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89 少年行(求收藏推荐)

089 少年行(求收藏推荐)

        陆庭连忙说:“两位客气,住了这么多天也叨扰了就是搬也离得也远,多点走动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杜荷打量一下四周,点点头说:“搬出来也好,以后不用做什么都让人盯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住哪都好,多做一些好吃的就行。”候明远马上补充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双手一摊,有些无奈地说:“几位,真是抱歉,刚刚搬到这里,什么也没有,怕是招待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铁锅是程府的工匠打造,陆庭走时不好带走,刚搬到这里,柴米油盐都没准备,就是想做也做不成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哈哈一笑,拍拍陆庭的肩膀说:“知道你这不方便生火,刚才我们商量了,为了庆祝你乔迁之喜,请你去是长安最好的地方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,这不好意思吧,也就是租个小宅子,不算什么乔迁,再说就是请,也是我请才对。”陆庭有些不好意思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处亮一脸憨厚地说:“陆庭兄弟,你就别客气了,这些天你又是给我们讲故事又是做好吃的,早就想请你好好吃一顿,可阿耶说你是王爷的客人,不能随意出入,这才等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我们大长锦游侠队可是很讲义气的,长安算是我们的地盘,说什么也要尽一下地主之谊。”杜荷拍着心口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候明远不紧不慢地说:“论钱,你有我们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本来还想坚持一下,一听到候明远那句话马上耸了,苦笑地说:“没有,那我先谢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半年的租金七十二贯,再买一些衣被之类,又花了三十多贯,柴米油盐还没买呢,刚才清点一下,还有二百八十多贯,这是自己的全部身家,长安城的物价比苏州还要贵,钱只出不进,还真得省着一点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豪门贵公子,张嘴就说去最好的地方,见识程府的排场,一顿下来不知要多少钱,陆庭也就不再坚持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大手一挥,大声说:“那还等什么,出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把福至留在家里看家,自己骑上马跟长孙冲他们一行几十人,浩浩荡荡地出发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半个时辰天就要黑,黄昏时风雪交加,陆庭骑在马背上被风一吹,冷得缩了一下脑袋,看看前面长孙冲他们大长锦游侠队清一色白马并排走着,问一旁的程处默:“处默兄,这么冷的天,放着马车不坐骑马,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游侠不都是单枪匹马的吗,坐在马车里,谁能看到,看,他们多拉风。”程处默有些羡慕地指着并排在街道四人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好奇地问:“处默兄为什么不加入大长锦游侠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耶不让,说俺是老大,要多陪陪娘。”程处默有些郁闷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安慰地拍了拍程处默,继续向前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的妻子程孙氏陆庭曾远远见过一次,还是隔着珠帘,那是跟着程处默向她问好,人没看到,说话时声音不大,说几个字停顿一下,好像有气无力的样子,据说是生程处弼时大出血,费了九年二虎之力才救回,命虽说救回来了,可身体也垮了,幸好程府条件好,还能请到御医诊断,这才活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怕是熬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这里?不是去吃饭吗?”跟长孙冲他们走了一段路,陆庭惊讶地发现自己来到了平康坊。

        入了冬后,天寒地冻,长安城相对往日冷清了很多,有一个地方却相反,一天比一天热闹,这个地方就是平康坊,随着年关将近,国子学、各类书院放假,朝廷的大小官员也有七日的冬至假期,现在的平康坊可以说白天车水马龙,晚上夜夜笙歌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唐的风气开放,文人雅士喝花酒是时尚,官员去喝花酒也是风雅,平康坊成了长安最繁华之地,朝廷也乐意看到这里兴旺,平康坊有三分之一青楼妓院是教坊司名下的产业,赚到的钱没入国库,就算不是教坊司的物业,也要交很重的赋税,平康坊每年上缴的赋税都是一个天文数字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处默对陆庭眨眨眼,有些意味深长地说:“长安还有比这更好的地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哈哈一笑:“陆庭兄弟来长安这么久,连平康坊都没去过,这哪像话,今日一定要让你玩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到了,就是这里。”长孙冲突勒住了马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抬头一看,只见门楼的匾上龙飞凤舞写着三个大字:极乐楼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郎最喜欢热闹,在程府时陆庭听长孙冲他们说过,平康坊大大小小的青楼妓院有二百多间,公认是行业翘楚的有四间,分别是极乐楼、无忧阁、春风院和万花院,据说这四间青楼妓院的女子无论姿色、谈吐和才艺都是上上之选,当然,开销也高,别说喝花酒、挂席留宿,就是打个茶围也要一贯起,茶水点心另计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说过,他有一次请朋友到极乐楼,吃喝玩乐了一晚,花费了上千贯之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哟,这不是长孙公子吗,有些日子没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候公子,小兰儿这几天念叨着没见人,还以为你把她给忘了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程二公子,新到几个很不错的胡姬,小的保证你能挑到满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刚停下,几个老鸨和龟公马上围上来,好像比自家人还要热情,一看就是这几个家伙没少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一位俊俏的少年郎”一位徐娘半老、风韵犹存的老鸨拖着程处默的手,整个人快贴在程处默身上,有些撒娇地说:“程公子,这位公子好面生哦,也不给奴家介绍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处默对那名老鸨好像很喜欢,一手搂着她的腰,笑呵呵地说:“苏州来的陆公子,这次到这里,就是为了替他庆贺,婉娘,一会可要给他找个好的点姑娘,要是招待不周,我们可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极乐楼什么都不多,就是姑娘最多,放心,保证陆公子玩得开心。”老鸨说完,很快笑脸如花地说:“看到几位公子,奴家一时太高兴,都忘了请几位贵客进去了,这么大的风雪,五位公子,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陆庭一行老鸨和几个揽客的女子簇拥着进了极乐楼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长孙冲、程处亮这些豪门贵公子像老司机一样,很熟练地拥着一名青楼女子往里走,陆庭突然想起李白写的一首名叫《少年行》的诗:五陵年少金市东,银鞍白马度春风。落花踏尽游何处,笑入胡姬酒肆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诗中说的五陵年少,不就是像长孙冲这些豪门贵公子吗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用手肘轻轻碰了一下杜荷,忍不住小声问道:“杜公子,处默兄跟那个...婉娘关系很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都要进去了,程处默还搂着那个婉娘的腰,不时还毛手毛脚,感觉有些怪怪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多年轻漂亮的姑娘,他一来就搂着婉娘不放,以他的身份,不用跟这些老鸨客套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杜荷耸耸肩,双手一摊,有些无奈地说:“说来也怪了,极乐楼的姑娘那么多,光是红牌都有十八个,可他就是相中这个婉娘,还说像婉娘这种才够味道,各花入各眼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杜荷扭头打量了一下陆庭,有些疑惑地说:“陆庭兄弟,你不会也相中那个婉娘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,没,没,就是好奇问一下。”陆庭连连否认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婉娘都快四十了,要不也沦落到做招客的老鸨,虽说她很精心打扮,可岁月不饶人,眼角有了鱼尾纹,笑的厉害的时候,脸上的水粉刷刷掉,也就是程处默喜欢这种,也不知是不是程孙氏顾着持家,对他关爱少了,缺乏母爱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历史没变,李二把女儿嫁给程处亮,没招程处默做驸马,不知是不是因为他审美观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程魔王家,异人多啊。160337359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