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97 惊为天人

097 惊为天人

        薛阳走了,宇文鹰也走了,尹士驹也懒得再去找张朗,带着几名护卫在长安街信马骑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猎打不成了,去喝花酒还早,就是想买东西,东西两市还没开市,尹士驹也不想回去练武,干脆散散心,护卫看到自家公子沉着脸,知道他心情不好,小心翼翼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走了没一会,骑在骑上的尹士驹感觉路边有一道奇怪的光,忍不住勒住马,指了一下方向:“哪里有点奇怪,看看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名叫张小五的护卫应了一声,连忙翻身下马,走向尹士驹指的方向,很快一脸惊喜地说:“公子真是好运气,骑马路过也捡到一块金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双手把一块金黄色饼状的东西交给尹士驹。

        金饼?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有些好奇接过来一看,还真是,一个约一两重的金饼,成色还不错,是上好的赤金,拿里手里有一种沉甸甸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普通人捡到金饼,肯定高兴万分,可尹士驹面不改色,笑容也没有半个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一个掌管后宫的姐姐,宫中隔三差五就有赏赐下来,很多人为了好讨好尹德妃,排着队给尹府送礼,前日太子还派人送来一份厚赐,这一块小小的金饼尹士驹还真不放在眼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小五是个人精,看到尹士驹没一点喜色,马上说:“公子真不愧是贵人,走路也能捡到金饼,小的天天往地上瞧,一年到头连个铜钱都捡不到,要是小的有公子万分之一的福气,那真是祖坟冒青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滚,你一个田舍奴,也想跟本公子相提并论。”尹家驹笑着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想赏给护卫,听了他的话,尹士驹决定自己留下,钱不多,可是这份幸运是自己的,留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心情不好,尹士驹觉得自己是一个倒霉的人,可捡到金饼后,感觉自己还是挺幸运的,心情又开朗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虽然自己做不了武功高手,可自己身份尊贵,手里有权、身上有钱,还怕招不到武林高手给自己效力吗,老话说得对,劳心者治人,劳力者治于人,怕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走着走着,不知不觉走到长寿坊,尹士驹突然闻到一股浓浓油香,顺着香气看去,只见一名老汉在坊口一间偏僻的小门房口炸馓子(类似后世的油条),芝麻油的香味和炸馓子的香味混合在一起,闻到都流口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正是一个馋嘴的年龄,二话不说就下马,向炸馓子的摊子走去,准备买几块,一边吃,一边骑马慢慢逛,多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摊子前只有四个人,一对耶孙,一个带着佩刀好像游侠儿打扮的中年汉子,还有一个年轻小妇人,都在等着摆摊的老汉油锅里的馓子出锅。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刚刚走近摊子,就感到一股热浪扑来,身上的寒气都没了,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被走油溅到,会烫伤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想开口把油锅里的馓子都要了,只见站在前面的女子“啊”一声,身子猛地向左转了一下,可能发髻没盘紧,插在上面的银钗突然甩出来,扑通的一声,掉到油锅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...小孩干嘛推奴家,啊,奴家的银钗。”小妇人看着翻滚的油锅,焦急得直跺脚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小妇人朴素的穿着可以看得出,那枚银钗对她很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小孩子推一下,小妇人才把头钗甩掉在油锅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头用力拍了一下调皮的孙子的屁股,这才连忙道歉:“真是抱歉,孙儿顽劣,小老教训他了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摆摊的老汉寒着脸,一脸为难地说:“这...好好的一锅油,掉了一支钗子进去,这馓子还怎么卖给客人,不行,你们要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...要赔多少?”老头吓了一跳,一脸担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大的一锅油,再加上馓子,少说也要一贯钱,这油可以倒给你。”老汉有些心痛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娘子,狗儿只是推你一下,没把钗子扔进油锅,虽说有错,不是全错,这一贯钱小娘子也应出一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妇人一下子急了,双手叉腰骂道:“你这个为老不尊的田舍奴,不让你赔钗子就不错了,还要奴家出钱?别做梦,武候铺的张武候是奴家表亲,要不要请他主持公道,快把钗子捞上来再说,要是煮久了,说不定煮坏,那可是郎君送奴家的定情信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汉一听急了,连忙用筷子去捞银针,不知是油有点混沌还是银钗不好挟,弄了几次都没挟起来,尹士驹摇了摇头,准备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一点意思,发钗都掉到油锅里,弄脏了,那些馓子白送自己也不吃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尹士驹正想走时,只见一直没说话的中年汉子突然开口:“不就是一支钗子一锅油吗,过年就是图个喜庆,老丈年纪那么大,都让你们逼成什么样子了,老丈别急,小事,这事我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真有多管闲事的人?

        突然间,尹士驹眼睛瞪得好像牛眼那么大,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:中年汉子当众挽起右边的衣袖,右手随便打了一个起手式,然后陡手伸进翻滚的油锅,信手用两根手指就把那支银钗夹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是陡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挽起衣袖时,还以为他要拿筷子去挟呢,没想他是把手伸进翻滚的油锅,这是不要命啊,可他捞出来时,除了手有点红外,没看到有什么异常,连泡都不起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...你是神仙吗?”摆摊的老头明显被惊到了,双眼发直,手里的筷子啪的一声掉到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妇人也吓呆了,用手捂着嘴巴,眼睛瞪得大大的,中年汉子把银钗递到眼前也没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耶耶,为什么叔叔把手伸进油锅也没事,不烫手吗?”小狗儿一脸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乱说话,叔叔可是仙人,只有仙法才能做得到。”老头一脸震惊地说完,马上双膝跪下磕头:“求仙长保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汉子一边把老头扶起,一边否认:“老丈误会了,我只是一个走南闯北、有血有肉的流浪人,不是什么仙长,至于这手不怕热,那是自小练武的缘故,快快请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摆摊的老汉惊讶地说:“原来是一位武艺高强的游侠儿,老汉这下算是开眼了,这小孩也是无心之失,油和馓子哪能让游侠赔,这油拾缀一下,老汉自己食用还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”老头连忙说:“就是赔,也是小老流,哪能让游侠破费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人家大冷天摆个摊不容易,老丈带一个小孙子也不容易,哪能让你们受苦,不是快过年了吗,就当我这个长辈给孩子散个钱,就这样,再推就是不给我面子。”中年汉子一边说,一边在腰间摸索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摸了几下,中年汉子的神色有些怪异起来,自言自语地说:“怪了,明明还剩下个金饼的,怎么找不到,难不成睡糊涂又送人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