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68 混王魔王(求收藏推荐啦)

068 混王魔王(求收藏推荐啦)

        长安城的冬天,寒冷又漫长,在寒风和飘雪的双重肆虐下,街道上少了很多行人,大冷天在家里,抱着媳妇孩子热坑头,多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人就是天再冷、雪再大也要工作,例如程府的门卫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太冷了,路上都没什么行人,守在程府门前的门卫就是天再冷,也要在程府门前守着,保护程家一家老小的安全,这些门卫都是昔日跟随程咬金冲锋陷阵的老兵,程府对他们很优待,天冷了还在府门里生了二个炉子,冷了可以烤火取暧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门卫守在炉子前,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闲话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说郎君这次回长安,是不是不用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吧,郎君能回长安,那是秦王调回打突厥,这突厥跑了,估计还得回康州做刺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用人朝前,不用人朝后,这也...唉,都是太子府的心黑,谁叫郎君不接受太子府的招揽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多好的人啊,病了这么久也没好,郎君真是专心,这些年连小妾也不纳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点声,郎君一直想娶五姓女呢,一早放言,非五姓女不进程府的大门,等着吧,五姓女哪有这么好娶的,明媒正娶都难,更别说是做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陆公子不知是什么人物,三个公子看起来都很看好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聊得正起劲,有人无意中看到一张熟悉的脸,惊讶地说:“林二虎,你不是在看着大门吗,怎么进来烤火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二虎:“老赵头在外面看着,有什么事会吱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如释重负地松一口气的时候,有人突然吃惊地说:“老赵头,你不是在外面看门吗,怎么你也在这烤起火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突然肚子痛,就去了一趟茅房,回来听到你们说得挺得劲,就听一会,没想到听过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有人来怎么办?”有人担心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人来不会敲门啊,这么冷的天,有几家天天守在门前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深以为然地点点头,大冷天,很多府第都是大门紧闭,有事就叩大门的兽环,这样也不算过份,要是敲半天门也没人应,那才是失职,林二虎突然说道:“要是郎君回来,连个迎接的人都没,会不会揍我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外面突然传来砰砰砰的砸门声,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:“兔崽子哪去了,连个迎接的人都没有,一个个想反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个门卫把吃人的目光落在林二虎上,这家伙真是一个乌鸦嘴,好的不灵坏的灵,一说完就应验,真想把他的嘴给撕了,一会得好好收拾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赵头一个激灵从地上蹦起来,连忙把偏门打开,一打开,就看到虎着脸站在门前的程咬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郎...君。”八名门卫连忙起来,站成二排,有些战战兢兢地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偷懒让郎君抓到,以郎君那脾气,不发飚才怪,扣月钱还是小的,碰上郎君心情不好,真下手揍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看着那八名门卫,撇了撇嘴,走过去一人踹了一脚,边踹边说:“一个个吃饱了撑的,连门都不看了,俺回来别说来个搬马扎,连迎接的人也没有,一个个都跑到这里偷懒,看俺怎么收拾你们,踹走你们的懒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人踹了一脚,程咬金好像出完气,哈哈一笑:“兔崽子们看好大门,再偷懒,把你们都扔到康州,天天吃菜咽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也不理刚让他修理完的门卫,两只脚虎虎生风就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赵头有些惊讶地说:“这就完了?还以为郎君要发飚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都准备接受一场暴风雨的洗礼,要知自己郎君可是一个混不吝,别人都是以德服人,他倒好,做封国公了,还是能动手就不嚷嚷,挽起袖子就出手,毕竟当过绿林好汉的人物,没想到只是踹了一脚,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队正徐向功摸了摸下巴,有些意外地说:“郎君今儿心情不错啊,也不知有什么喜事,难道皇上论功行赏了?不对啊要是行赏,那些封赏早应到了,听说过年再赏,增添一些喜庆,怪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向功跟程咬金有六年了,对混世魔王很了解,要是犯了事程咬金嘴上还是笑嘻嘻,那不是真笑,是冷笑,很快就会有各种清算,那可是直抽,要是他一脸怒容,还踹一脚或推二下,反正没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出门前一脸严肃,好像上战场一样,回来时怒中带笑,肯定有高兴的事,也不知是什么事,看他走路虎虎生风,偶尔还有兴致一脚踢飞路旁的雪堆,就知他此刻心情很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二虎摸了一下被踹得有些痛的屁股,笑嘻嘻地说:“吓死小的了,还以为郎君要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还没完,嘴巴就让徐队正用手捂着,耳边响起徐向功有些不耐烦的声音:“现在是上值,一个个打起精神,特别是你,林二虎,还不快去外面守着,告诉你,今天就乖乖站着,敢动一下,这个月的夜香都是你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队正,可不能这样啊,不公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,不许讨价还价,要不我们七个修理你一顿,再商量商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二虎吓了一跳,也不敢再说了,连忙跑去门口守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小子是有名的乌鸦嘴,让他少说几句,要不然自己这小心脏可受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名门卫看完戏,这才笑嘻嘻去前卫看守,能守在这里都是跟随程咬金多年并深得信任的亲信,都有过命的交情,偶尔开开玩笑,无伤大碍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是门卫看出混世魔王心情不错,就是管家程忠也看出来了,程忠一边跟着混世魔王,一边试探着问道:“郎君笑容满面,不知是升官还是晋爵?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忠是程咬金刚发迹时就跟在身边的家奴,精明、忠心,是程咬金最信任的人,不仅赐了程姓,还是程府的大管家,看到程咬金边走边笑,就知自家郎君的心情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家郎君精明能干,但城府不深,很多时候喜怒哀乐都写在面上,做得好就赏,做得不好就揍,跟着这样的主人,省心,要是像那些什么事都不表露在脸上的主人,除要做事,还要时刻揣测他的心思,多累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哈哈一笑,一脸得意地说:“太子府的人,处心积累想把魏黑子推上户部侍郎的位置,今日的朝会就是他们发力的日子,没想到朝堂上让长孙无忌狠狠将了一军,约定三天后跟杜克明比试一番,谁赢谁到户部上任,魏黑子当时那脸可有看头了,比俺厨房烧水的罐底还黑,真是想想都好笑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征只是太子冼马,职位不高,但他在太子府的位置很重要,是李建成的心腹幕僚,很多针对秦王府的计划都是出自他的手笔,程咬金被外放到康州担任刺史,就是魏征向太子李建成提议的,程咬金对他恨之入骨,现在看到他被针对,特别是他以为十拿九稳的户部侍郎一职到嘴边又没了,那一脸郁闷的样子,真是想想都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活该,谁叫他老是跟郎君过不去呢。”程忠连忙附和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二人走到大堂,正好看到一个婢女手捧着一碗药汤走过,闻到药汤的味道,程咬金知道是给夫人程孙氏煎的药,忍不住皱着眉头说:“俺的那三个孩儿呢,不是说过让他们轮流伺候夫人喝药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夫人孙氏生老三程处弼时大出血,然后身体一直不好,都在床上调养了的二年还没康复,程咬金有公务在身,让儿子好好照顾,都煎好药了,也不给娘送去,自己的话也不听了?

        程忠有些为难地说:“郎君,这...这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什么,快说。”程咬金虎目一瞪,大声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忠吓了一跳,有些不利索地说:“回...回郎君的话,今日二公子有个朋友上门,三位公子都在后花园招待那位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这句话,程忠心里暗暗说:大公子,二公子,老奴这次也帮不了你,自求多福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话音刚落,程咬金一脸怒气地往后花园走去,两只手都握成了拳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