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71 管家不易做

071 管家不易做

        吃完鸡,程咬金让婢女把眼皮直打架的老三程处弼抱下去休息,又把程处默和程处亮赶去伺候老娘,这才邀陆庭在后花园的凉亭下坐下闲聊,管家程忠早已备好了酒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贤侄,来,吃上,喝上,就当在自家,要是客气,那就是生分了。”程咬金大笑几声,自己先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还没亮就要上朝,现在都过了午时,一只鸡肯定不饱,还得加餐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程家的家族文化有点粗暴,不过混世魔王倒是不难相处,率直、爽快,没有那么多架子,用后世的话说,很接地气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吃了大半只鸡,还喝点酒,不饿,看到程咬金这样热情,犹豫一下,拿起筷子陪他一起吃。

        酒过三巡,味过五番,陆庭左右看一下,开口说:“晚辈有几句话想跟程伯父私聊,能不能让这些下人先退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他们都是程府的老人,忠心不二,有什么话尽管说。”程咬金大咧咧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低头笑了笑,只是轻轻摸着自己的酒杯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眼里闪过一丝异色,只是沉吟一下,很快大手一挥:“这里没什么事,你们都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刚才看到陆庭几次欲言又止,程咬金就和他有事跟自己说,所以早早把三个儿子打发走,自己做出保证后,陆庭还是不肯说,有二种可能,一种是要说的事真的很重要;还一种是有事求自己,人多面皮薄不好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郎君,这...”一旁的侍卫有些犹豫,陆庭太面生,贸贸然上门,还要私聊,要是心怀不轨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拒绝太子招揽后,被外派到康州担任刺史,前后经历几次暗杀,好在福大命大,每次化险为夷,现在去哪都带着侍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去。”程咬金看出侍卫的顾虑,一脸不在乎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坐到今天的位置,程咬金可是用实打实的战功换来的,尸山血海出来的人,还会怕一个黄毛小子?自己一只手就能把人拎起来了,对自己的安全程咬金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名侍卫行了一个礼,很快退到大约五丈开外的地方,他们没有离开,而是警惕地注视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既是盯着陆庭,也不让别人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挟了一块嫩鹿肉扔进嘴里,不紧不慢地说:“现在没外人在,贤侄,可以说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黄毛小子,能有什么大事?不会看中府中哪个美婢吧?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的三个儿子脑里缺条弦,跟老二交好对程咬金来说不算什么,要不是看在陆庭是献上明算神器的份上,早就把他踹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左右看了一下,压低声音说:“前太子中允王珪,程伯父可有印象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珪?程咬金举起的筷子停顿一下,脸上露出一丝凝重的神色,一边挟菜一边说:“王叔阶在长安也是一个人物,俺当然认识,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把自己认识王珪的过程简单说了一遍,劝说的过程和二人交谈的结果略过,然后一脸认真地说:“王老丈托晚辈给秦王带几句话,再三叮嘱一定要看到秦王才说,晚辈第一次到长安,人生地不熟,刚才去了一趟秦王府,可见不到秦王,实在没办法,想起在青石驿结识处亮兄,这才冒昧前来,就想求程伯父引荐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王珪那臭石头托你带话给王爷?”程咬金脸色终于变了,话音里也有一丝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珪曾是太子府的核心幕料,他和魏征是太子李建成身边最得力的智囊人物,对太子府了如指掌,秦王多次招揽他也没成功,宁可当替罪羊流放越州也没屈服,没想到他会托人主动向秦王示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府和秦王府现在斗得如火如荼,秦王挟着大胜归来,暂时和深得陛上宠爱的太子形成一个平衡的状态,过些日子淡化这次胜利后,这种平衡很快会打破,要是多了王珪这个变数,对秦王府肯定百利而无一害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放下筷子,一脸严肃地说:“贤侄,此事可不能信口开河,若不然,出了事老夫也保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点点头:“程伯父放心,事关重大,此事千真万确,若有半句虚言,任凭程伯父和王爷处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事关重大,老夫马上出去一趟,贤侄你就留在这里安心候着。”程咬金知道事态重大,当机立断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难怪回来看到有两个人在自己府门前鬼鬼祟祟,那两个人程咬金认出是秦王的亲卫,当时心里还纳闷,以为秦王要监视自己,也就装着没看到,自顾进府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对秦王忠心不二,也不怕监视,没想到是陆庭引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珪太关键了,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这件事一定要马上禀报王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全凭程伯父吩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是李二忠实拥护者,这件事交给他肯定没问题,现在自己能做的,就是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”程咬金想了想,把程忠招过来,吩咐了几句,然后马不停蹄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走后,大管家程忠对陆庭行行礼说:“陆公子,郎君吩咐了,王爷一会可能会接见公子,小老看公子有些疲惫,衣裳上也洒了些酒水,不如先去沐浴更衣,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程管家,我没带备用的衣裳。”陆庭有些为难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古代人很讲究礼仪,会见重要的客人前沐浴更衣、保持仪容仪表是给对方的尊重,像接圣旨、祭祀这些,还要焚香沐浴,可自己没有带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忠打量了一下陆庭,开口道:“陆公子跟二公子的身形相近,府上有几套二公子没穿过的衣裳,可以先将就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都说到这么份上,陆庭点点头,在程忠的安排下,在一间客房内沐浴,大冬天在放了干花的大浴桶泡个热水澡,绝对是一件美事,有点尴尬的是,刚开始洗就来了四个婢女,问也不问,不由分说就给自己洗头、刷身、掏耳、剪指甲,刚开始陆庭有些不太习惯,一度还有些尴尬,好在也是见过世界的人,短暂的尴尬过后,坦然任由她们摆布。

        半个时辰后,陆庭铜镜里打量焕然一新的自己,心里暗暗感叹达官贵人就是会享受,泡个澡也有四个婢女伺候,洗完后整个人都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    衣裳是全新,料子用的是上等的苏绸,穿起来很合身,还用火斗烫过,好像为自己量身打造一样,要是没猜错,就在自己沐浴时,有人拿了自己衣服去丈量尺寸,然后拿一件差不多尺寸的成品衣衫去小修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出门,便看到程处亮拉着弟弟程处弼倚在过廊的柱子上看着自己,打量了一眼,点点头说:“不错,不错,看起来仪表堂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让处亮兄见笑了,借用了你一套新衣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新衣裳?俺的?”程处亮呆了一下,很快摆摆手说:“非也非也,这不是俺的衣裳,陆兄弟无须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程管家说是处亮兄的身形跟我差不多,要借用你的衣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处弼拍拍掌说:“游侠鸡,你好笨哦,程伯伯是骗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骗我?为什么?”陆庭有些惊讶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怕自己不好意思,给自己一个善的谎言?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阿耶说有脸生的人进府,不好搜身,哄他去洗个澡,什么都摸清了。”程处弼好像邀功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难怪刚才那四个婢女又是梳头又是掏耳,经过她们那样折腾一番,有什么武器、暗器都藏不住,程魔王临走前时交待几句,估计就让管家做这件事,毕竟是在他府上见李二,安全要放在首位,要是出事,他也负担不起,见面时全身搜一遍,也怕是凉了自己的心,于是用了沐浴这个方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心思,没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咳...”旁边突然传来几声干咳,扭头一看,只见程府的老管家有些尴尬咳着,看着程处弼的眼神,幽怨着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程府当管家,内心不强大还真难干下去,这不,二公子坦率得让人尴尬,三公子光明正大拆起自家人的台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程伯伯,你没事吧。”程处弼一脸关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谢三公子关心”程忠苦笑说完,转过头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,对陆庭做了一个请的手势:“陆公子,这边请,你要见的贵客到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