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90 冤家路窄

090 冤家路窄

        外面寒冷、凄清,一进极乐楼,好像进入另一个世界,先是感到眼前一亮,接着一股带着浓浓香气的热浪扑面而来,放眼看去是一个大约四五百平方的大堂,大堂装饰得金碧辉煌、美轮美奂,四周挂满了各式精美的花灯,花灯把大堂照得光如白昼,站在这里好像感觉不出光阴的流逝,因为分不清白天黑夜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堂分为上下二层,上层设有包厢,下层铺了桌凳,包厢的正对面还搭了一个小舞台,样子有点像后世的礼堂,淡黄的灯光照在装饰华丽的大堂时,好像给大堂披上一件梦幻的外衣,都说月下看花灯下看美人,在这种环境下,感觉身边的姑娘也变漂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人,全是人,放眼看去,桌子旁、过道上、栏杆边都是人,大堂里摆了几十张桌子,差不多坐满人了,很多衣冠楚楚的少年郎不是跟朋友推杯换盏,就是身边的陪酒的美女低吟浅尝,不时还听到欢笑声和女子的娇嗔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庭兄弟,走,我们去上面的包厢,一会有更精彩的。”看到陆庭好像看呆了一样,候明远嘿嘿一笑,拉着陆庭往楼梯处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多人第一次来极乐楼的人都会被里面的热闹震惊,在候明远眼中,陆庭这种表现太正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回过神,呵呵一笑,走快二步跟上候明远。

        前世自己可是到过秀场选妃的人,那场面比现在还劲爆,只是有些惊讶而己,哪能被吓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候明远看到陆庭跟上,主动凑过来,意味深长地说:“陆庭兄弟,今晚你有眼福,刚刚打听了,墨汐姑娘会出场表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墨汐姑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极乐楼的新晋花魁,号称平康坊第一美人,色艺双绝,尤其精通古琴,那琴声可是一绝”说到这里,候明远压低声音说:“墨汐姑娘是清倌人,还没有开面,啧啧,要是能挂她的席,做梦也能笑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开面是青楼的行话,也就是还没经历人事的处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有些不以为然地说:“一个青楼女子,以候公子的身份地位,要拿下还不是轻而易举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不一样”候明远解释道:“墨汐姑娘跟别的姑娘不同,从不接客,平日多是摆个茶围,大厅演奏也得看她心情,没想到今晚运气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那我也跟着候公子沾光了。”陆庭乐呵呵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表面附和候明远,心里有些不以为然,什么红牌、清倌人、花魁,都是青楼抬价的伎俩,为的就是让客人掏钱,像傲娇、妩媚、贴心这些多是人设,让客人身心愉快地掏钱,掏完钱以后还乐意做回头客。

        都是套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放间,婉娘带领众人坐在二层正对舞台一个装饰豪华、设有暧炉的包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几位公子安坐,先用一些酒水点心,奴家这就去安排。”婉娘热情招呼众人坐下,又让婢女送上酒水点心,这才去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坐下后第一件事,就是脱下厚厚的狼皮外套交给一旁的婢女放好,包厢内温暧如春,穿得这么多,额上都见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除下外套后,挤眉弄眼地对陆庭说:“陆庭兄弟,感觉怎么样?这里是好地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好地方,让长孙公子破费了。”陆庭连忙谢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平康坊顶级的青楼,不用说也是一个销金窟,像二层这种豪华包厢,花费更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就是喝个花酒,用不了几个钱,陆庭兄弟一会看中哪位只管挂席,开销我们大长锦游侠队包了。”长孙冲一脸豪气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有些意外地说:“长孙公子,你们...不挂席?”

        喝花酒相于后世的酒吧,找个坐台的小妹陪吃陪喝陪玩,挂席就是最后一项包房过夜,听长孙冲的意思,他们好像不打算挂席。

        带着枪上战场,一弹不发,有意思吗,直接找一个酒楼吃一点就算了,也不用来这种地方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能”长孙冲摇摇头,一脸遗憾地说:“要冠礼后,不然阿耶会打断我的腿。“

        陆庭还没想好怎么答,长孙冲很快一脸兴奋地说:“再过二年,说不定再一年,我就可以加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也是”程处亮一脸期望地说:“现在就是来凑个热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冠礼也叫加冠或成丁礼,算是古代男子成年的标志,周朝时要二十二岁才能加冠,后世因时因地而有变化,唐朝大多在十五岁至二十岁举行,长孙冲他们的年龄都在十三岁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陆庭郁闷的地方,自己被一群孩子请到青楼开眼界,感觉怪怪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小就来喝花酒,好像来的次数还不少,都快成老司机了,不知是大唐风化开放,还是长孙无忌、程咬金他们的心大,不过唐朝人明显早熟,像长孙冲、程处默他们,可能是营养太好,一眼看去就跟后世二十岁的少年差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在十六岁就娶了年仅十三岁的长孙氏,在后世很难想像,算起来,长孙冲他们快十四了,喝花酒也不是很难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喝花酒,不能挂席,相当于“放”而不“任”,跟在身后的护卫不仅仅是保护安全,也起到的监督的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怎样说,长孙冲他们把自己带到这里,很讲义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舞台没人开始表演,婉娘还没带人来,气氛稍稍有点闷,陆庭想起一件好笑的事,随口问道:“长孙公子,要是不小心在这里遇上令尊,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前世读书时听舍友说过一件糗事,放假时在家,听说有一家会所妹子很不错,一时心痒痒的,跟老妈说同学聚会,一个人偷偷去体验,没想到结帐时碰上说加班的老爸,父子二人见面有些尴尬,都打哈哈说来这里做个足底按摩,结果收银的小姑娘说了一句【两位都是538】.....回去后父子尴尬了几天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大唐,要是儿子碰上老子喝花酒,不知会怎样?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闻言摇摇头说:“碰上的机会很小,不巧碰上,换一家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杜荷看到陆庭有些不解,主动解释说:“陆庭兄弟刚来,很多事都不知道,我来解释一下,平康坊青楼妓院二百多间,像我们去得最多的,来来回回就是那么几间,简单说吧,能参加朝会官员和勋贵,多是去春风院;五品以下的官员,去得最多是万花院,那些巨商富贾喜欢在无忧阁玩乐,而极乐楼则是我们这些官宦子弟捧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这才恍然大悟,没想到在平康坊也有所谓的圈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难怪进极乐楼后,看到多是少年郎,大部分都是三十以下,很少看到有年纪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姑娘们来了。”这时婉娘带着十多个年轻貌美、婀娜多姿的少女来到,在包厢的过道站成一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少女都有中上之姿,每一个都精心打扮,在灯下显得青春靓丽,有的可爱,有的妩媚,有的害羞,有的胆子很大,频频暗送秋波,还有二名穿着异域服饰的胡姬,可以说男人喜欢的类型,这里差不多都有了,明显是婉娘精心挑选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大方地说:“陆庭兄弟,看中哪个就点哪个,不用为难,喜欢就全部留下都行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处默、候明远他们也在一旁充当起狗头军师,指着那些少女说这个好、那个温柔,谁谁喝酒很厉害,弄得陆庭都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自己不点,长孙冲他们也不点,正当陆庭准备随意点一个时,突然响起一个阴声怪气的声音:“婉娘,这些姑娘本公子都要了,让她们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会吧,谁这么嚣张?连长孙冲他们的人也敢抢,这声音有点熟悉,好像在哪里听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还没问,候明远一下子站起来,咬咬牙:“冤家路窄,是尹士驹那个田舍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仅候明远,长孙冲、程处亮和杜荷也一起站起来,程处亮还一脸兴奋地握起了拳头。160343317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