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83 提醒

083 提醒

        宫保鸡丁比游侠鸡还受欢迎,程家四父子都嚷着没吃够,程处亮说娘胃口不好,想端一碟孝敬老娘,长孙冲他们也嚷着还没吃够,陆庭还得埋头苦干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来长安还没抱上金大腿,反而先成程魔王府上的打杂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安城的百姓发现,程府面前停的马车越来越多,很多豪门贵公子一大早就往程府赶,经常等到净街鼓响起才散,以至街面停着一条长长的车龙,有时占了半条街道,平日嚣张的武候只是远远的看一下,装着没看到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换作普通百姓,停这么多马车妨碍交通,武候早就暴力驱赶了,可来的都是豪门贵公子,刚开始时有二个新武候想去劝一下,把马车停好点,没一会程家二兄弟提着木棒和家奴冲出来,把二个武候打得哭爹叫娘,回到武候铺想找铺正出头,结果又挨了二脚。

        抛开那些豪门贵公子的身份不说,长安城谁不怕混世魔王程咬金,犯起楞来别说武候铺,就是京兆府也敢撒野,这事就是弹劾到皇上哪里,也就训几句、罚点俸禄,谁让他军功显赫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来的少年郎跟程处亮差不多大小,他们来程府就是为了听故事和吃好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唐崇尚武风,少年郎心中都有一个游侠梦,那些热血少年郎见面都会“切磋”一下,以前干架时大吼一声“看我灵蛇出动”“看我黑虎掏心”或“看我王家刀法”这类的话就觉得威风凛凛,现在变了,流行“九阴白骨爪”“弹指神通”“蛤蟆功”“九阳神功”这一类,不会说小伙伴还会觉得你土。

        想知这么拉风的武功哪里来,摆个席,请听过的人说啊,要听新故事和吃好吃的,去程府就行,一时间,程府成了最受长安上流少年追捧的地方,除了平日跟秦王亲近的子弟,就是一些中立势力家的少年,也纷纷往程府赶。

        最不爽就是以金毛鼠为首的那伙人,他们是太子的忠实支持者,肯定不能去程府,可又想听故事,只能偷偷找人打听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,也一直想提高自己在长安名门上流的地位,自然是笑面欢迎,唯一不满意的是来的全是小男生,没一个女的,他还偷偷把陆庭拉到一边,问陆庭能不能说些小娘子喜欢的故事,最好是把那些五姓的小娘子都往程家拉,老大和老二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一类,得到陆庭否认后,一度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每天要做的事差不多一样,每天讲三回故事,然后就跟长孙冲、杜荷、程处亮一起玩玩游戏、做做美食,感觉日子过得飞快,不知不觉就到了冬至。

        冬至是一个大节日,在唐朝冬至和过年一样重要、热闹,到了冬至这天,朝野上下放假七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冬至那天,皇帝在太极宫举行大朝会,会见各国使节,然后是隆重的祭天大典,在长安五品和五品以上的官员都要参加,大典结束后就是宴请大臣、使节一起庆贺,老百姓也没闲着,全家老小换上最体面的衣裳,祭祀先人,走亲访友,一家人一起吃团圆饭,非常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前些时间热闹程府,相对冷清了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是朝中重臣,又是李二的心腹,这一天是走不开,参加完一系列的仪式后,还得参加大小宴会,夫人程孙氏卧床在床,打理不了家务,男女主人都缺席,府里只剩三个还没长大的孩子,像长孙他们,不是回去陪父母,就是帮忙拜祭先人,也就显得有些冷清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程处亮三兄弟也习惯了,该吃吃,该喝喝,一点也不在乎,倒是陆庭有些迷茫,到长安小半个月了,什么都没有着落,现在还寄人篱下,也不知李二什么时候才核查完,相信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陆庭躺在床上,以为浑浑噩噩又是一天的时候,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,福至还没睡下,开口问道:“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窗外传来老管家程忠的声音:“陆公子睡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晚了,找自己有事?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开口应道:“程管家,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陆公子没睡,郎君想邀陆公子到书房闲聊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心里一个激灵,很快坐起来应道:“请稍等,容我先更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书房在古人心中的地位很重要,相当于主人的私密空间,只有很重要的事或会见很重要的人才会选择书房,刚才敲响了亥时三刻的锣,算深夜了,程咬金这个时候要见自己,肯定有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对自己来说,重要的事只有一件,就是与王珪有关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陆庭在书房看到红光满面、浑身散发着酒气的程咬金,看得出他应是刚回府,身上那套官服还没脱下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晚辈见过程伯父,今日是冬至,祝程伯父节日快乐。”陆庭看到程咬金,连忙问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有二分酒意,不过脑子还是很清醒,闻言哈哈一笑:“老夫是个粗人,这些虚礼免了,贤侄,你这么聪明,知道老夫为何找你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猜得没错,王老丈的事有眉目了,程伯父,我猜得可对?”陆庭有些忐忑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珪是太子的人,他什么时候真心归顺李二,史书上没说,陆庭也不清楚,也就是根据自己事先知道的结果赌一把,要是王珪坑自己,那自己就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论预见性,估计大唐没人比得上自己,可要比阴谋诡计,十个自己加起来也不是王珪的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开始是以为捡到便宜,可以顺利抱上金大腿,从程咬金、李二谨慎的态度来看,自己还是太草率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挥挥手说:“果然是精明人,这里没外人,不要拘束,坐下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陆庭坐下后,程咬金面色也变得严肃起来,看了陆庭一眼,开口说道:“不要紧张,老夫这次找你,就是要告诉你这件事已核实,齐晊也联系上,贤侄啊,这次你可是立了一个大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终于核实了,陆庭长长松了一口气,有些如释重负地说:“核实就好,核实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二虽说没太子得宠,但是手里的能量比太子还要大,自己还奇怪一件事调查这么久还没好,原来不知不觉都跟齐晊联系上了,这个混世魔王口风倒是很紧,自己旁敲左击了几次,硬是一点口风也没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老夫是个粗人,转弯抹角那套就免了,开门见山吧,秦王让老夫问你,想要什么奖赏?”程咬金笑呵呵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带来的情报是真的,王爷不仅得到一个得力助手,还悄无声息在太子府打下一个钉子,正所谓知己知彼,有了齐晊这个内应,秦王府以后做事更加从容,说不定在关键时刻起到扭转乾坤的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接触,齐晊的地位比自己猜想的还要高,李二知道后,马上想到奖励陆庭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眼前一亮,有些惊讶地说:“程伯父,我还能自己挑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个臭小子”程咬金没好气地说:“王爷对有功之人一向大方,但你也不要求过份,这不是市集,可以漫天开价落地还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是苏州来的,还是一个白身,在官场上没什么经验,要是狮子张大口惹人厌,浪费的不仅是一个机会,还有可能惹来杀身之祸,相处这么久,特别是陆庭跟自己三个儿子关系都好,程咬金有心提点一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提的要求太过份,王爷满足不了,而陆庭又知道那么重要的机密,怎么处置还真不好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