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101 一场不公平的决斗

101 一场不公平的决斗

        “尹士驹,你想干什么?”长孙冲盯着尹士驹,一脸愤怒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太过分了,下令手下打伤杜伯父还恶人先告状,现在还带了金毛鼠的队员和十多名护卫前来,要赶尽杀绝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姓尹的,你想干什么?”杜荷咬牙切齿地说:“别以为所有人都怕你,我...我跟你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说家人再三严令不能找尹府的人麻烦,免得太子府借题发挥,来之不易的户部侍郎有可能保不住,还拖累秦王李世民,可害阿耶受伤的仇人就在眼前,杜荷看到尹士驹,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是程处亮紧紧拉住,早就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看也不看长孙冲,在马背上大声说:“这是本公子跟杜荷的私人恩怨,先说好,谁也不能插手,谁插手就是跟我尹士驹作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尹士驹大声说:“杜荷,我们之间有旧恨,也添了新怨,就用游侠决斗的方式,一挑一,只用拳头,不用武器,也不能找帮手,受伤了谁也不能追究对方,说到底令尊的伤我有责任,当时被杜侍郎的快马惊得慌了神,没及时让下人住手,为了表示本公子的歉意,让你一刻钟不还手,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秘笈说要练武,先要学挨打,最好找年龄差不多、实力差不多、最好还有仇恨的人来揍自己,不用怕实力差得太多被打死,也不用担心为对方忌惮不敢出全力,有仇恨的人全力出击时会带有一股愤怒业火,这股愤怒业火是助自己练成铜皮铁骨的关键。

        思来想去,最合适的人只有一个,这个人就是杜荷,为了练成传说中的金钟罩,尹士驹咬咬牙,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前说好不用武器也是为自己性命着想,谁让自己还没练成金钟罩?

        什么,道歉?还让自己揍他,一刻钟不还手?

        杜荷一听,整个人都惊呆了,自己不会听错吧,尹士驹这田舍奴也有道歉的时候?还说让自己打一刻钟不还手,脑子不是抽风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杜荷忍不住向四周看去,只见外面围了几十个围观的百姓,大多是住在同一个坊内的邻居,都是听到动静赶来看热闹的,还有几个武候站得远远的,明显是不敢管尹士驹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什么,有什么好看的?怎么,让你打还不敢出手?杜荷啊杜荷,你还是个带种的男子汉没,这么胆小就不要做什么游侠,回老家种地吧。”尹士驹嘲笑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你没说错吧?为啥不还手?”张朗惊讶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文鹰也一脸不敢相信地说:“大哥,你今天没喝酒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挑一不是问题,不让别人插手可以理解,问题让别人揍一刻钟不还手,挨完揍还有力气反击吗?尹士驹干架一向精明,各种下阴手放暗招,很少正面扛,突然变得这么英勇,喝糊涂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有些瞧不起尹士驹的薛阳,也出言劝道:“大哥,这样...对你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说让人打伤杜侍郎不是君子所为,不过站在太子府阵营的角度,找机会打击秦王府的人也没错,薛阳不再是七八岁的小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皱着眉头说:“尹士驹,明人不说暗话,你不是想陷害杜荷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想用苦肉计,故意受伤,然后找尹德妃告状?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早就料到这种情况,当场掏出一张写好的纸,先在众人面前扬了扬,再让人把准备好的笔墨送上,当场签字画押后,派人送去给一脸狐疑的杜荷,大声宣布说:“都听好了,现在所有人都是见证,这是我跟杜荷之间公平的比试,一切决定都是本公子自愿,但有死伤,一概与任何人无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为了成为武艺高强的游侠,为了练武,受点委屈算什么,等自己练成金钟罩,到时刀枪不入,那些笑自己的人,到时在自己眼中就是一只只可怜的蝼蚁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想到名闻天下的游侠向自己招手,尹士驹内心一片火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杜荷也看到尹士驹送来的状书,上面写得很清楚,一切都是尹士驹本人意愿,两人只是比武,比武过程中发生任何事都不追究杜荷责任,上面还有尹士驹亲笔画押。

        画押没有假,刚才尹士驹当众画的押,现在墨迹还没干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跳下马,把劝阻的结拜兄弟和护卫都推开,严令他们不能插手,然后大声地说:“杜荷,还傻着干什么,来啊,就在这里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杜荷没动,尹士驹大声嘲笑道:“我心甘情愿送到你面前,让你打也不敢打?真是一个胆小鬼,哈哈哈,你跟杜老狗都是一个胆小鬼,当日本公子一脚踩断他的手指,硬是不敢还手,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尹士驹,这是你自找的。”要说自己可以,当众侮辱自己阿耶,杜荷哪里还忍得住,挣开程处亮,挥拳冲过去,一拳击中尹士驹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砰的一声闷响,刚才还嚣张的尹士驹一下子被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会吧,刚刚说得豪气冲天,就这?

        杜荷有些不敢相信看着自己的拳头,还以为尹士驹是信口开河,没想到,他还真没躲,也没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杜荷又有些后怕:不是苦肉计吧?真打伤尹士驹,不会连累阿耶和秦王吧?听说尹德妃最疼她的这个弟弟,她会放过自己吗?

        被打倒的尹士驹挣扎着站起来,摸了一下肿起的脸,吐出一口血水,硬气地说:“杜荷,你没吃饭吗,就这点力气?来啊,打我啊,你不是想替杜老狗报仇吗,现在打父仇人就在眼前,动手啊,窝囊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脸上传来热辣辣的痛,和书中描写一模一样,虽说很痛,在尹士驹心中,那是愤怒的业火在锻练的自己的筋骨,挨了这一拳,感觉自己离练成金钟罩又近了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心里火热,尹士驹从周围人吃惊、不敢相信的目光中收获了满足,以前周围人都以为自己贪生怕死、干架太鬼,都不像一个男子汉,现在不同,自己当众叫板,生生受了一拳也不还手,刚才二弟看自己的眼光都不同了,现在很多人对自己改观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只是开始,等自己练成金钟罩,到时把你们的眼珠子都惊掉,哼哼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敢侮辱阿耶?

        杜荷这次是真发怒了,二话不说,冲上去拳打脚踢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打死你这个田舍奴,敢打我阿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用力啊,本公...子就是故意打他,哈哈哈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尹士驹,这是你自找啊,看我怎么教训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啊...打,大力点,好...好舒服,乖孙儿...给你耶耶抓痒呢,再...大点力,对,啊...爽”

        杜荷怒火中烧,边打边骂,好像要把心中的怒火都发泄出去,尹士驹还真不还手,只是用手护着身上要害部位,生怕怕杜荷不肯出力一样,不停地冷嘲冷讽,甚至骂到杜家祖上几代,即使这样,薛阳和护卫想上前拉架时,还让他痛骂回去,没一会就鼻青脸肿,全身都是伤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都看呆了,打架看得多了,第一次看到这样的,被打的尹士驹,可是长安赫赫有名的一霸啊,长孙冲瞄了一旁袖手旁观的陆庭一眼,眼内全是惊讶,好像陆庭的预言,又一次全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群中,程咬金看了看骑着打人的杜荷,又看看一旁似笑非笑的陆庭,心中若有所悟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