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96 不和(求收藏推荐打赏啦)

096 不和(求收藏推荐打赏啦)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游侠?

        游侠两个字好像磁石一样,一下子把薛阳的心吸引,他不仅没有再驱赶那两个影响他胃口的乞丐,还把耳朵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有点沧桑的声音响起:“游侠的范围有些广啊,要知游侠都是英雄,但英雄不一定是游侠儿,大唐建国这些年,那年不打几仗,英雄人物太多了,游侠儿也太多了,你说第一游侠儿,老夫一时还真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说得在理,薛阳闻言暗暗点头,心里认同老乞丐的话,武艺高强、行侠仗义才配得上叫游侠儿,可英雄不同,像一个将门子弟,带兵保家卫国,他们是英雄,虽说行的是大义,但英雄和游侠还是有所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深入敌方腹地侦察的斥候,为了不暴露,杀了不少敌方士兵甚至是普通百姓,他是立功,可所作所为不能称为游侠。

        年轻的乞丐想了想,很快说:“老一辈大伙都知道,争议很多,就不说了,年轻一代的,有哪个可称为第一游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年轻一代的...不太好说,本来老夫看好一个,可发现他还是差一点,可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陈老丈,说说,看好哪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薛阳拿着胡饼的手没动,脸上的表情也没变,不过他身子稍稍向窗外偏了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薛家的薛阳薛公子,这薛家可了不得,正儿八经的将门,祖上可是隋朝左武卫大将军薛回,这一代薛家有五子,老大薛万述、老二薛万淑、老三薛万均、老四薛万彻、老五薛万备都是了不起的将领,号称一门五虎,薛阳就是老四薛万彻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里,薛阳眼里露出骄傲的神色,腰杆不由挺了挺,用眼角瞄了一下窗外,又调了一下位置,方便外面的人看到自己的脸,就差没喊:是我,是我,本公子就是薛阳,快点夸我,夸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老丈,听起来这个薛阳是将门之子,武艺肯定不差,为啥说开始看好,可还是差一点,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当第一游侠,那得有让人信服的战绩,薛公子是能打,也做了不少行侠仗义的事,你想想,长安城还有一支有名的游侠队,那就是大长锦,金毛鼠游侠队连大长锦游侠队都没能打倒,这第一凭啥给他。”乞丐陈老丈一脸正色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打不倒呢?不是薛公子很厉害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金毛鼠游侠队有四人,可老大尹士驹武艺太差了,每次跟大长锦干架都拖后腿,这个尹公子,平时不知练武,就知吃喝玩乐,守不住寂莫,哪等得来繁华,唉,可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可惜了,风雪停了,走,今日慈怀寺施粥,去晚了可吃不上,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两个乞丐就走了,留下心情重重薛阳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就到手的“长安第一游侠儿”擦肩而过,薛阳感到手里的胡饼都不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记羊肉汤的伙计收拾桌子时,破天荒地看到桌面上剩下大半碗羊肉汤还三只胡饼,呆了好一会,连忙把东家从后厨拉出来:“东家,今日的羊汤和饼是不是没做好,薛公子吃剩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东家本想骂伙计多事,可一听薛阳没吃完,也吓了一跳,连忙到薛阳坐过的桌子看了一眼,拨腿往后厨跑,嘴里念叨着:“坏了,坏了,不是眼花放错配料吧,不行,得再尝尝,可别坏了自个的招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每次薛阳都吃得干干净净,一点汤汁肉屑都没留下,东家没少跟客人提这事,说将军家的儿子也捧自己的场,老熟客第一次吃剩这么多,马上不自信起来,决定再尝一下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钱少赚点没关系,可不能把自家祖传的招牌给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薛阳没想到,自己没心情吃东西,把一向骄傲的掌柜也吓得不自信,不过就是知道也懒理理会,失落着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没走几步,身后传来一阵马蹄声,还有人叫“老二”的声音,声音很熟悉,薛阳回头一来,原来老大尹士驹和老三宇文鹰。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看到薛阳,高兴地说:“老二,走,我们去城北打猎,打完喝酒,上次去极乐楼没玩个尽兴,晚点我请兄弟们去飘香院,一定要玩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揍了一顿杜如晦,尹士驹开始还有点怕,没想到阿耶不仅没责怪自己,还说打得好,姐姐也出手帮自己解决,心情太好之下,早早来找薛阳出城打猎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平日,薛阳二话不说就去牵马去打猎,可现在心烦,闻言打量一下身材单薄的尹士驹,皱了一下眉头,没有回应尹士驹的话,径直问道:“大哥,我们跟大长锦干了那么多架,为啥就是打不倒他们,你知原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啊,就是程府的老二皮粗肉厚,很难对付,放心,下次大哥想一个好办法,一定把他们治得贴贴服服的。”尹士驹自信满满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的都栽在自己手里,小的怕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”薛阳把头抬起,呈45度的样子,老气横秋地叹了一口气,毫不留情地说:“是大哥你太弱了,每次都要人帮,要不是你,我们早就把大长锦打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什么,怨我?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有些目瞪口呆,老实说,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埋怨自己?

        老二怎么回事?怎么一见面就埋怨,不像他的风格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没等尹士驹回过神,薛阳冷冷地说:“大哥还是多放些心思在练武上,老是想着玩喝玩乐,武艺怎么能提升,怎能干得倒大长锦,不干倒大长锦,别说要做大唐第一游侠儿,就是长安第一游侠儿也做不了,要是大哥再不好好练习武艺,金毛鼠游侠队.....退出也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薛阳说完,连招呼都不打,昂首阔步、头也不回地走了,留给尹士驹和宇文鹰一个骄傲的、落寞的背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弟,你说,你说,老二是不是疯了?”尹士驹有些气急败坏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意思,今天心情好,邀你一起去玩,还请你喝花酒,就这样对大哥的?

        宇文鹰犹豫一下,对尹士驹拱拱手说:“大哥,二哥说得对,要做第一游侠儿,可不能这样荒废光阴,我也回去练武了...”

        顿了一下,宇文鹰开口劝道:“大哥,最近你武艺是没多大长进,还是多花点心思在练武上吧,古言说得好,夏练三伏冬练三九,一直没干倒大长锦,二哥一直都耿耿于怀,看他样子不像说笑,要是金毛鼠没了二哥,那...更干不过大长锦,我也撤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毛鼠就薛阳武艺最好,宇文鹰也是将门之后,一直以薛阳为目标,加入金毛鼠也是受薛阳的影响,要做一个天下闻名的游侠儿,看到薛阳那么勤奋,马上决定效仿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冬天打什么猎,家里差这口肉?喝花酒也就走一个过场,没多大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还兴致勃勃的尹士驹傻眼了,怎么回事,怎么一会儿就只剩自己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只剩自己一个人,好像自己还被嫌弃了,老二和老三话里的意思,都嫌自己武艺太差.....

        要说别的,尹士驹还能想办法补救,就是练武,真心没辙,尹家祖上就没出过武将,更没有祖传的武艺,虽说尹士驹很想成为高手,家里条件好了以后,也请了武师,可进展真的很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师说了一大堆,说得委婉转,尹士驹不笨,听出他话里的意思:天生身体单薄,没有练武的天赋,悟性也不高,十岁才开始练武,也错过练武的最佳时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很渴望自己成为闻名天下的游侠儿,传说中的绝世高手,可自己的身子就是不争气,除非..找到传说中那种隐世高人,传授自己一门像射雕英雄传里的神功秘笈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