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91 大长锦VS金毛鼠

091 大长锦VS金毛鼠

        陆庭跟在长孙冲后面,走出包厢一看,只见四个衣饰华贵的少年郎站在过道上,冷眼看着这里,站在最前面是一个尖嘴猴腮、目光凌厉的少年,跟在后面三个少年也各有特色,最左边是一个胖子,他不是候明远那个全身有肉的胖,而是挺着大肚子的胖,不说话也看到他有二层下巴;中间那个少年剑眉星目,是一个翩翩少年郎,可是眼神有点阴狠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的少年郎最特别,目测身高近一米八,身材高大,四肢均称有力,一看就是一个练武的架子,可他双手抱在胸前,头抬得高高的,根本不拿正眼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婉娘,没听到本公子说什么吗,怎么,本公子的话不好使了?”尖嘴猴腮的少年明显不耐烦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尹公子,这是为难奴家了”婉娘面露难色地说:“长孙公子他们点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长孙冲走出来,打量了金毛鼠游侠队的四个人一眼,冷冷地的说:“还以为谁家的狗没拴好,原来是你们这四个田舍奴,欺负一下弱女子,尹士驹,你就剩下点能耐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尹士驹冷哼一声:“你们这四个缩头龟,终于舍得出来了,本公子可是长安城赫赫有名游侠,岂会欺负一个小老鸨,告诉你,欺负的就是你,话撂在这里,在我在,你们大长锦几个田舍奴别想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极乐楼是长安贵公子最喜欢去的地方,尹士驹也不例外,今晚金毛鼠游侠队全员出动,刚坐下不久,酒还没温好,有手下前来报告,说长孙冲他们到了,金毛鼠的几个人当场就暴起,马上去找长孙冲他们麻烦,来到时婉娘正在让陆庭选人,马上开口拦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天约好干架,都过了一个时候还没看到人,尹士驹几个在冰天雪地下快冷成狗了,长孙冲才派人用响箭送信说不来,气得四人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要事来不了,还能理解,可四人跑到程府听故事忘了时辰,尹士驹派人打听到这个消息,气得鼻子歪了,一早放话,绝不放过大长锦那四个人,没想到在极乐楼遇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杜荷冷笑地说:“尹士驹,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,你要在极乐楼闹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青楼妓院是一门一本万利的买卖,能在平康坊开青楼妓院的,没一个是善茬,极乐楼更不用说,有宫里的背景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容俊俏、目光阴狠的宇文鹰走上前,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杜荷,我大哥只是看中这些姑娘,谁说我们闹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候明远反驳道:“怎么,一提极乐楼就怕了?怕事就快点滚,小心挨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胖得快成一个球的张朗冷哼一声,也不和候明远争,直接指着婉娘和那十多个美女,蛮横地说:“你们全部过秋月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婉娘有些为难地说:“张公子,这些姑娘是长孙公子他们先要的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挑了没有?老实说。”张朗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尚...尚未挑选。”婉娘吓了一跳,有些胆怯地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啪”一声,站在前面的尹士驹突然伸手一扇,当场给婉娘一个响亮的耳光,大声骂道:“好胆,看不起本公子是不?我们明明比他们先到,凭什么他们比我们先挑?狗眼看人低的贱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相好被打,还是当着自己的面,程处默当场不高兴了,马上把婉娘护在身后,推了一下尹士驹:“说归说,动手打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都说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,尹士驹早就想发作了,被程处默一推,趁势跌倒在地,大声喊道:“好啊,你们仗着人多欺负打人,兄弟们,动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毛鼠的队员早就作好了准备,尹士驹的话音一落,一直没说话的薛阳动作最快,只见他猛地向前一前,一个飞膝顶程处默的肚子上,程处默刚才只顾安抚婉娘,没有提防,痛得一双眼睛瞪得牛眼那么大,露出痛苦的神色,嘴巴张得老大,硬是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薛阳还没停下动作,抓住着程处默的手猛地一拉,肩膀一沉,一个漂亮的过肩摔“啪”的一声,很干脆把牛高大马的程处默放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没说话,薛阳一直在等候机会出手,对面最难对付就是程家兄弟,对付一个程处亮很轻松,要是两兄弟一起上就吃不消,尹士驹一说动手,马上解决程处默,这样打起来也不吃亏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还想把陆庭也放倒,可陆庭一直站在最后面,离得太远,只好放弃。

        看陆庭那小身板,估计战斗力也好不了哪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敢打我大哥,薛阳,我跟你拼了。”程处亮看到大哥被偷袭倒地,眼都红了,嚎叫着冲过去跟薛阳扭打成一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庭兄弟,你站在一旁看着就行,这是大长锦和金毛鼠之间的决斗,外人不要插手。”候明远拉住跃跃欲试的陆庭,很快找到自己的老对手张朗,大吼一声看我九阴白骨爪,一出手就往下三路进攻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人,最不缺的就是热血,长孙冲和杜荷也不甘落后,冲上去跟宇文鹰和尹士驹扭打成一团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冲动了,这就干上了?陆庭一脸纠结地站在旁边,也不知该不该动手,动手好像破坏了他们的规则,打伤金毛鼠任何一个自己也担不起,再说就是群毛孩子打架,自己掺和干什么?可不出手又显得自己不够仗义。

        好纠结,不过看到双方的护卫一脸紧张地旁观,也没有出手,陆庭也就安心看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打,别打了,程公子,尹公子,有事好商量,出了事奴家可担不起呀”婉娘在一旁,想劝又不敢拉,急得快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程处默是替自己出头才出手,就是他出手引起斗殴,追究起来,那些贵公子没事,有事的肯定是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哟,你们看,大长锦和金毛鼠又干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说上次在金光门那架没打成,改到极乐楼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金光门?不是春明门吗?哦,对,春明门那场是一个月之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啧啧,还是薛阳的基本功扎实,这么多人就他最能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两队游侠加把劲,谁赢了本公子请他喝酒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年郎最喜欢热闹,来极乐楼的大多都认识,毕竟长安城就那么大,不少人纷纷起哄,还有人一边喝乐一边叫好,好像在看免费的摔跤比赛一样,那些老鸨、龟公和护卫最纠结,想管又不敢管,谁不知打架的那几个是长安城有名的豪门贵公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二伙人是在上层打,人不多,要是在下面打,现在不知乱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两伙人的势式,好像不分出一个胜负不肯罢休一样,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酒坛子隔壁的包厢里丢出来,落在长孙冲和尹士驹脚边,“砰”的一声碎开,一时酒水和碎边飞溅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块碎声从尹士驹的眼前飞过,吓得尹士驹一跳,连忙松开长孙冲,后退二步,一脸恶狠狠地说:“谁扔的酒坛子,给本公子出来。”160346146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