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58 房谋杜断(求收藏推荐)

058 房谋杜断(求收藏推荐)

        李二的提议一出,一众心腹知道这是一件大事,开始商议送什么礼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渊的性格是优柔寡断,从起兵到称帝,都是儿子和身边大臣再三劝说才作出决定,在立太子的问题上也是再三摇摆,按伦理应选长子李建成,可老二李世民能力更出众,这几年李渊在伦理和能力之间来回反复,这样的的结果是李建成没觉得太子之位有多稳,李二认为自己有机会问鼎帝位,太子府和秦王府都视对方为眼中钉,争相在李渊面前表现、讨他欢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多意见也多,长孙无忌打听到太子准备了两名绝色胡姬准备献给皇上,建议李二也物色几名美女献上;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说直接说用黄金打造一个巨大的金寿桃哄皇上高兴;

        房玄龄提议立碑,记载皇上立下的功绩,为皇上扬名;

        杜如晦回忆起李渊曾抱怨宫中年久失修,不复皇家气派,请能工巧匠给皇上设计建造一座新宫殿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意思,七嘴八舌说了一大通,谁也说服不了谁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示意众人静下来,点名道:“德芳,一直没看到你发言,有什么想法,说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做领导的,不仅要从谏如流,还要有一双慧眼,李二很擅长挖掘手下的才能,知人善用,刚才郑元璹眼前一亮、跃跃欲试的样子早就收在眼内,看到郑元璹一直没开口,忍不住点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德芳见识广,肯定好提议。”长孙无忌抚着胡子,点头附和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看到郑元璹,眼前一亮,拿过酒壶笑嘻嘻地给郑元璹倒了一杯:“郑卿莫急,喝口酒润润喉咙,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劳程将军。”郑元璹看到程咬金亲自己给自己倒酒,忙开口感谢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一脸憨厚地说:“不劳,不劳,就是倒个酒,要是郑卿喜欢,找个机会到老程的府上,老程专门给你倒,想喝多少都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程老黑,那么喜欢倒酒,来,给你个机会,给老夫倒酒。”尉迟敬德逗笑着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边去”程咬金大咧咧地说:“你又做不了冰人,没资格喝俺老程倒的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闻言哈哈大笑,纷纷挤兑起程咬金,这个说给程咬金介绍一个小寡妇做填房,那个说给程咬金介绍一个花魁渡过漫漫长夜,场面一下子欢乐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也算官宦世家,曾祖父、祖父都是北齐司马,父亲程娄官至济州大中正,可惜到程咬金这一代没落了,小时候家贫,打过柴、做过绿林好汉,先后跟过李密、王世充,最后归顺李唐,因为年少家境不好,只娶了一个县令女儿为妻,这是程咬金最遗憾的事,因为他一直想娶个五姓女为妻,在府里有事没事跟郑元璹套近乎,就想郑元璹做个冰人,给老程家介绍一个五姓女,还拍着心口说老少皆可,相貌也不很在意,岁数大的就作自己填房,年龄小的就许给自己的几个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句话,是五姓女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元璹虽说只是一个鸿胪卿,位不高职不显,可郑元璹出自荥阳郑氏最显赫的北祖三房,是荥阳郑氏元老级人物,要是得到得到他首肯,结成亲家,娶一个货真价实的五姓女,整个家族的地位立马提升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秦王府,不仅程咬金,就是长孙无忌、秦叔宝、尉迟敬德、段志玄、房玄龄等人也意有意跟郑元璹亲近,谁家没几个混小子,再过几年都要成亲,要是早点确认一门体面的亲事,不香?听说郑元璹还有个宝贝女儿,不仅长得如花似玉,还知书识礼,还没到十二岁,上门的冰人快把郑家的门槛都踩断,可郑家一直没同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无忌孔试探过,想为儿子长孙冲找个良配,可郑元璹死活不肯松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也有地位、体面的人,想归想,学不了程咬金没皮没脸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元璹哪能不知同僚想什么,闻言假装没听懂,站起来向李二行了个礼,朗声道:“王爷,皇上富甲天下,金银财货这些不会很在意,后宫张婕妤、尹德妃正受宠,想必美女也很难让皇上动心,说不定还让张婕妤和尹德妃心里怀恨,现在皇上最忧心就是天下百姓,希望百姓能休养生息,大唐国富民强,某有一物,王爷献上去,定得皇上欢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此物是什么?”李二一听,马上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宝、秦叔宝、长孙无忌等人也一脸好奇地看着郑元璹,看看他说一定能讨皇上欢心的东西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元璹不敢吊李二的胃口,拿出早准备的算盘出来,双手呈上:“王爷,就是此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...甚物,样子倒是特别,德芳,快说说。”李二拨弄一下,实在看不出这是什么,干脆把问题抛回给郑元璹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没见过算盘,第一眼看去,有点像孩童的玩意,不过郑元璹是胆大心细、做事稳妥的人,他这样郑重呈上来的东西肯定不会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德芳,这是什么甚物,很特别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郑卿推荐的东西,俺老程说肯定是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你们看,上面还刻着字,个、十、百、千、万、十万、百万、千万、万万,感觉跟明算有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你一言我一语,郑元璹从李二手里拿回算盘,轻轻抚摸了一下,内心有些骄傲,这是宝贝女儿无意中发现,不辞劳苦从苏州给自己带回的,一想到芝儿,一向严肃的郑元璹眼里露出慈爱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元璹很快调整心情,先是讲解了一下算盘的用处和优点,还当众秀了一把自己苦练了几天的算盘,众人看到郑元璹两只手指翻飞,瞬眼功夫就能把复杂的数字计算出来,一个个都惊讶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场都是聪明人,一眼就看算盘的价值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一个人用,提升的效率有限,要是向天下推广,那受益就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搓搓手,有些兴奋地说:“妙,妙啊,此物把签筹和珠筹的优点都结合起来,极大地节省人力,还能大大减少误差,要是早有此物,秦王府的帐房至少可以空出一半的人手,德芳,此物叫什么?何处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元璹拱拱手说:“回王爷的话,此物是苏州一位名为陆庭的小郎君所制,还没有起名,也没有推广,天下间暂时只有这一具,王爷献上去,想必皇上会很高兴为它赐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物的来历,郑妍芝已经完完本本告诉了父亲郑元璹,让郑元璹自行决定怎么处置,郑元璹一开始还想以自己的名义呈上去,因李二带兵出征未归,就留在家里,一边等一边练习,越用越好用,刚才李二问是怎么来的时候,只是犹豫片刻就把陆庭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名门望族有名门族族的规矩和骄傲,虽说是女儿出钱买下,郑元璹不敢确认还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,要是传出荥阳郑氏欺世盗名,这么大的罪名郑元璹可负不起,有推荐之功就不错了,没必要拿荥阳郑氏千年的声誉去赌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元璹内心的骄傲,也不允许自己做这种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点点头说:“没错,父皇说过打这么多仗,百姓受苦,经常训诫本王要重民生,把这具利国利民的东西献上去,再请父皇赐名,父皇肯定龙颜大悦,好,很好,德芳,你尽快把那个口诀呈上来,献上去请父皇赐名后,不仅在国子监推广,还要在天下推广,本王给你记了一大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王爷。”郑元璹连忙谢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能得到这么多人才相助,就是跟李建成争斗时处于下风,部下也不离不弃,除了精明能干、果敢杀伐外,也跟李二出手大方、赏罚分明有关,属于自己的功劳,郑元璹不客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儿千里迢迢从苏州快马送来的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爷,此物不要急着献上去,只要运筹得当,说不定还有大用。”房玄龄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杜如晦眼神转了转,很快点头附和:“玄龄兄,看来我们想到一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皱着眉头说:“两位先生就不要打哑谜了,听到俺老程脑袋都大了,有什么事就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杜如晦呵呵一笑,并没有开口,这事是房玄龄先想到的,由他说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 房玄龄一脸神秘地说:“户部的裴尚书年老多病,准备致仕了,太子推荐原是太子洗马的魏征担任户部侍郎,想把天下财权拿到手,听说户部烂帐、冗帐积了很多,若是我们运筹得当,不仅可以斩断太子府伸向户部的手,说不定王爷还能把户部收入囊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户部?拿到大唐的财权?还能打压太子府?

        李二眼前一亮,马上来了精神:“这是一个好事,大伙好好筹划一样,太子府最近越来越过份,我们也给他一点颜色看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