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74 何以解困,唯有故事

074 何以解困,唯有故事

        李二、长孙无忌等人在陆庭离开后,经过一番商议,开始调查与陆庭有关的一切事情,就差没扒个底朝天,可并不妨碍他们在游侠鸡送上来后,一个个吃得贼香的,就是郎中劝戒口的房玄龄,也吃下半只游侠鸡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向挑剔的李二,一个人吃下一整只鸡,吃得满嘴是油,幸亏是在书房吃,没有外人,要是让程府的下人看到,传出去形象肯定受损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进程府没多久,就被“扒”个底朝天,做游侠鸡时,护卫一直看着,食材调料来自程府,送上书房前也有玄甲精卫用银针测过,安全方面不用担心,众人一边吃着美味的游侠鸡,一边商量下面的对策,气氛好效率高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肉不欢的程咬金吃得贼香,一只完好的游侠鸡,他扯下一条大鸡腿,放到血盆大口里,一放、一拉,手里就只剩一根鸡骨头的,这操作秀得杜如晦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    杜如晦眼珠子转了转,笑着开口道:“老程,你不是说三个儿子难管教,每天管教就忙不开吗,要不,那个陆家的小郎君交由老夫看管,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好吃的游侠鸡,能经常吃到,那可真不错,那个陆庭好像精通明算,自家儿子明算最差,让他调教一下也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这个混不吝,看似糊里糊涂,其实是个人精,看人的目光极准,家道中落的程咬金先后入瓦岗军、投王世充,最后降唐,一步一个脚印,一个脚印一个华丽的转身,每一个华丽转身的背后,都是凭着超人的眼光压上身家性命,正是靠着小事不拘节、大事不糊涂的作风,三十出头就获封宿国公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句话,程不吝看中的人,肯定不会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不用麻烦”程咬金一脸得意地说:“俺早就派人把陆庭的行李还有下人都妥善安置好,就不劳杜中郎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说出王珪的事后,程咬金在紧急求见李二前做了一件事,就是派人把陆庭的行李、马车和下人都接到程府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都呵呵笑了起来,纷纷说程咬金假公济私,留人在自己府上做免费的厨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只是嘿嘿一笑,不怒也不辩解,继续美滋滋地吃着手里的鸡,笑话就笑话,说得再多自己不会少块肉,实实在在的好处才是最真实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一行直商议到东市闭市的锣声响起,这才停下,各自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安城从建立时起,就与鼓锣声分不开,住在长安城的百姓不用看日晷和漏斗,听鼓锣声就能知道时辰,就像东西两市闭市的锣声,每天都会在日落前七刻准时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在后门送走李二、房玄龄等人,一边剔牙一边哼着小曲,准备去后花园看看陆庭和三个儿子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老三太小,不懂事,一天到晚就像跟屁虫、粘人精,有时还真让人心烦,而老大和老二不是心烦,而是头痛,就像二头蛮牛,动不动就挥拳头打人,家里的护卫、下人没少遭殃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想到这里,一边摇头一边自言自语地说:“这二个兔崽子,只有老子的力气和拳头,没有老子的脑子,娘子虽说尽心了,小家女就是小家女,连儿子都教不好,要是娶了五姓女,俺就不用烦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妻子程孙氏是一个小县令的女儿,嫁到程家时,程咬金还没发迹,侍老带小不容易,也不善妒,多次劝程咬金纳妾,可程咬金就是没有动作,不是不想纳,而是没找到愿意嫁过来的五姓女。

        家道中落时不敢想,现在位高权重,都是国公了,想法也就变得大胆。

        坏了,程咬金心里突然想起一件事,老大和老二容易冲动,一冲动就发挥老程家“能动手就不嚷嚷”的传统,刚才听下人说他们在后花园喝上酒了,喝酒更容易冲动,要是几句不合,把陆庭打伤了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刚才忘了叮嘱他们,不能动手打人,现在是秦王托自己看管的人,可不能出事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想到这里,忍不住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快到后花园,程咬金的脸色凝重起来,开口身边的管家:“他们三个还有陆庭都在后花园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对劲啊,以自己三个儿子的脾气,去哪没弄出一点动静?现在太安静啊,连老三顽劣的声音也没听见,一路上也没见侍卫和婢女,不会出什么事吧?

        事出反常必有妖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管家程忠抹了一下额上的汗珠,连忙答道:“回郎君的话,下人说陆公子和三位公子一直在后花园,没出来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位公子这么安静,做管家的心里也慌,千万不要出什么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主仆两人差不多小跑着去后花园,一进后花园,程咬金突然停下来,睁大双眼,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前面,停得有点突然,跟在后面的程忠差点撞上程咬金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有点懵,来的时候,脑子里想的是陆庭没了解自己三个儿子的脾气,此时是被老大吊在树上打或被老二按在地上打,要不做人马,趴在地上让老三骑着玩,爬得不快还要抽上一鞭,模样要多惨有多惨,可现实跟想像完全不一样:陆庭坐着石凳,两条腿舒服地搁在一只马扎上,老大手里执着一个酒壶,老二端着一个果盘,坐不住的老三盘坐在陆庭面前,很认真地听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个儿子这样就算了,陆庭旁边还围着一圈护卫和婢女,一个个脖子伸得长长的,好像聚精会神地听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郎君,老奴去叫三位公子。”程忠主动请缨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一下子拉住他,摇摇头:“不急,绕过去,动静小点,听听他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陆庭在说什么,三个儿子听得这样入迷,就是下人也去凑热闹,难怪这一路没看到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不知程魔王走了过来,有滋有味喝了一口葡萄酒,继续说:“江南七怪就是活动在长江以南的七个怪人,说清楚一点就是身怀绝技的七位游侠儿,老大叫柯镇恶,绰号飞天蝙蝠,为什么叫飞天蝙蝠呢,因为他是一个瞎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庭兄弟,不对吧,瞎子怎么当游侠,还能当老大?”程处亮有些疑惑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像自己这样,高大威武、武艺高强的人才能当游侠吗?一个瞎子也能?

        太扯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程处默一拳打在老二程处亮的肚皮上,不耐烦地说:“还没说完呢,别打断俺听故事,小心陆庭兄弟一会不说了,陆庭兄弟,你继续说,不管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拳力气很大,程处亮猝不及防之下,当场捂着肚子在上打滚,脸都憋红了,样子就像一个热锅中挣扎的虾卷成一团,本想发怒,可一听到陆庭不说故事,硬是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程处弼也用嫌弃的眼神白了一眼二哥,很快又把目光放在陆庭身上:“陆庭哥哥,快说快说,俺现在可乖了,坐在这里就没动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看了看还在地上打滚的程处亮,又看看程处默和小屁孩程处弼,苦笑一下,点点头说:“好,马上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给李二送了几只游侠鸡后,陆庭和程家三兄弟也开始敲打泥团吃鸡,大冬天,吃点热乎的肉,再喝点温热的酒,很舒服,没想到程处默和程处亮喝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处默喝兴奋了,一拳把一棵碗口粗的小树打断,然后叫嚷着跟陆庭比武,小屁孩程处弼也拉着陆庭要骑马马,就是程处亮也拉着陆庭要扳手腕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当场傻眼,看到那棵被天生神力程处默打断的小树,冷汗一下子就飚了出来,要是挨上这么一拳,没死也断骨头吧,程处亮也是一个股肉男,胳膊比自己大腿还粗,跟他扳手腕,开玩笑吗,手腕不会断吧,至于老三程处弼的要求,更不行,自己来长安是求荣华富华,可不是来给他当马的,看三个缠得紧,干脆给他们说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喜欢当游侠吗,就给他们说侠义的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