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65 金大腿,我来了

065 金大腿,我来了

        人在重要时刻总会想起很多事,对魏征来说,明日是一个重要的日子,自己的仕途很有可能在明日踏上新的台阶,不知为什么,突然想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老朋友王珪。

        户部尚书崔明贵年老体弱,快一年没有到户部上值,户部侍郎一职因为各种原因一直空着,年末是户部最忙的时候,太子李建成找了个机会,说服李渊,把东宫太子洗马魏征借调户部协助整理沉冗的帐目,魏征到户部后兢兢业业,得到户部上下一致好评,就是李渊也表示满意,李建成给魏征传了话,明天会在朝会上推荐魏征正式出任户部侍郎一职。

        崔老尚书年纪大,又有病,早就不管户部的事,也就是说谁坐上户部侍郎一职,谁就能掌管户部,魏征要是拿下户部,太子府就能掌握大唐的钱袋子,对太子来说如虎添翼,到时可以进一步打击秦王府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太子冼马到户部侍郎,对魏征的仕途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,要知太子冼马不过区区从五品,而户部侍郎是正四品下,不仅是官阶的提升,职位也有了很大的不同,如果没有意外,下一步就是由户部侍郎晋进户部尚书,然后拜相,一步步位极人臣,如果当日替罪羊不是王珪,而是自己,明天升为户部侍郎的人是王珪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让魏征佩服的人不多,王珪是其中一个,他也肯定能胜任户部侍郎一职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明天站在朝堂上的是自己,也不知老朋友在越州过得好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王府内,李二拍拍杜如晦的肩头说:“克明,明日就看你的了,记住,户部侍郎这个职位务必拿到手,这不仅关系到你的前程,也关乎到本王的前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杜如晦一脸沉着地说:“王爷请放心,臣必全力以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长孙无忌是李二最信任的人,杜如晦和房玄龄是秦王府最重要的谋士,房玄龄足智多谋,杜如晦善于分析并很快作出正确的决断,房谋杜断是秦王府的智力担当,太子府一直忌惮两人的能力,三年前找个理由把二人逐出京城,出任外官,突厥突然出兵,兵锋到了距离长安不远的五陇坂,李二披甲出征时趁机把二人调回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突厥退兵了,可房玄龄和杜如晦还是外官,位置很尴尬,太子府只是碍着两人刚立大功,暂时忍着没出手,相信过了年,很快就又会请旨让二人回到原来的岗位,户部侍郎这个位置显得尤其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满意地点点头,自己对杜如晦的能力还是很放心,转过头对另一位功臣说:“德芳,这次辛苦你了,那些记帐学得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元璹马上应道:“回王爷的话,小女一直在府上指导,那些记帐都是秦王府的精英,本来就精通明算,学起来事半功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进展如何?”李二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率兵出征时乘机调回房玄龄和杜如晦,太子李建成也不笨,趁李二出征秦王府群龙无首,在几个重要位置安插了亲信,魏征就是那时借调到户部扎根,因崔尚书请病在床,积压了大量的帐目,借调到户部的魏征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清理了小半,到时以魏征能力不足以担此大任的理由,捏断太子府指染户部的希望,把杜如晦推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切,都建立在郑元璹进献那个算帐神器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有了那个神器,算帐简直如有神助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元璹想了一下,很快说道:“此物很容易上手,小女说了,二天内至少提升一倍,理想的话提升二倍不是问题,不仅速度提升,准确性也大大提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善,大善”李二抚掌笑道:“就是姓魏的田舍奴占了天时地利,本王也有信心把他赶回太子府洗马,哈哈哈,好,令嫒这次立了大功,到时一并论功行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元璹还没说话,李二拍拍他的肩膀说:“德芳功劳甚多,早应把位置挪一挪,可鸿胪寺暂时还缺不了你,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唐得到天下,中途借势不少,跟突厥既是朋友也是对手,郑元璹胆大心细、能言巧辩,跟很多外族首领建立不错的个人关系,是秦王府很重要的一员,李二让他扎根鸿胪寺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什么时候还得他出面斡旋各路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为王爷效力,德芳全凭王爷吩咐。”郑元璹恭恭敬敬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哈哈一笑,一脸自信说:“我的好大哥,明日一定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次率兵亲征,再一次挽救大唐于水火,李二班师回朝时,发现李建成趁自己出征时,把几个重要位置都安插了他的亲信,父皇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自己在外面出生入死,最后还是李建成收益多,这让李二怎么能甘心?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忍让,不等于放弃,此次挟着大胜之威,兄弟再来好好扳一下手腕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第二天醒来的,头有点痛,一连伸了几个懒腰才感觉好点。

        昨晚隔壁住了几个商贾,有人在房里设了酒菜,吃喝到午夜才撤,这边刚停,隔壁平康坊又传来欢声笑语,不时还有人奏乐助兴,再加上心里有事,大半夜才睡着,天刚刚亮,报晓鼓又响了起来,它不是一次敲完,而是分成好几波,都没法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公子起床,福至连忙伺候洗漱更衣。

        洗漱完,陆庭和福至下楼,点了两碗餺飥,吃完主仆二人牵着马出了旅舍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没退,行李都留在房间,陆庭有点感激小俏婢,她把钱都折成金银给自己,随身带着很方便,要不然哪有这样轻松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上还剩下三百八十多贯,要是铜钱,折算有一千多金,带着这么重的钱,去哪都是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你不是说肚子饿吗,只吃一碗餺飥,够吗?”福至一边小心翼翼驾着马车,一边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还是长身体的时候,饭量有点大,平日两碗餺飥再加两张胡饼,现在还没平日一半的量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吃那么多干嘛,留着肚子吃大餐啊。”陆庭自信满满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给李二带来那么厚的一份大礼,以李二豪爽的性格,怎么也得设宴款待自己吧,放着王府的美味大餐不吃,吃五文钱一碗的餺飥?别开玩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吃大餐?去哪吃大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机不可泄露,你就睁大眼睛看吧。”陆庭故意卖了一个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福至很好奇谁会请自家公子吃大餐,可是陆庭不肯说他也没办法,只好像公子说的,睁大眼睛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福至看到公子打听秦王府的位置,又眼睁睁地看到公子大步向秦王府的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会吧,公子说有人请他吃大餐?这个人是秦王?福至一时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听公子说过认识秦王啊,要是认识像秦王这样的大人物,公子在苏州就不会过得那么的憋闷,差一点就投河喂了鱼虾,福至突然有一个可怕的想法:不会是投河后得了癔症吧,听郎中说遭大难的人,有可能得一些不好的后遗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公子,这是秦王府。”福至吓了一跳,连忙拉住陆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匾上那么大的三个字,本公子又不是不识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认识秦王府的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公子去秦王府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用手一拨,把福至拉着自己衣袖的手甩开,一边向秦王府大门走,一边自信满满地说:“当然有事,你留在这里看好马车,等本公子的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要迈过这扇门,就能看到那位名传千古的大人物,只要抱上他的金大腿,这辈子荣华富贵就享之不尽,到时要风得风、要雨得雨,真是想想都兴奋,兴奋到走路都有点飘,就是看到守在大门那些衣甲鲜明、威武严肃的甲士,都觉得他们有点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突然有种想唱歌的冲动,就唱那句: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梦了好久终于把梦实现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