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69 混世魔王的家族文化

069 混世魔王的家族文化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味,好香。”怒气冲冲的程咬金还没走到后花园,就闻到一股诱人的酒肉香,忍不住停下脚步,鼻翼动了动,一脸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朝会为了争夺户部侍郎的职位,太子府和秦王府二派人马剧烈交锋,就差没打起来,散朝比平时晚了近一个时辰,程咬金都饿得肚子打鼓,突然闻到诱人的肉香,肚子有些不争气地咕咕叫了二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公子认识了一个新朋友,他们在后花园好像弄一种吃的,好像叫什么游侠鸡,大公子还让厨房送去几只鸡。”程忠忙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个兔崽子,老娘病在床也不侍候,跑到后面饮酒作乐?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气得鼻子都歪了,大步走到后花园,一进后花园,就看到三个儿子都在,还有一个陌生的少年郎,他们放着好好的凉亭不坐,大白天在雪地里生了一堆火,一边烤火一边吃喝着,一手拿着酒杯,一手拿着一大块鸡肉,边喝酒边吃肉边聊,别提多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从酒味来看,还是秦王赏自己的上等西域葡萄酒。

        会吃会玩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耶回来了”程处默看到老爹回来,眼前一亮,连忙站起来,举着手里的吃剩的鸡说:“阿耶,尝学这鸡,这可是游侠鸡,游侠才配吃的鸡,味道真是没得说,孩儿一个人吃了一只,还没吃过瘾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游侠鸡风味一绝,程处默越吃越香,差点把自己的舌头都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程处默发现老爹的脸越来越黑,那眼睛快要喷火了,不由好奇地说:“阿耶,你怎么啦,脸色不太好,不是着凉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终于忍不住了,一脚把儿子踹倒在地,冲上去就是一顿老拳,边打边骂道:“吃吃吃,一天天就知道吃,干啥啥不行,吃啥啥不剩,老子还能指望你什么,打死你争气的兔崽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放着有病的老娘不管,跑到后花园饮酒作乐也就算了,自己都饿了,看到也不送点好吃的,举着一个啃得干净的鸡架子让自己尝,什么意思,你老子是狗啊,还想喂骨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一窝火呢,不管了,先揍一顿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进后花园的时候,陆庭也看到了,看到程处默迎上去,想着一会要介绍自己了,心里都想着见程咬金该说些什么话,没想到程咬金一见面,话都没说二句,踹倒儿子就打,砰砰砰的,那老拳可是拳拳有力,一时不知怎么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处亮兄,你大哥挨打了,不去...劝一下吗?”陆庭看到还坐在哪里啃得津津有味的程处亮,连忙提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人啊,自己的大哥被打了,就不关心一下?

        程处亮头也不抬地说:“没事,阿耶不会打死他的,就当是锻练身体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的时候,程处亮还没忘啃手里的游侠鸡,吃得一嘴是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锻练身体?”陆庭眼睛都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跟自己想像中差不多,身材魁梧、武艺高强,面容有些凶狠,脸上还留着长长胡子,生气的时候脸色有些狰狞,只见他像一只下山的猛虎把骑在好像小绵羊的程处默身上,左一拳右一拳,把儿子当成沙包一样揍,这是父子还是仇人?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”程处弼一脸认真地说:“阿耶说平时多锻练,战时少流血,挨揍也是一种锻练,大哥和二哥可抗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嘿”程处亮有些得意地笑几声,洋洋自得地说:“说起打架,长安城谁不怕我们程氏二虎,在大长锦游侠队,俺可是最能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处弼摇摇头说:“二哥羞羞,上次你让薛家的薛阳揍得鼻青脸肿,回家想找阿耶替他出头,结果又让阿耶揍了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刚还一脸得意的程处脸突然红了,好像觉得在陆庭前面失了面子,连忙辩解道:“那次没吃饱,肚子饿了没力气,要是当时能吃一只陆兄弟做的游侠鸡,俺肯定把姓薛的田舍奴打得满地找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论打架能力,同龄人中薛阳最强,金毛鼠就是有他才能跟大长锦对抗,一干架就得分二个人去对付薛阳,通常是抗揍能力强的程处亮缠着薛阳,长孙冲伺机偷袭,这样才有机会获胜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看着满不在乎的程家老二和程家老三,再看看被打得哇哇叫的程处默,默默咬了一口鸡腿压惊。

        混世魔王的家族文化,普通人还真有点难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打吧,挨揍锻练吧,只要你们开心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连挨了十多拳,程处默终于回过神来了,一边用手护着头,一边疑惑地说:“阿耶,为什么打俺,俺没做错事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阿耶回来,自己只是说游侠鸡好吃,想请阿耶一起来吃,莫名其妙就被踹倒在地,还没反应过来就吃了一顿老拳,太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敢顶嘴?”程咬金照着程处默的肚子又是二拳,边打边说:“打的就是你,老子平时怎么教导你的,你娘卧病在床,你们要照顾好,下人煎好药要亲自喂,这叫孝道,脑子去哪了,没记住?你说该不该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耶”程处默更委屈了,大声辩解道:“今日是双日,双日二弟,你打二弟啊,怎么打俺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照顾娘的事,兄弟分了工,单日是是程处默,双日是程处亮,今天是双日,是二弟程处亮伺候娘才对,刚才有下人提醒他了,可二弟说有朋友来,晚上再补上,没想到这事让阿耶发现,更没想到的是,最后挨揍的是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”程魔王楞了一下,起身拍拍衣服上的雪末,一脸不在乎地说:“打错了,下次你犯事,老子揍你二弟,这样公平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处默楞了一下,想了想,很快高兴地说:“公平,公平,谢谢阿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眼睛睁得大大的,再一次被程家父子的神操作惊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混世魔王的家族文化,还真的...很特别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教训完儿子,感到心情轻松多了,把身上的雪末拂走后,打量了一下,把目光落在陆庭身上,紧绷着脸,有些不悦地说: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就是这个少年郎,他一来,三兄弟连老娘都不理了,跑到后花园,不是吟诗作对,而是跑到空地上大白天弄个火堆,像市井儿一样围着火吃东西,自己可是宿国公,那三个臭小子,贵为国公府的贵公子,怎么能没一点仪态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快要气坏了,自己放着达官贵人云集的胜业坊不要,特地把府第设在务本坊,就是知道老程家是一门子的粗汉,没一个读书的种子,想着靠近国子学,多吸点文气,看看能不能让老程家变得文雅一些,不要老让长安的达官贵人看笑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让人笑程魔王不在乎,让程魔王在乎的没五姓女看上,自己都是国公了,想娶个五姓女,就差是女的都认了,冰人都不知请了多少个,钱也撒了不少,一点回音都没有,五姓女不想做妾,行,指望下一代,给儿子定一门亲,可是好话说尽,还是没人瞧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能不急吗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让外人看到,国公的儿子像市井儿、田舍奴一样没点讲究,老程家想娶个五姓女就更没戏了,程魔王决定好好教训一下带偏自己儿子的少年郎,算是杀鸡儆猴。

        程魔王双眼一瞪,被盯着的陆庭心里有慌了起来,都说过门都是客,可程魔王的眼神不像是看客人,而是像一头猛兽盯着猎物,看到陆庭内心都有些发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混世魔王,不会吃了自己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