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94 料事如神

094 料事如神

        杜如晦在官场打滚多年,人缘很好,刚刚又晋升户部侍郎,受伤的消息一传开,来看望的人很多,杜家门前停满了马车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杜家,不是杜府,户部侍郎在高官云集的长安不算大官,晋身前只是一个小小的比部郎中,杜如晦在长安的宅子是一套二进二出普通宅子,宅门向着坊内,据说是杜如晦倾尽积蓄再加上李二的赏赐才买下,主要是长安的房价太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品大员和皇亲国戚才把把门开向街道,现在杜如晦还没这个资格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到了杜家,门是进了,可没看到杜如晦,杜家下人说自家郎君折腾了一夜没睡,一大早看望的人太多,刚刚入睡,不宜唤醒,房玄龄、程咬金他们在偏厅商议,陆庭知道自己的分量不够,也就没去掺合,最后被闻讯赶来的候明远拉到后园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和程处亮也在,杜荷的情绪很激动,不时挣扎着要离开,程处亮死死抱着他,一旁的长孙冲也在劝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欺人太甚,就是尹士驹那个田舍奴、市流儿下令打阿耶的,我要跟他拼了。”杜荷红着眼、咬牙切齿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走到他面前,大声说:“你想替你阿耶报仇?你是想送你阿耶进大牢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杜荷抬头看到是陆庭,一脸不满地说:“住口,阿耶是我最亲最敬重的人,我怎么可能要害他,尹士驹有尹德妃庇护又怎样,出了事,一人做一人当,大不了我坐牢流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你这样想,到时尹家的人肯定说是家里长辈指使,到时倒霉的不仅是你,还要连累你的家人”陆庭拍拍杜荷的肩膀说:“真是那么简单,京兆府早就动手,王爷也不会进宫找皇上主持公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杜荷楞了一下,握紧拳头说:“阿耶被人欺负,做儿子的不报仇,我杜荷愧为人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从小杜荷最受杜如晦宠爱,看到阿耶伤成这样,心态都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点点头说:“对,有仇不报非君子,君子不是莽夫,莽夫只是呈匹夫之勇,而君子不会做愚蠢的事,杜荷,你不是游侠吗,游侠不仅要有勇,还要有谋,给你说的射雕英雄传还记得吗,当敌人太强大时,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找他的破绽,找不到就躲起来苦练武功,练好武功再报仇。”杜荷是个聪明人,很快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处亮看到杜荷冷静下来,这才松开手,一脸自信地说:“王爷进宫请皇上主持公道,有王爷亲自出面,尹士驹那田舍奴肯定要倒霉,最好打他一顿,再流放到崖州琼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李二,程处亮那是充满信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...怕是有难度,现在尹德妃最受皇上宠爱,能训斥几句、罚点俸禄就不错了。”长孙冲一脸冷静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的姑姑嫁给李二,是皇亲国戚,知道宫中很多秘辛,对李二这次进宫要求主持公道信心不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无理打人,还能把黑的描成白的不成?天子脚下,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殴打朝廷命官,简直就是目无王法,按唐律斩了他也不过份。”候明远一脸气愤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有些无奈地说:“事实是怎么样不重要,重要是皇上听到的是什么,相信的是哪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二搬到宏义宫后,李建成在尹德妃和张婕妤的帮助下不断拉拢收买,现在宫中都是李建成的人,李渊听到的,都是说太子李建成的好,秦王李世民的坏,久而久之对李世民也产生不信任,长孙冲听阿耶长孙无忌说过,要不是突厥猖狂,秦王的处境更忧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语出惊人地说:“要是我猜得没错,尹府肯定恶人先告状,说杜伯父仗势欺人,王爷进宫不仅没有惩罚到尹府的人,还会被皇上训斥,要想报仇,想其它办法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件事史料中都有记载,不等李二回来,陆庭已经知道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,王爷一定的能为杜伯父主持公道。”程处亮很有信心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杜荷对秦王也很有信心:“王爷亲自出马,肯定能替阿耶讨回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二能文能武,虎牢关前一战封神,是杜荷心中的偶像,在杜荷眼中李二无所不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最冷静的长孙冲,也不认同陆庭的意见,摇摇头说:“秦王是皇上的儿子,最近又立大功,就是不能把尹士驹绳之于法,也不至于被皇上训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也懒得争论,双手一摊:“王爷进了宫,相信很快就有消息回来,等着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偏厅的位置突然响起一片哗然声,还听到程咬金愤怒地说了一句“欺人太甚,俺这就去劈了他”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看了杜荷一眼,转头对候明远说:“四弟,应是宫里有消息,你去打听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还得看住杜荷,免得他一冲动做出什么傻事,这是阿耶叮嘱自己做的事,现在秦王府是多事之秋,千万不能乱了阵脚。

        候明远点点头,应了一声,拨腿就往偏厅跑。

        杜家不大,候明远去了没一刻钟就回来了,回来没有第一时间公布,而是很惊讶地看了陆庭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四弟,是不是王爷回来了,有什么消息,你快说啊,都快急死我了。”杜荷一脸焦急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都什么时候了,还在卖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候明远连忙说:“王爷没来,是派亲信来传话,亲信说王爷进宫请皇上主持公道,没想到尹府的人先通知了尹德妃,尹德妃向皇上哭诉,说秦王府的人仗着立了大功,在长安横行霸道,还说杜伯父仗着是王爷的亲信,又升为户部侍郎,目中无人,在长安街纵马,差点撞到尹士驹,仗势欺负尹府的人,指骨受伤是他纵马过快从马背摔倒伤的,还有武候作证,亲眼看到杜伯父在长安街纵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皇上训诉王爷没约束好部下,还想罢了杜伯父的官职,王爷求了很久才改为罚半年的俸禄,就是王爷也被皇上责令回宏义宫反省,派亲信来传话,让程伯父他们一定要忍,不要让太子府有借题发挥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候明远唉了一口气,一脸佩服地说:“还是陆庭兄弟厉害,全猜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人,都是小人”杜荷一拳砸在石桌上,面色狰狞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受害的一方,反而成了无理的一方,自己阿耶就这样让尹府的人白打了?

        程处亮一脸不敢相信地说:“皇上好糊涂,怎么能听信一个奸妃的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点声”长孙冲吓了一跳,连忙捂住他的嘴:“背后非议皇上,你有几个脑袋,小心隔墙有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个人一下子沉默下来,也不知该说些什么,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连王爷那么有能力、那么聪明的人,也没能讨回一个公道,几个孩子能做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杜荷的目光有些无助,无意中看到坐在一旁的陆庭时,眼眸里突然多了一丝希望,连忙拉住陆庭的手,有些焦急地说:“陆庭兄弟,刚才你也说得很有道理,游侠做事,不仅要有勇,还要有谋,你能讲出那么好的故事,还料事如神,肯定有办法替我阿耶报仇,只要能替我阿耶报仇,以后我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、候明远和程处亮闻言,眼亮一亮,一起把目光落在陆庭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