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99 奇遇(求收藏推荐)

099 奇遇(求收藏推荐)

        喝个酒,地上扔了一大堆空坛,还有几个人醉倒在坊墙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幸好这里是长寿坊,位置有些偏远,没什么人来,天气冷大伙都在家里猫冬,要不然肯定很多人围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高人,喝得还尽兴吧?”看到中年汉子终于放下手中的酒碗,尹士驹一脸崇拜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喝了这么多还能坐得这么稳,这内劲怕是很高很高吧,要是自己学会,一个指头就能把大长锦那四个田舍奴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虽说你酒量一般,也算尽心了。”中年汉子点关表示赞许。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一听,整个人打了一个激灵,呼吸声也重了起来,有些迫不及侍地说:“求高人指点,我做梦都想成为一名武艺高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盼了这么久,好话说到尽,磕头把脑袋都磕肿了,等的就是这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年汉子呵呵一笑,饶有兴趣地说:“哦,说说你想学什么样的武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越厉害越好,最好是那种飞天遁地,取敌人首级于千里之外的绝世武艺。”尹士驹想都没想就说出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...哈哈哈...”中年汉子摇摇头说:“这些都是说书人说的吧,真有这么厉害,那不叫武艺,叫仙术,武艺哪有这么厉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连忙问道:“高人,最厉害的武艺高手,有多厉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地那么大,有很多身怀绝怀的隐世高人,最厉害的武艺有多厉害,真不好说,不过像一流的武艺高手,能飞檐走壁、挥绸成棍、摘叶伤人,杀人犹如囊中取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中年汉子打量了一下尹士驹,摇摇头说:“良药苦口,忠言逆耳,看得出公子对学武很有诚心,可根骨欠佳,也过了最佳练武的年龄,绝顶高手这一生怕是无望,不过只要有合适的武艺功法,成为一个千人敌的高手,还是有希望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闻言连忙跪下:“求高人指点,只要习有所成,以后高人就是我的再生父母,日后高人有什么吩咐,尹士驹绝不推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管那么多,先把武艺学到手再说,以后的事,谁说得准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中年汉子要钱,又把自己的武艺说得天花乱坠,尹士驹肯定有所怀疑,现在不同,中年汉子视钱财如粪土,还主动解释武艺没有想像中那么厉害,尹士驹虽说是一个多疑的人,此刻对他再没一丝怀疑。

        热油锅中取物、千杯不醉,这些都是武艺高强的表现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年汉子这次没有马上让尹士驹起来,伸手摸了一下他的筋骨,闭着眼想了片刻,这才说道:“男子汉大丈夫,言出必行,刚才答应传艺,好吧,看在缘分的份上,就传你一门武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高人,谢高人,谢高人。”尹士驹喜出望外,二话不说就磕了三个响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尹士驹磕完头,中年汉子沉声说:“听好了,根据你的年龄和筋骨,现在有三门适合你练的功法,分别是《葵花宝典》《真阳功》和《金钟罩》,你可以挑一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不敢起来,恭恭敬敬地说:“高人,不知这三门功法哪个威力最大,能介绍一下它们之间有什么区别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一个掌管后宫的姐姐,尹士驹大风大浪见了不少,没有一下子被惊喜冲昏头脑,主动问起三门功法的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得到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可不能草率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想说三门功法都想要,可又怕惹眼前这个不爱名利的高人生气,最后还是决定听从他的安排,先把他答应的拿到手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到功法,中年汉子也变得谨慎,左右看了一下,那六名护卫也离得二丈远,附近也没外人,这才沉声说:“三门功法各有特点,功法最强、成就最高就是葵花宝典,不过要自损身体;真阳功最容易练成,不过要求最严格;三门中最好练就是金钟罩,不过要受些委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高人,葵花宝典说的自损身体,不知如何自损法?”尹士驹有些忐忑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练武,自然是功法越高级、成就越高的好,可要自损身体,还得问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门功法需要绝情寡欲,欲练此功,必先自宫,自宫你懂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脸色一白,忍不住两腿一夹,马上摇摇头:“懂,懂,那...真阳功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经常出入皇宫的尹士驹哪能不明白,宫里的太监都是被“宫”了的人,功法虽好,可自己还没玩够呢,再说阿耶和阿姐也不会同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筋骨方面的要求,从刚才摸骨的情况来看,你可以练,不过,练这功的人一定要童子身,在练成前不能破身,这是叫真阳功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面色一黯,面色有点紧张地问:“高人,那金钟罩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去年从宫中偷了一本春宫图,一时没忍住就拉贴身婢女尝试了,现在偶尔还在青楼挂个席,早就不是童子身,真阳功练不了,葵花宝典也不能练,只剩最后一门功法,尹士驹生怕最后一门适合自己练的功法也练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遇到宝山空手回,好不容易碰到一个隐世游侠,还缠到人家肯传授一门武艺,要是三门都不合适,那自己还不得悔死?

        “金钟罩是一门很霸道的武功,练成后好像被一个无形的金钟保护,刀枪不入、水火不侵,到时敌人怎么打都不能对你造成伤害,可你一出手就能伤到对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愿学,我愿学,请高人传授金钟罩的功法。”尹士驹急不及待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霸道好啊,自己最喜欢就是霸道,想一下,真能刀枪不入,别人怎么打都没事,自己一出手就能把对方打趴,太威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不要答应得这么早”中年汉子淡淡地说:“这个功法有些特别,一开始要先练习抗打击能力,就是让别人打你,通过挨打不断提高你抗打击能力,还没学习怎么攻击,就要先学会怎么挨打,这就是刚才说的委屈,你能忍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只是犹豫片刻,很快一脸坚决地说:“为了做一个像高人这样的游侠,我愿意学金钟罩,就是再受委屈也心甘情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很多事,有得必有失,就像二弟薛阳,他是能打,可是每日天还没亮就要起床练武;程处亮也能打,他不知让他老子程咬金打了多少次,有几次打得要养几天伤才能下榻,尹府有的武师,为了练武这样不行那样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练成威风八面的金钟罩,就是受点委屈自己也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年男子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易的冷笑,从怀里拿出一本功法,一脸严肃地说:“这功法只传给你,没经得我同意,不能把此事告诉任何人,包括你的家人,不能把秘笈给他人看,更不能私自传给他人,若然有违,清理时莫怨我不念旧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高人放心,我尹士驹保证不泄露这件事,若然有违,天打五雷轰,死无葬身之地。”尹士驹一脸严肃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越有本事的,脾气也越怪,规矩也多,为了成为武艺高手,尹士驹毫不犹豫地应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