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98 隐世高人

098 隐世高人

        “高...高人,你看是不是这块金饼?”尹士驹拿出刚刚捡的那块金饼,双手奉在中年汉子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太激动,一张小脸都涨得通红,捧着金饼的手都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 传说中那种武艺高强的隐世游侠,竟然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,刚才亲眼目睹中年汉子陡手从翻翻滚的油锅捞出银钗那一刻,尹士驹的小心脏一直扑嗵扑嗵地跳,听到他说金饼,毫不犹豫把刚才捡到那块金饼献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年汉子接过金饼,看了一下,有些意外地说:“这是我掉的那块,怎么在公子手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是一块幸运的金饼,尹士驹心里一个激灵,连忙说:“刚刚在路上捡到的,一直在寻找失主,没想到是高人的,真是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拾金不昧,是高义之人,难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汉子说完,连剪子都不用,用手一拉,把金饼一分为二,扔了半边给摆难的老汉,算了一声“太冷了,早些收摊”的话,在那对耶孙、小妇人还有摆摊老汉的感谢声中洒脱地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游侠,锄强扶弱,行侠仗义,做了好事连姓名都不留下便飘然而去,尹士驹眼都看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尹士驹想要跟上去,张小五连忙劝道:“公子,要小心,这人出现得太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路上捡到一枚金饼,这金饼刚好又是那名神秘游侠丢下的,会不会太巧合?不会是那些走江湖神棍设下的圈套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点点头说:“有道理,张小五,你过来,本公子有事吩咐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小五眼前一亮,屁颠颠跑过去,一脸讨好地说:“公子有事尽吩咐,就是上刀山下火海,小的也绝不皱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要是得到公子宠信,自己的前途可是一片光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随口说道:“本公子也不相信有人把手伸进油锅还能安然无恙,所以让你来试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还不等张小五回过神,尹士驹突然抓着张小五的右手,往翻滚的油锅一按:“不用上刀山下火海,就探一下油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小五的手刚碰到油锅里的油,整个人像触电一样抽回,一边拼命甩着手,一叫嚎叫道:“哎哟,烫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幸好抽回得快,只是几根手指浸入油中,就是那么一浸,眨眼的功夫,张小五的几根手指用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,还出了很多水泡,看样子烫得不轻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是真的,尹士驹眼前一亮,顾不得嚎叫的张小五,快步向前面的中年游侠追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靠近时,就感到一股热浪,站得近都热得出汗,油锅里的油也是翻滚的,尹士驹也觉得可信,可一切太巧合了,心里不免有些怀疑,张小五站出来正好,让他试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试过之后,最后一丝疑惑都没了,连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高人,高人,等一下”尹士驹追上那个还没走远的中年汉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年汉子停下,看了看尹士驹,有些疑惑地说:“这位公子,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说相识也是一种缘分,还不知游侠尊姓大名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姓名不过是一个代号,人生在世有如白驹过隙,何必拘泥一个名号呢,公子说了有缘,有缘自然能再聚,再会。”中年男子好像有事,说了二句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隐世高手啊,不仅武艺高强,说话也这么有道理,尹士驹哪肯轻易放过这个机会,马上走快二步跪在中年汉子面前:“我一直立志做一个游侠儿,还请高人收我为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传说中的高手就在眼前,尹士驹做梦也想成为武艺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半个时辰前才让兄弟嫌弃,说自己身手太差,要是自己学了神功秘笈,到时让他们看看,谁才是真正的游侠,谁才是拖后腿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想到自己一个人把大长锦那几个田舍奴打倒,就踩在长孙的脸上,薛阳、张朗和宇文鹰他们三个跪在旁边哭求自己教他们,那情景光是想想都兴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,我这人喜欢闲云鹤,从不收弟子。”中年汉子一口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砰砰”尹士驹猛地连磕三个响头,一脸虔诚地说:“高人教我,我真的很有诚心学,只要高人肯教,弟子愿献上黄金千两、豪宅一套和美婢二十名作孝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为了学到神功秘笈,尹士驹也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下这么大好处,跟在后面的几名护卫也心动了,一脸妒忌地看着那个中年汉子,心想要一是自己,肯定马上答应,有了黄金大宅,还有那么多美婢伺候,这辈子就是死也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肤浅”中年汉子摇摇头,有些失望地说:“你看某是这种庸俗之人吗?有句老话听说过没有,千金难买心头好,我的心头好就是自由自在,想去哪里就去哪里,要是收了你的孝敬,千金弱志、大宅困身、连身体也让美色腐蚀,这不是我的追求,告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刚走二步,尹士驹飞跑二步,再次跪在面前,二话不说又磕了三个头:“晚辈最崇拜就是像你这样行侠仗义的高人,就是高人不收徒,能指点一招半式,晚辈也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肯收徒,教自己武功也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年汉子似是被人尹士驹好学的精神感动,沉吟一下,开口道:“今日幸好有你归还金饼,要不然得失信于人,刚好你喜欢练武,可能我们真的有一点缘分,这样吧,陪我喝酒,只要能陪我喝个高兴,就传你几招作防身之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终于松口了,尹士驹高兴得一下子爬起来,兴奋得说话都有些哆索:“高...高人,我...我请你去长安最好的酒楼喝最好的酒,一定喝到高人满意为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要肯教自己武功,别说喝酒,就是喝尿也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年汉子摇摇头说:“喝酒是看心情,不看地点,不用去酒楼了,前面大树下有石桌石凳,去哪就好,酒也不用你请,吃别人的嘴软,拿别人的手短,刚刚欠你一个情了,还是我请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容尹士驹反驳,右手拇指一弹,剩下的那半块金饼抛向尹士驹:“初到长安,不知哪家的酒好,还得公子派下人去买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真是视钱财如烟粪土的隐世高人啊,尹士驹心里又多了二分敬佩,不敢逆高人的意思,连忙派人去买酒,叮嘱一定要最好的酒,多买一些,要是钱不够就自己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说高人都是海量,喝到兴致正高时,突然没酒那太扫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多久,尹士驹为自己的谨慎庆幸,那个高人喝酒就像喝水一样,装半斤酒的大瓷碗,他能一口喝掉,自己只是喝了二碗都快吐了,可高人还是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年汉子喝得高兴,让跟着尹士驹的护卫陪他一起喝,尹士驹也许了重赏,喝一碗就奖二贯,那些护卫不要命似的陪喝,六个护卫,包括刚才烫伤手张小五也硬着头皮顶上去,最后全都醉倒在雪地上了,可那个中年汉子还是嘴到碗干,除了中途撒了几泡尿,硬是没一点醉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说武艺高强的人会内劲,喝酒时,酒还没到肚皮就让内劲给化掉了,做到千杯不醉,以前尹士驹半信不疑,这次真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护卫买来的,是长安最好的剑南烧春酒,酒醇,劲头十足,普通人能喝二斤已经很不错了,二斤一小坛的酒,中年汉子一连喝了十二坛,除了脸稍稍有些红润外,头脑清醒、说话清晰,走路也很稳健,在尹士驹心中,他肯定是用内劲化掉了水,所以千杯不醉。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对中年汉子崇拜得五体投地,心中认定他就是传说武艺高强的隐世游侠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图钱,不图名,对自己许下的孝敬不屑一顾,喝酒连酒钱也坚持自己出,不是隐世游侠是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