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76 听书比打架香多了

076 听书比打架香多了

        年关越来越近,长安城过年的气氛慢慢变浓,男人开始对宅子修漏补缺,妇人也有计划购买过年的东西,商家不是忙着备货就是忙着结帐,就是朝廷也没忘着,在总结一年的表现之余,杜如晦和魏征的比赛也牵动很多人的心,只有孩子是最高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还没行成年礼,算起来还是孩子,快要过年了,国子学放假,老子长冲无忌最近老是往秦王府跑,没人管,本应很高兴,可长孙冲却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长孙冲,就是杜荷和候明远也高兴不起来,原因很简单,程处亮失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次青石驿埋伏失败,大长锦游侠队有些失望,好在认识陆庭这个朋友,还品尝了游侠鸡,也算是不虚此行,今日是大长锦游侠队跟金毛鼠约架的日子,三人在风雪中等了快二刻钟了,程处亮还没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拍了拍马背上积落的雪花,有些不耐烦地说:“平时老二最积极的,现在还没来,不是出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长锦游侠队就四个人,缺一个损失都很大,程处亮还是打架的主力,要是他不在,没开打都可以认输了,薛阳那小子力量太大,还精通摔跤,除了程处亮,没人能治得住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杜荷有些担心地说:“上次偷偷去青石驿伏击,不会惹程伯伯生气了吧,他揍人可没留力,上次老二跟我们去喝花酒,程伯伯知道后把他揍了,三天才能下床呢,真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都说虎毒不食子,程咬金不食子,但他会下狠手揍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候明远把手里的胡饼吃完,又从挂在马背的干粮袋拿出一块肉干撕咬起来,边咬边说:“大哥,三哥,这样干等下去不是办法,不如我们去程府找他,看他在干什么,真是受伤,也可以看望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冷天等人,也不知什么时候到,候明远吃了小半袋干袋还没等到,心里也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一听也是这个理,闻言点点头,大手一挥:“大长锦游侠队,目标程府,出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令下,一行几十骑向一阵风似的直奔务本坊,其中只有三骑是大长锦游侠队,剩余的都是各自带的护卫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王府和太子府斗争越发激烈,虽说双方都遵守祸不及家人的原则,不会向亲属出手,为了预防万一,出门都带一队护卫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程府,让门卫通报后,没多久就看到程处亮焦着地小跑出来,长孙冲还没来得及问罪,程处亮就有些不耐烦地说:“听得正精彩呢,你们来得真是时时候,大哥,三弟,四弟,你们怎么一起了,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好听到郭靖在漠北扬威,下人突然说长孙冲他们来了,程处亮犹豫了好一会才出来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人是出来了,可心思一直在陆庭哪里,担心郭靖打不过博尔忽,也不知江南七怪会不会出手相助,心里痒痒的,一见面就责任几个兄弟来得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让他气得差点没吐血,自己在风雪中等他那么久,这小子倒好,在家里听人讲故事,看他还是穿着便服,就知他忘了约架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没来得及说他,杜荷已经不满地说:“二哥,你好糊涂,忘了今日是什么日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大长锦游侠队就差你一个了。”候明远也抱怨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”程处亮猛地一跺脚,一脸懊悔地说:“这二天光顾着听故事,做梦也是故事,把这事给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说的故事太吸引人了,书中的人物,一个个都有血有肉,好像是身边活生生的人物,各种杀敌人、行侠仗义,听起来就热血沸腾,特别是各种各样武功,好像给程处亮打开一个全新的天地一样,晚上觉也睡不好了,老是想着故事,就是做梦也是陆庭说的故事,把约架的事都抛在了脑后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有些焦急地说:“要听故事,什么时候都可以听,我府上有专门说书的博士,想听借你几天,让你听过够,快去换衣裳,别忘了那件锦衣披风,再不快点就要迟到,金毛鼠那帮田舍奴又该笑话咱们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要是不去,尹士驹、薛阳他们还以为大长锦怕了他们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麻利点,不然他们还以为我们怂,不敢出战呢。”杜荷也催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二天跟护卫队的队正又学了二招新招式,一定要让金毛鼠那几个尝尝自己的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处亮刚想答应,可一想到故事,很快又犹豫了,有些吱吱唔唔地说:“大哥,能不能改期,故事真的很好听...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可不是说书的博士,说不说要看他心情,阿耶也说过,现在陆庭只是暂住程府,很快会搬走的,要是搬走,听故事就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打架而己,哪个月没打上几回?这次没打成,再约下次就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一下子好奇起来,忍不住问道:“老二,你老是说故事故事,到底是什么故事,看把你迷成什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处亮跟程伯伯一样,都是好战分子,平日打架比谁都积极,好像三天不打全身都痒痒一样,还特别爱惜名声,打架就是失利也不肯认输,现在可好,为了听故事,连约好的架也不想打,有些蹊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”候明远边吃边说:“二哥,你家说书的博士又有新故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非也,非也”程处亮有些得意地说:“严格来说他不是说书博士,他是俺的一个朋友,大哥、三弟、四弟你们出认识,还记得在青石驿吃的游侠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游侠鸡?”候明远打了个激灵,一脸焦急地说:“是那个会做游侠鸡的陆庭公子吗?他还会说书?二哥,他在你府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说起吃的,候明远比谁都来精神,当晚在青石驿吃了一次游侠鸡,那滋味现在还忘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、村荷也一脸惊讶地看着程处亮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处亮点点头,一脸得意地说:“大哥,你们不知道,陆兄弟不仅鸡做得好,说书更是了不得,现在说射雕英雄传的故事,太好听了,连我阿耶也说好,一有空就让陆兄弟跟他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?”候明远突然尖叫起来:“二哥,陆兄弟真在府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这二日顿顿吃游侠鸡,可香啦。”说话间,程处亮忍不住舔了一下嘴唇。

        候明远眼睛一下子瞪得大大的,手里的肉干顿时不香了,啪的一声掉到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和杜荷也是一脸吃惊状,特别是长孙冲,当时跟陆庭聊得最投契,临走时还留下一块玉佩作信物,为什么找上程处亮这个憨货,不找自己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杜荷有些不解地说:“二哥,什么故事让你这么迷?连约架都能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处亮一脸认真地说:“就是射雕英雄传啊,英雄就是游侠,可精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程处亮右手五指微弯,像爪状落在杜荷面前,开口问道:“三弟,你看这是什么功夫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鹰爪功?”杜荷猜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”程处亮得意洋洋地说:“这是九阴白骨爪,九阴真经下部最厉害的武功,比鹰爪功高级多了,就是老虎的脑壳,就这么一爪下去,卡嚓一声,脑壳都能给它击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杜荷咂了一下嘴巴,有些惊讶地说:“还有呢,再说说,说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说不知九阴真经、九阴白骨爪是什么,可听起来很厉害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啊,江南七怪,个个都身怀绝技,最厉害就是东邪黄药师,会弹指神通、碧海潮生曲、落英神剑掌、劈空掌,梅超风会九阴白骨爪、摧心掌,丘处机道长的内功心法也了不得,啧啧,可厉害了。”程处亮说得口沫横飞。

        约架有什么好玩的,每次打半天,打得鼻青脸肿各自回家,就是打得再狠,也得留手,不能下死手,感觉就像小孩子玩泥沙,哪有听书精彩,里面的英雄都有一套自己的成名绝技,一刀解决一个,一掌拍倒一大片,听起来就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听得心摇神往,有些犹豫地说:“三弟,四弟,这架晚点打也行,老朋友在里面,过门而不入太不仗义了,要不,先聚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聚旧,大冷天打什么架。”候明远想起好吃得停不下来的游侠鸡,抢着同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杜荷也被程处亮说动心了,欣然同意:“不打了,不打了,下次再打,二哥说得那么好,听故事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