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78 礼尚往来

078 礼尚往来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醒了,先洗漱吧。”程府后院一间独立小院里,福至给陆庭打了盆温水洗漱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拨了两个婢女伺候,不过陆庭谢绝了,还是福至用得比较趁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睁开眼看窗外,大约早上七点钟的样子,还很早,可惜还没习惯长安的报晓鼓声,一波接着一波,好像没完没了,实在睡不着了,边打呵边抱怨着说:“住在长安也未必是福,一大早想睡个好觉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二还要调查核实,从长安到苏州,就算一路都不歇,来回少说也要四天时间,冬天大雪封路,还要花时间调查,时间可能更长,调查结束之前,自己能做的就是等,大白天也没什么做,除了给那几个满脑子都装着游侠梦的半大小子讲故事、做游侠鸡。

        游侠鸡...还是算了吧,一连吃了几天,自己真有点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”福至左右看了一下,小心翼翼地说:“程国公天还没亮就起床准备,要参加朝会呢,府上的人天还没亮就忙乎起来,听说今天杜如晦要跟的太子府的魏征比赛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有些意外地看了福至一眼,点点头说:“行啊,刚来一天,就打听到这么多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是程魔王府上,不是自己家里,福至适应得挺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杜如晦和魏征争夺户部侍郎,这事昨天喝酒时听长孙冲提过,说秦王府要反击太子府,刚好鸿胪寺的郑元璹献上一个明算神器的,正好利用它阻击太子府把手伸向户部,明算神器应是自己给小俏婢的算盘,林郑氏出自荥阳郑氏,郑元璹姓郑,要是没猜错,小俏婢把它给了林郑氏,林郑氏转手把它给了娘家在朝廷的人,这样才能把利益最大化。

        厉害啊,这才多久的功夫,都献到长安了,还投入秦王府和太子府的争斗中,听长孙冲的意思用一个小算盘把大唐的户部拿下,有一句说得对,同一样东西在不同的环境,就能体现不同的价值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瓶饮料,在外面小店只能卖出二块钱,把它放在高级宾馆里,能卖出三四十元的高价;一根草绳不值钱,扔在地上也没人捡,到了螃蟹贩子的手里,往螃蟹身上一绑,摇身一变身价百倍,算盘在自己手里,最多也就请人做一批慢慢卖,赚点糊口的小钱,可在李二手里,能撬动一个国家的户部。

        福至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:“都是托公子的福,府上的下人都说公子的故事说得好,对小的很和气,请教也乐于指点,昨晚程管家还赏了小的二块糕点吃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记住这是程府,不是陆家,做事不能逾矩。”陆庭叮嘱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的知道,请公子放心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洗漱完,福至收拾好洗漱的东西,小声问道:“程管家说公子的早饭在厨房热着,什么时候醒来再去拿,公子,小的去拿早饭?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外面就有人大声喊:“陆庭兄弟,醒来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嘻嘻,游侠鸡,还不起床,大懒猪,弼儿早就起床了,也不羞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听就知是程处亮和程处弼的声音,陆庭连忙应道:“起床了,起床了,进来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是客,程处亮他们才是主,陆庭一边说,一边到门口欢迎接,还没到门口,只见一群人走了进来,除了程家兄弟,长孙冲、候明远、杜荷,还有好几个自己不认识的孩子,看他们的衣饰打扮,也是豪门贵公子,不少人手里还提着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陆庭有些疑惑,长孙冲主动介绍了一下,除了候明远、杜荷几个熟悉的,剩下几个也是秦王府一系的孩子,像尉迟敬德的儿子尉迟宝琪、张士贵的儿子张宝宇等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孩子喜欢炫耀,杜荷、候明远听完故事心痒痒的,在小伙伴面前炫耀,把听来的故事规添油加醋说一遍,还绘声绘色说游侠鸡有多好吃,那些小伙伴经不起“诱惑”,都跟着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都是一个圈子,彼此之间很熟,跟程家也有交情,说来就来,上门都不用递名帖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把手里的食盒往床上一放,笑嘻嘻地说:“陆庭兄弟,还没用早饭吧,这是长安城最有名的杨记水盆羊肉,今天特地带来让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水盆羊肉?有印象,自己看过一本叫唐朝食货志的杂书,知道是商周时期的“羊臐”演变而来,臐的本义就是羊肉羹。水盆羊肉以羊腩肉为主料,《山家清供》透露了熬煮羊肉汤的秘诀,“羊作脔,置砂锅内,除葱椒外有一秘法,只用搥真杏仁数枚,活水煮之,至骨亦糜烂”,据说味统堪称一绝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这怎么好意思,让长孙兄破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碍事,不碍事,吃了那么多陆庭兄弟做的游侠鸡,算是礼尚往来吧。”长孙冲面带微笑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那是借花敬佛,材料都是处亮兄府上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处亮摆摆手说:“也就是几只不值钱的鸡,不算什么,要是陆庭兄弟喜欢,俺让人备上一百只、不,二百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,别,别”陆庭吓了一跳,连忙说:“鸡的事晚点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处亮是个实在人,他说备二百只,不阻止的话,他还真会弄二百只鸡给自己处理,那不是累死自己?陆庭连忙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兄弟,这是巨胜奴胡饼,长安城最好吃的胡饼,还热着呢,尝尝。”杜荷食盒里拿出一个碟子,笑着放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食盒里置了炭火,一直保持温度,胡饼拿出来时还是热乎乎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兄弟,这是林记肉蒸饼,味道还不错,每天都有人排队买,尝一下合不合胃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西市最有名的锦肉餺飥,鲜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带头,众人陆陆续续把带来的早饭放在桌面上请陆庭吃,没一会就摆了小半桌,有肉汤、胡饼、餺飥、各式点心、小吃等,把陆庭都看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多了,怎么吃得完?你们真是太客气了。”陆庭有些动容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处亮大手一挥,大咧咧地说:“陆庭兄弟,你就安心吃吧,也就是几口吃食,值不了几个钱,就当是他们听你讲故事的报酬,就是出去喝花酒也得花钱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比喻...让自己怎么答啊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搓着双手说:“就是,这只是我们的一点心意,陆庭兄弟要是过意不好,多讲二回故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多给我们做点好吃的,那就更好了。”小吃货候明远也跟着一旁附和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听了点点头:“好,一会做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以为陆庭说的好吃,就是做游侠鸡,陆庭用完早饭、说完三回射雕英雄传后,径直问程处亮:“处亮兄,府上有铁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铁匠?有啊,陆庭兄弟你要铁匠干什么,你不是要做游侠鸡吗。”程处亮有些糊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按以前的习惯,陆庭是说完故事就做游侠鸡,今天怎么变了?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摇摇头说:“还吃游侠鸡?你不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第一次时吃得那么香,可味道还不错,要是有得吃,俺还愿意吃。”程处亮一脸憨厚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候明远眼前一亮,连忙问道:“陆庭兄弟,不做游侠鸡,是不是要做新的美食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说到吃的,候明远比谁都积极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点点头说:“鸡的做法有很多种,不一定只做游侠鸡,今天也是吃鸡,不过换一种吃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天游侠鸡,陆庭都快吃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新吃法好,也该换换口味了。”候明远欣然答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啊,陆庭兄弟,你不能厚此薄彼啊,我们还没吃过,特地来品尝的。”一旁的尉迟宝琪焦急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宝宇也焦急地说:“我要吃游侠鸡,做游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跟着来的几个少年也嚷着要嘱游侠鸡,候明远和长孙冲想试新吃法,双方还吵了起来,陆庭没法,只好答应游侠鸡做,新吃法也做,这才把他们安抚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