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66 投门不遇(求推荐收藏)

066 投门不遇(求推荐收藏)

        “头,那个公子,不是从疯人塔跑出来的吧?”一名方脸大耳的甲士忍不住问一旁的队正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少年郎太奇怪了,边走边笑,两只脚像踩云端上,有点像有钱人家的傻儿子,看着就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队正早就注意到了,闻言吩咐道:“别贫了,看看什么来头...嗯,态度好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王府是秦王在宫外设立的府第,守卫森严,闲杂人不能靠近,要是普通人,队正早就下令把人叉走,不过陆庭衣饰华丽,还有一辆豪华的马车,看样子不像普通人,吩咐手下盘问时,又加了一句态度好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站住,什么人?”两名手执长矛甲士拦在陆庭的去路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早注意到这两个甲士,闻言停下脚步,接捺住心里的激动,双手抱拳道:“两位勇士好,我姓陆,单名一个庭字,有事想求见秦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眼看梦想很快就要实现,现在真的很想唱歌啊,怎么办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自己唱一句[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梦了好久终于把梦实现],李二及时回一句[给你的爱,无际无边],简直就是太应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脸大耳甲士紧绷的脸抽了抽,偏头打量了一下还在傻笑的陆庭,随口问道:“原来是陆公子,可有推荐信?”

        作为秦王府守门甲士,除了忠诚勇猛外,还要有眼力劲,像皇亲国戚、重要人物都要记住,眼前这个姓陆的公子很面生,应该不是世家子弟,马上问他有没有推荐信。

        记忆中,长安没几个姓陆的贵人,秦王府十八学士有一个叫陆德明,如见是陆学士的子侄,自有陆学士引荐,不会这样冒冒失失来自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...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认识的大人物,一个是流放的王珪,还有一个是外出的林郑氏,王珪身份太敏感,还是算了,至于林郑氏,估计她也攀不上秦王府这棵大树。

        方脸甲士少了一恭敬,继续问道:“公子可有名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时心急,也没有准备。”陆庭有些尴尬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进了长安,满脑子都是金大腿,想着一找到地方,通报一声就能得到李二亲切召见,都幻想着送上那份特别的见面礼后,李二亲切地拍着自己肩膀,深情地说:真是英雄出少年,他日登上大宝,只要卿要,只要朕有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方脸甲士眼里闪过一丝无奈,开口道:“不知陆公子找王爷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爷文武双全又礼贤下士,在民间有极高的声望,每年不知多少人来投靠,投靠的人中,不乏真才实学的人,但大多都是碰运气的普通人,对他们来说,得到王爷赏识,马上就能飞黄腾达,就是王爷看不上,自己也没什么损失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这个奇奇怪怪的少年郎,笑得傻里傻气,什么也没有就想求见秦王,秦王是想见就能见的?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下有一宝物,特来献给秦王。”陆庭早就想好了理由,看出这名甲士有些不耐烦,连忙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宝物何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...实在太贵重,不方便出示,只有见到王爷,亲手交到王爷手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脸甲士面无表情做了一个请的手势:“王爷不在府中,陆公子,请便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会吧,这是下逐客令了?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有点懵了,这跟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两个甲士想推自己,陆庭突然一脸严肃地说:“慢着,这件宝物非常重要,在下敢保证王爷喜欢,要是王爷不喜欢,要打要杀绝不皱一下眉头,还请二位通报一下,要是误了王爷的大事,怕是二位也担挡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怎样,唬住两个小甲士再说,要不然像个傻子被赶走,太打击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名甲士楞了一下,听陆庭说得这么严重,一时也不好赶陆庭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公子,请稍等,小的先去禀报一下。”方脸甲士犹豫了一下,很快作了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脸甲士回去跟队正说了几句,队正看了看陆庭,点点头,很快,转身从小门进去,没一会出来,把等在外面的陆庭带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当陆庭一脸兴奋以为要看到李二时,那名队正把陆庭带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前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等,不对啊,算算年龄,现在李二只有二十八岁,正是年富力强的中年人,眼前这个老头,少说也有五六十,头发胡子都白了,肯定不是李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管事,人已带到,交给你老了。”方脸甲士开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意思,刚才没表达清楚吗,自己要找秦王,不是眼前这个老王啊,陆庭心里吐槽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很明显没重视自己,李二不见也行,派个心腹见也一样,就像长孙无忌、杜如晦、房玄龄这种重要人物,就是没心腹,派个管家也行啊,现在只是一个小管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朽是秦王府的王管事,不知公子找王爷所为何事?”王管事客气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管事”陆庭拱拱手说:“我有一件宝物要献给王爷,不过宝物太贵重,一定要亲手交到王爷手里才安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怕王管事不重视,陆庭补充道:“要是宝物王爷不满意,任凭王爷处置,在下绝无半句怨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帮助李二在太子府安插一枚钉子,李二肯定高兴,就算那个齐晊出意外,得到王珪投诚的信号,也肯定能让李二满意,像王珪这种人才,谁也不嫌多,不管怎么样,先见到人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管事上下打量了一下陆庭,有些抱歉地说:“陆公子,王爷不在府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在府上?还没散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许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许?”陆庭傻眼了,连忙追问道:“王管事,你不会不知王爷在哪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王被封为秦王,这里是秦王府没错啊,要说身兼多职的李二不在府里还说得过去,身为主事,连自家主人去哪也不知道,说不过去吧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管事双后一摊,很自然地说:“陆公子,秦王府只是王爷一个议事的地方,何时来、何时走全看王爷的心意,没必要跟老奴交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议事的地方?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有些不解地说:“王管事,这里可是秦王府,王爷不住在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陆庭一脸惊愕的眼神,王管事简单的介绍几句,陆庭这才明白,自己一直存在误解。

        准确来说,李二有五个住处,长安外有二个,一个是洛阳的天策府,一个陕东道的大行台府;长安有三个住处,原来是住在承乾殿,后来又增设一个宏义宫,承乾殿和宏义宫,一个在宫城,一个在皇城,有时进出不方便,于时在胜业坊设立秦王府,秦王府的主要目的就是跟心腹商议机要事情、举行宴会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白了,秦王府相当于李二在宫外的一个豪华的办公场所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管事看到陆庭是真有事找秦王,再看到陆庭彬彬有礼,解释一下,这些事长安人尽皆知,也不是秘密,说出来也没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能成的为秦王府管事,能力眼光缺一不可,看起来陆庭面生,身上好像也没藏什么东西,不过看得出他是真有要事找王爷,王管家对陆庭也多了几分耐心和宽容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脑里灵光一闪,想起来了,自己看过那本隋唐秘史,就有写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住在宫中,李元居住武英殿,太子李建成住东宫,二人所住的地方可以通向后宫,有了这个便利,兄弟二人与宫中的妃嫔有染,当时住在承乾殿李二还坏过他们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传统的规矩,除了皇上,只有太子才能住在皇宫,皇子成年后都要迁居宫外,但李唐跟别的王朝不同,大唐是李渊、李建成、李世民和李元吉共同奠定,除了太子李建成,李世民和李元吉也享有极大的权势,算是父子共享天下,后来李二的势力急剧扩张,威胁到东宫的位置,李渊慢慢偏向李建成和李元吉,找个理由让李二搬到弘义宫,李二偶尔也会回承乾殿小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安全起见,李二的行踪只有贴身侍卫和心腹知道,王主事不知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约二刻钟后,陆庭难掩失落地走出秦王府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身份高贵,不是谁想见就能见,秦王府有紧急联系李二的方式,不过王管事坚决要求陆庭出示他要进献的宝物,看过没问题才会联络李二,问题是这事太隐秘,陆庭连二叔公和福至也保密,肯定不放心就这样告诉王管事,最后不欢而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