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82 宫保鸡丁

082 宫保鸡丁

        寒冬腊月,北风凛洌、大雪纷飞,长安城在大雪的覆盖下,街上只有零星的行人和马车,就是平日飞扬跋扈的武候也低头高傲的头、缩着脖子走路,外面成了孤清寒冷的世界,然而,程府的厨房内却人头济涌,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处默、程处亮、程处弼、长孙冲、杜荷、候明远等十多人,连同程府的厨子、厨娘、帮工杂役,一脸好奇地看着陆庭在炒菜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是炒,陆庭让程府的铁匠打造了一口奇怪的铁锅,还让泥瓦匠在厨房里砌了一个奇怪的灶,那灶刚好把锅架住,灶里添满了柴火,拿执锅铲的陆庭正在上下翻炒着锅里的菜,铁制的锅铲和锅每次碰撞,都会发出特别的声音,好像某种特别的音符,把长孙冲、程处亮等人的心都给勾引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更勾引人的是菜香,随着菜在锅里翻滚,整个厨房都散发着一股浓郁的、诱人的香味。

        锅里炒的是小鸡块,陆庭切得很小,用他的话来说叫鸡丁,这道菜就叫宫保鸡丁,鸡在场人没少吃,这是除了羊之外吃得最多的肉类,平时众人吃的不是炖就是烧,没吃过像陆庭这样放在一个奇怪的锅里炒,都是鸡肉,但用这锅炒的,好像香味中多了一些不同的东西,说不出是什么,可香味就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看到火候差不多了,加入预先炸好花生米、大葱、胡椒、酱等材料,这一下空气中的香味更浓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没有辣椒,也没有鸡精,陆庭只好用胡椒代替,好在程府什么材料都备有一点,就是外面贵得像黄金的胡椒也有近一石的存货,程咬金打了那么多仗,缴获和封赏极多,身家不是一般的丰厚。

        像长孙冲这种豪门贵公子都忍不住在咽了一下口水,更别说候明远和程处弼这两个小吃货,口水哗哗流,都用袖子擦口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把花生米、大葱和调料都炒均匀,差不多要起锅了,陆庭随口说:“谁来尝一下咸淡?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还没来及开口,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:“老夫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声音是...陆庭转过头,只见程咬金一边大步走过来,一边笑呵呵地说:“尝咸淡老夫最擅长,来,来,都让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回来就闻到菜香,还没走到厨房就听到陆庭找人尝咸淡,程咬金饿得厉害,马上报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耶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程伯伯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纷纷行礼,程处弼好像邀功一样,手舞足蹈地说:“阿耶,阿耶,陆庭哥哥在做宫保鸡丁,弼儿也要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臭小子,读书有吃的一半劲头,老夫就不用这样头疼了。”程咬金没好气在程处弼头上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特意把府第设在务本坊,就想多沾一点书卷气,让老程家出一个读书的种子,老大和老二以前没空管教,脑瓜子够灵活,就喜欢舞刀弄枪,没指望了,老三从小比两个哥哥精明,就把希望放在老三身上,这小子倒好,一看书就打瞌眼,一写字就手疼,让他背书就撤娇,机灵劲都用在别的地方,把程咬金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用小碟装了几块,又递过一双筷子:“劳驾程伯父尝一下咸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铁锅要在宋朝才出现,唐朝人没吃过铁锅炒的菜,也不知他们的口味怎么样,先尝一下咸淡也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宫保鸡丁?”程咬金点点头说:“不是宫里传出来的吧,俺没听过呀,名字有点怪,不过这色泽不赖,尝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程咬金拿起筷子挟起一块鸡肉,放到嘴里,嚼了几下,眼睛一下子亮了,可能切得小的缘故,鸡肉很入味,肉质滑脆可口,肉的香味和胡椒、大葱的香味完美地融合在一起,形成一种很特别、层次感很深的口感,一下子就把程咬金征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口感,跟用罐炖和用火烤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耶,味道怎么样,好吃吧?”程处默有些焦急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候明远咽了一下口水:“程伯父,别光顾着吃啊,味道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急啥”程咬金瞪了他们一眼,有些不满地说:“好不好,不要得好好尝吗,急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训完小辈,程咬金摇了摇头,正当陆庭以为他要否定时,没想到程咬金又连吃了两块,摇头晃脑地说:“只吃一块,尝不出味道,老夫多尝几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块、二块、三块、四块,一连吃了四块,好像还没尝出咸淡,程咬金抢过锅铲,亲自动手弄了满满的一碟,嘿嘿一笑:“孩儿们都等着,老夫要好好尝一下,尝一下咸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好吃了,鸡肉滑嫩,花生米爽脆,大葱也好吃,特别是胡椒那种麻辣,在冬天吃起来有种酣畅淋漓的感觉,程咬金都吃得停不了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尝个咸淡,刚才就吃了四块,转眼的功夫小半碟就没了,看样子要一个人吃光锅里的菜一样,有这样尝咸淡的吗,候明远再也忍不住了,左右看了一下,自己拿起一个大碗和勺子,一边装一边大声说:“陆庭兄弟,我也帮你尝个咸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样也行?

        程处亮不笨,马上拿了一个大碗跟着装:“我也来尝一下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来尝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庭兄弟,我也来尝个咸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庭兄弟,我最擅长尝咸淡,我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你们别抢啊,弼儿也要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候明远一动,所有人好像收到某种信号的一样,一个个拿起碗勺就往锅边走,说是尝咸淡,一个个拿大勺子往自己碗里装,那情况好像灾民围着施粥桶的灾民一样,就是陆庭也被挤到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看到,三岁多程处弼没有抢到铲子和勺子,他倒精明,直接拿碗往锅里一舀,一下子就装了半碗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到半柱香的功夫,一大锅宫保鸡丁就被抢个干净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准备做菜的,现在倒好,一个个当饭一样吃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一个人吃了一大碟宫保鸡丁,有些意犹未尽地看着空锅,高兴拍了一下陆庭的肩膀说:“不错,贤侄,这菜真是够滋味,对了,宫保鸡丁,好奇怪的名字,鸡丁俺懂,宫保是啥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宫保鸡丁由清朝山东巡抚、四川总督丁宝桢所创,他对烹饪颇有研究,喜欢吃鸡和花生米,并尤其喜好辣味。他在山东为官时曾命家厨改良鲁菜“酱爆鸡丁”为辣炒,后来在四川总督任上的时候将此菜推广开来,创制了一道将鸡丁、红辣椒、花生米下锅爆炒而成的美味佳肴,因为丁宝桢治蜀十年,为官刚正不阿,多有建树,于光绪十一年死在任上,清廷为了表彰他的功绩,追赠“太子太保”,后人就把这道菜叫宫保鸡丁。

        问题是陆庭不能来由告诉程咬金,解释不清啊,只好含糊地说:“回程伯父的话,晚辈在苏州时,无意中认真一个仙风道骨、武艺高强的游侠,他走南闯北见识广,会很多东西,也教了我很多东西,游侠机和宫保鸡丁都是他教的,一时无聊,就做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武艺高强的游侠?他姓甚名谁,籍贯何处?”程咬金一下了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问了,不肯说,就是认识了几天,突然就不见了”陆庭有些遗憾地说:“不瞒程伯父,这次离开苏州,也有想找他老人家的原因,也不知还能不能再见一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排一个无中生有的高人,就是想查也查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安慰道:“有些高人就是这样,喜欢神出鬼没,有缘分自然会再见,对了,同样是鸡,为什么宫保鸡丁的香味这么浓郁?比用罐炖香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用材料来看,陆庭用的调料不算新,很多时候厨子做菜也用到,可没这种特别的香味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想了想,斟酌地说:“可能是锅气的缘故,火候够,食物和调料得到很好的融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华夏人来说,锅气很重要,到了后世,家家户户都是用锅炒菜,要的就是火候和锅气,事实上,有锅炒的菜明显香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锅气,有吗?”程咬金笑嘻嘻地拍了陆庭一下,大咧咧地说:“刚才吃得快,老夫没尝出来,贤侄就再炒多点,老夫得好好品尝这锅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旁吃完的长孙冲、候明远等人眼前一亮,纷纷附和,程处弼更是拍着手掌说:“陆庭哥哥,做鸡,陆庭哥哥,再做鸡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: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