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84 程处弼扬威

084 程处弼扬威

        “程伯父觉得晚辈要什么奖赏好呢?”陆庭反问程咬金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多人觉得程咬金是一个莽夫、粗人,陆庭知道程咬金是粗中有细、面憨心精,别的不说,打了那么多硬仗,还立了那么多军功,现在还能活得生蹦乱跳,智商能差吗?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呵呵一笑,摇摇头说:“每个人的选择都不同,老夫又不是你,哪知你脑瓜子里想要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假如是程伯父选择,不知程伯父选择什么呢?”陆庭追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打量了陆庭一眼,挥挥手说:“你这臭小子早就拿了主意,还想消遣老夫,懒得理你,滚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跟随李二前,程咬金在社会上打滚多年,早就练就一双慧眼,一看就知陆庭心里有了主意,可他反问自己要选什么,懒得跟他磨牙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做记帐的少年郎,敢在流放的王珪身上打主意,瞒过所有,打着游学的幌子跑到长安来报信,这一份超越常人的心智,肯定早就打好了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看到程咬金脸色有些涨红,知道他酒意上来了,也不好打扰,问候完笑着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打开书房的门时,一股冷风扑面而来,冷得陆庭缩了缩脖子,不过陆庭没有在意,冥冥中感到命运也给自己打开了一扇门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陆庭就被一阵练武声惊醒,听声音是程咬金带着儿子在练武,心里有些好奇,平时看过程处亮两兄练武,没见过他们父子一起练,连忙洗漱完到后园的小型校场看,一到校场,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:只见程咬金在风雪中赤着上身、手里执着两个木制的大板爷,正在嚣张地吼叫着,程处默和程处亮一人拿着一把裹了枪尖的长枪去进攻,父子三你来我往,打得好不热闹,就是三岁多一点的程处弼,也打着一把小木刀在打一个木桩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汗水被身体的热量化为蒸汔,远远看去,四人都像被雾汔包围一样,显得很壮观。

        成功果然没有侥幸,程咬金贵为国公,昨晚还喝了那么多,一大早能起床练武,程处亮、程处默是国公府的贵公子,也没有特权,早早起床打熬身体,就连三岁的程处弼也没例外,这份毅力让人动容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想起青石驿的大长锦游侠队,他们同样是名门贵公子,可他们非常自律,没有因自己出身优渥就放弃努力,从他们身上可以看到大唐的朝气活力和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家兄弟很卖力,跟身经百战的程咬金相差得还是很远,没一会就让程咬金用板板拍倒在地,根本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陆庭兄弟”程处亮看到陆庭来了,眼前一亮,连忙招手道:“来得正好,快,帮忙把阿耶放倒,我们二人都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对,对”程处默看到陆庭到了也很高兴,一脸兴奋地说:“陆庭兄弟,搭把手,我跟二弟缠着阿耶,你在后面打机会捅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尼妹,叫自己在背后捅一个国公,还真是亲儿子啊,陆庭连忙摇头说:“不了,舞刀弄枪这些我真不会,看看热闹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把大板爷一偏,一下就把儿子拍倒在地,亲儿子出手也这么猛,要是自己上场,一板斧把自己智商拍到二三岁怎么办,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大的个头,像个小娘子一样,没点男子气概,一看就是一个银蜡枪头,中看不中用。”程咬金得意洋洋地说完,对陆庭招招手说:“陆贤侄,来,只能你能挡得住老夫三斧,今晚给你加二个枕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闻言连连摆手:“不了,不了,没练过,作程伯父的对手那是辱没程伯父,晚辈还是在一旁加油助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坑自己吗,听说三板斧是程咬金的成名绝技,很多名将都败在他三板斧之下,让自己去挡?

        生命那么美好,自己可不上他的当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加枕头,陆庭明白什么意思,贵门大族都眷养了很多婢女,这些婢女除了要做杂务,有时还需要客人陪寝,程府也不例外,通常一个人一个枕头,加枕头是隐瞒的说法,加一个枕头就是一个婢女陪寝,加二个枕头,就是二个婢女陪寝,程咬金的妻子长期卧病在床,也没纳妾,估计都是找那些婢女解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代的风气就是这样,陆庭也没觉得他做错,只是程魔王的审美眼光有些不敢苟同,清一色粗壮、大手大脚的婢女,清一色的大臀部,看着像食肉恐龙,程管家多次暗次给陆庭加枕头,都婉拒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哈哈一笑,把手里的木板斧一扔,摇摇头说:“这是太弱了,没点意思,算了,今天就练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肥狗,看俺打狗棒法。”程处弼突然举着小木刀冲过来,一下子把刀尖捅在程咬金的菊门处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只顾着说话,听到小儿子冲过来的声音,也不以为意,三岁小孩子能有多少力气,没想到一下子击中要害。

        粗犷脸上的笑容瞬间凝结,原来有些红润的脸变成紫红色,一眼睛睛瞪得老大,眼珠子好像掉下来一样,样子一下子变得狰狞起来,突然间,程咬王发出“啊”的一声嚎叫,痛得他双手捂着腚蹦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看到,楞了一下,用力咬着嘴辰,忍了很久才没笑出来,四周的护卫、婢女一个个也低着头,两只肩膀一耸耸的,他们跟陆庭一样,想笑不敢笑,忍得很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耶中刀了,阿耶中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三,干得好,阿耶老说我们连他衣角都碰不到,一刀即中,哈哈哈,老二快看,阿耶像兔子一样跳。”程处默和程处亮没有这种自觉,看到程咬金中招,当场一边说一边捂着肚子哈哈大笑,好像大仇得报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处弼举着手中的小木刀,一脸骄傲地说:“陆庭哥哥教的打狗棍法真厉害,这招叫戳狗阴,咦,刚才好像位置不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的笑容瞬间消息,心里涌起一股寒气,趁程魔王还没回过神,连忙说:“难得程伯父不用上值,得炒几个好菜跟程伯父喝几杯,福至,快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热闹看出祸了,三十六计,走为上计。

        刚走出后院的大门,就听到程处亮和程处默好像杀猪似的嚎叫起来,吓得陆庭走路都踉跄了一下,跑得更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该,都捅了马蜂窝,不跑还在笑,还笑得满地打滚,不抽你们抽谁?

        幸好,跑到厨房后,一直没人追来,陆庭拿着锅铲的手可是抖了好一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大铁锅后,程咬金一下子就喜欢用锅的做的菜,说以前的菜不够滋味,陆庭决定亲自出手,给他做几个好菜,算是赔罪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地良心,自己只是说故事,真没教程处弼去阴自家老子,他那一声“大肥狗”也是他自由发挥,也不知程魔王会不会找自己算帐,做几个菜,希望程魔王吃高兴了,忘了这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想做一个松子鱼,突然听到程咬金的声音越来越近:“没事,没事,谢王爷关心,就是练武时不小心拐了一下,不用派御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爷?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心里一个激灵,金大腿李二来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就好,知节,你说那铁锅菜,真的那么好吃?要是不好吃,本王可要罚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二的话音一落,陆庭就看到李二和程咬金在几位护卫的簇拥下进了厨房,程魔王走路一拐一拐的,明显还没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拜见王爷。”陆庭看到李二,连忙放下手里的菜刀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免礼”李二闻了闻空气中的菜香,点点头说:“不错,不错,这菜香是有点特别,看来本王有口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瞪了陆庭一眼,很快堆着笑脸地说:“陆庭这臭小子,听说王爷要来,一定要露一手,咦,今天又有新菜色了,哈哈,看来俺沾了王爷的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