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93 杜如晦伤了

093 杜如晦伤了

        来人正是最近春风得意的杜如晦。

        古代酒的度数不高,杜如晦回去躺下不到一个时辰就起来了,想起秦王府还有要紧公务没处理,二话不说又去了秦王府,即使升了官,还是秦王的人,秦王府的事情要放在首位,特别是李二利五陇坂之战召回大量旧属,太子不会放任这种情况很久,过完年肯定又是一番争斗,现在就要做好各种预案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秦王府一忙就忘了时间,眼看快要宵禁了,杜如晦快马加鞭抄了一个近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平日,在秦王府留一宿好了,可近过年,家里人都回了,杜如晦也想多陪陪家人,就自己骑马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突然指着前面说:“拦下,把他拦下,好大的胆子,竟然在尹府门前跑马,分明不把尹府放在眼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是这个杜老狗抢了户部侍郎的位置,让阿耶当不上太子洗马;

        阿耶没当上太子洗马,把火撒在自己身上;

        自己不是受了委屈,心里郁闷,也不会去极乐楼散心;

        不去极乐楼,也就不会在长安那么多勋贵子弟面前丢脸;

        一句话,就是杜如晦害的,他儿子杜荷也不是好东西,刚才还对自己下黑脚,尹士驹越想越气,渤海郡王李奉慈自己动不了,还对付不了一个杜如晦?

        “公...公子,是新上任的杜侍郎。”有手下小心翼翼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尹士驹反手就赏了他一巴:“打的就是他,快点,让他跑了,把你们的脚都打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小小的侍郎怕什么,有阿姐在,就是京兆府也不放在眼内,谁让阿姐现在最受宠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人和护卫听到,连忙冲到街上排成一排,把骑马经过的杜如晦拦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冲出一群人拦路,吓了杜如晦一跳,好不容易勒住马,皱着眉说说:“你们拦着本官去路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眼看就要宵禁了,杜如晦也有些急,刚刚上任可不能犯禁,要不然太子的人又得弹劾。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一听,心里更暴燥,大声吼道:“骑马过尹府,分明不把尹府放在眼内,把他拉下来打,有事本公子全扛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些下人一听,二话不说把杜如晦拉下来就打,长安城谁不知皇上最宠幸的人就是尹德妃,没主人撑腰尹府的下人都气焰嚣张,现在尹士驹亲自发话,下手更不留情,把杜如晦硬拉下马后,四五个围着他拳打脚踢,没一会就打得杜如晦惨叫连连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福至,看看我的衣裳有没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头发没乱吧,福至,铜镜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时辰,秦王府的人应该上值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辰时一刻,陆庭就赶到秦王府门前,今天是报到的日子,可不能迟到,临下车前还整理了一下仪容仪表。

        漫漫人生路,自己终于踏出正式奋斗的第一步,进了秦王府,以后抱金大脚就方便了,要想办法先把记名弟子转正,把金大腿抱得再紧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用说,要想引起重视,最好的办法就替李二排忧解难,到时有从龙之功和师徒关系,想不荣华富贵都难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下了马车,径直向大门走去,李二应该是有交待,核实身份后,很快有人把陆庭从侧门领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王府相当于李二设在宫外的办公地点,地方很大,不过装修只能算一般,谈不上奢华,让陆庭惊讶地是,偌大的秦王府并没有多少人,快到大堂了,熟悉的脸孔一张也没看到,看到的不是护卫就是婢女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对啊,朝廷是放冬至假了,可太子府和秦王府不是斗得正火热吗,秦王府可以说是李二的大本营,现在不是应该商量怎么应对太子府的进攻吗,解决了杜如晦留长安的问题,可房玄龄、程咬金这些人的问题还没解决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公子,这位是薛元敬薛参军,有什么事问他吧。”带路的亲兵对陆庭行了一个礼,很快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庭见过薛参军,王爷让我今日来报到,不知王爷在吗?”陆庭一边行揖礼,一边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说过不能打着他旗号办事,当日薛元敬不在场,陆庭也不好称李二是自己的老师,只是堂堂一个秦王府,怎么是薛元敬在主事?房玄龄、长孙无忌、杜如晦、秦琼他们呢?

        薛元敬虽说是秦王府十八学士之一,可他的职位只是一个天策府参军,怎么也轮不到他掌管秦王府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是陆庭,不错,一表人才”薛元敬打量子陆庭一眼,然后脸色沉重地说:“王爷进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今日是薛参军上值吗,不知王爷安排我做些什么?”陆庭一脸期待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只说来秦王府报道,具体做什么没说,这是自己的第一份工作,现在心情又是期待又是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说完,屏住呼吸、竖起耳朵,就等薛元敬公布答案,没想到薛元敬双手一摊,有些无奈地说:“秦王府人事安排,现在是房书记打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房书记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薛元敬有些惊讶地看了陆庭一眼,疑惑地说:“看来你还不知发生什么事,也对,听说你搬出程府,不知道也属正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陆庭忍不住追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薛元敬面带愤怒地说:“昨晚杜克明骑马经过尹府时,被尹府的下人拉下马殴打,武候送回家时还是昏迷的,全身都是伤,连手指都打断了,简直就是目无王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顿了一下,薛元敬继续说:“发生这样的事,京兆府还不敢拿人,王爷也不好直接拿人,进宫找皇上主持公道,长孙县公、房书记、程将军他们一早去杜家探伤去了,不过房书记走之前有交侍,快过年了,暂时不安排了,让你好好过完年,正月初四再到这里报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尹阿鼠是尹德妃的父亲,尹德妃深得李渊宠信,掌管后宫,都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尹家在尹德妃的庇佑下,在长安横行霸道早就不是新闻,欺负普通老百姓也就算了,杜如晦可是新晋户部侍郎,还是李二的心腹,说打就打,加手指都打断,可见下手不轻,秦王府一系同仇敌忾,一个个都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    难怪进来那么久,连一张熟脸都没看到,原来是杜如晦出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在程府时,听大长锦几个人说过,金毛鼠中老大尹士驹最嚣张,他是尹德妃的亲弟弟,而尹德妃一向很疼他,在尹德妃的庇护下,长安城没几个敢管,尹士驹的父亲尹阿鼠也父凭女贵,在长安横行霸道,就连尹府的下人也气焰嚣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杜侍郎受了伤,我也去看望一下,薛参军,告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快过年,很多工作都安排好,过完年再安排也很合理,唐朝官员的元日放假七天,从元日前三天放到元日后三天,初四报到也就跟朝廷的假日同步,留在这里也没用,自己跟杜荷关系不错,能成为李二的记名弟子,多亏杜如晦帮了一把,于情于理都要看望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薛元敬点点头说:“去看看也好,我派人送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薛参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陆庭问清杜家的位置,再次坐上马车,让福至往前赶上开化坊的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,王爷给公子安排什么职务?几品官?”福至一边赶马车,一边急不及待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一脸郁闷地说:“过完年再安排,唉,最近不知犯哪门子邪,诸事不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昨晚长孙冲他们请客去极乐楼,本以为能好好轻松一把,姑娘的小手还没摸,花魁的脸还没见就被人扫地出门,今日来报到,想混个脸熟,没想到又扑了一个空,真是邪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