们不声不吭干了一件大事,我们这些老家伙都没做成的事,竟让几个没毛小子给做成了,还做得挺干净,还是王爷有眼光,随便收个记名弟子,都不是省油的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...哈哈哈,能当本王记名弟子的,岂能是碌碌无能之辈”李二眉开眼笑地说:“都是不错的孩子,本王都给他们记上一功,等到过年时赏,一起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天听到的都是坏消息,李二的心情越来越差,刚才还忍不住把书案上的笔墨纸砚都扫落地,突然听到有人替杜如晦报了仇,还狠狠教训了尹德妃那个贱人的混帐弟弟,简直替自己出一大口恶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挽回了秦王府的脸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这小子,嗯,还不错,记他一功,回头玄龄给他在秦王府安排一个好一点的职位,毕竟是自己的记名弟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一听,乐了,自己这次来对了,不仅让秦王感到自己的忠心,时刻跟王爷保持一致,还替家里的傻老二争到了好处,心里不由暗暗骄傲起来:那帮傻小子,也不知怎么把利益最大化,要不是自己,最多也就落一声赞好,哪能赚得这么多好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爷叫得多,好处自然多”的道理也不懂,老是呆在府里,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突然问道:“知节,那个千杯不醉,本王听人说过,有异人能制一种药丸,喝酒时含在嘴里,怎么喝也没事,可这油锅取物怎么回事,自己的人拿没事,尹家的护卫一伸手就被烫伤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爷,俺也想不明白,可能是戏法的一种吧,都怨俺太高兴,想尽快把好消息分享给王爷,也没问个清楚,回去一定问个清楚,再好好跟王爷解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就这样说定”李二笑呵呵地说:“难得好兴致,陪本王好好喝几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爷,多光酒多无趣啊,不如叫上舞姬弹琴跳舞,一边喝一边欣赏,这样有意思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你这个混不吝,还真是得寸进尺,行,依你就是。”李二笑呵呵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为什么,程咬金这活宝一来,自己的心情也变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李二心情愉快准备宴请程咬金时,郑府的后园内,郑妍芝看了看红菱,淡淡地说:“红菱,我待你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姐待婢子恩重如山,要不是小姐,就没有红菱的今日。”红菱连忙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面不改色地说:“你我虽说是主仆,但我一直视你为姐妹,以为我们的关系,有什么就直说出来,不应隐瞒,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红菱,早上让她出去买几个胡饼,回来就神不守舍,好几次欲言又止的样子,不用说,肯定有事瞒着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