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57 秦王府密议

057 秦王府密议

        陆庭为了吃一顿好的,要在寒风中自己动手,几十里外的秦王府,李二正跟一众心腹大碗喝酒大块吃肉,还有舞伎助兴,非常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净街鼓已敲完,长安城门、坊门、宫门依次关闭,原来热闹的街道除了巡逻武候,空无一人,宵禁开始了,街道是安静了,秦王府还是热闹非凡,秦王李世民以庆祝取得五陇阪之役胜利的名义在府内宴请心腹亲信。

        突厥的突厥颉利、突利两可汗见唐统一全国已成定局,受其扶持的割据势力也多被击灭,遂倾其全部人马,对中原发动大规模入侵,为了打击突厥,李渊命李世民率军在五陇坂(今陕西凤翔西)迎敌,李世民利用两个可汗互相不信任,作其卓越的战略眼光、惊人的胆略和超群的智谋用反间计逼其退兵,再一次让长安化险为夷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对手下向来很大方,打了大胜仗,自然要好好庆祝一下,虽说李渊不喜欢大臣营私结党,这种情况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四海未平、边境没定,外敌还没臣服,大唐需要像李二这种善打大仗、硬仗的军神,要不然,李渊早就把李世民调到外地,免得他老是跟太子李建成斗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    酒足饭饱后,李二挥挥手,把助兴的歌伎舞伎、宫女太监都屏退,笑呵呵地说:“这次出战,缴获了一批上等的好马,在场的人人有份,每人赏五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长孙无忌、杜如晦、房玄龄、尉迟敬德、秦叔宝等人连忙谢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跟随像秦王这样的主子就是好,有什么好事都想手下,一年到头不知赏赐多少东西,这次出征五陇坂,缴获一批上好的好马,一回来就赏给手下,五匹好马值不了多少钱,但这是秦王的一番心意,不能用钱来衡量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王是大唐的军神,哪次出征没有收获?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哈哈一笑,站起来挤眉弄眼地说:“王爷,只缴获马吗,有没有漂亮的突厥小娘子,给俺赏几个,骑突厥小娘子可比骑突厥马有意思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闻言哈哈大笑起来,李二指着程咬金笑骂道:“年中才赏了你四个胡姬,这么快又掂记突厥小娘子,程老黑你吃得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堂上坐了这么多心腹手下,也就程咬金这货敢这样跟李二说话,李二对程咬金也格外宽容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笑嘿嘿地说:“俺老程牙口好,对美女那是韩信点兵,多多益善,反正去康州也是无聊得紧,多带几个美人替俺老程家开枝散叶,多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一落,大堂热烈的气氛一下子变了,李二脸上的笑容也在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身边名将如云,这是李建成一直很羡慕的事,一个月前派人给程咬金送了大批的金银财货,想程咬金为他效力,程咬金全数退回,声称只对秦王效忠,还把这件事如实禀报李二,李建成收买不成,就向李渊进馋言,一道圣旨把程咬金调到康州出任刺史。

        过完年,程咬金就要到康州赴任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叔宝猛地一拍桌面,一脸气愤地说:“老程打了那么多仗、流了那么多血、赚了那么多战功,就因不肯投靠太子,派到康州那种穷乡僻野做什么刺史,这不是寒碜人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”尉迟敬德也为程咬金抱不平:“打仗就派程兄弟冲锋陷阵,现在安稳一点,找个由头就发配到康州,不公,太不公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虽说有些粗鲁,有时喜欢开一些过份的玩笑,但跟众人相处得不错,有事也肯为朋友出头,众人纷纷到康州上任表示不满,要是放到洛阳、苏州、杭州这些地方还好一点,康州向南一点就是廉州、雷州了,这不是外迁,是流放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苦笑一下,站起来走到程咬金面前,伸手拍了拍他结实的肩膀,安慰道:“知节,本王知你心有不甘,可事已至此,就当去康州游玩一下,有机会本王马上把你调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件事是李建成趁自己在外领兵时策划的,等李二知道时,圣旨下了,吏部的流程也走了,李二犹豫再三,还是不挑战李渊的权威,只能把这个哑巴亏吃下,现在正是争夺皇位最紧要关头,李二不想惹李渊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没有再笑,难得认真地说:“太子这样做,就想剪除王爷的左膀右臂,一步步削弱王爷的权力,俺老程这辈子活够了,大不了就是一死,王爷要是再不想办法自保,让太子为所欲为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爷,老程话粗理不理”段志玄附和道:“王爷在在浴血奋战时,太子在干什么?每次大唐遭到危机,都是王爷挺身而出,这才安定一点,是准备飞鸟尽,良弓藏,狡兔尽,走狗烹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叔宝看到李二有些犹豫,忍不住开口道:“太子府的魏征,在六月就提议把秦王府迁出长安,要不是这次五陇坂之役,说不定王爷已经是出了长安,我们这些老兄弟也被拆散,王爷需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二神色有些凝重,扭头看看房玄龄,开口问道:“玄龄,宫中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房玄龄摇摇头说:“回王爷的话,不妙,现在宫中都是太子的人,就是皇上最宠信的尹德妃、张婕妤也全是替太子说话,叔宝说得没错,若不是五陇坂之役,情况肯定会更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爷”杜如晦开口禀报:“太子和齐王一直交好宫中的嫔妃,每次进宫都要用车来拉礼物,王爷拿性命为大唐冲锋陷阱时,后宫都只是说太子的好,皇上耳根子软,再不做些什么,只怕王爷的处境更加艰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外敌犯境,本来是一个同仇敌忾的事,没想到成了秦王的救命稻草,说出来有些讽刺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想了想,最后哈哈一笑,再次拍拍程咬金的肩膀,自信地说:“知节不要说这些英雄气短的话,好日子这才刚刚开始,荣华富贵还等着你去享呢,不就是去康州吗,又不是回不来,就当散散心,天大的事也本王扛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后面,李二语气无比的坚决,话语中带着一种无法击倒的意志,在场的人都被李二自信和意志感染,一个个脸上有了笑意、眼里重燃了斗志,要是陆庭在这里,肯定会感叹地说这就是霸气外露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嘿嘿一笑,转身抱着李二的腿,大声说:“大伙都做个见证,秦王可说了,荣华富贵等着俺老程,有秦王这句话,俺老程以后就抱着王爷,不给俺荣华富贵不放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刚才说那些,一是提醒,二是表忠心,秦王没表态,那是顾及血肉亲情,现在看起来秦王府不及太子府风光,可明眼人都知道,现在秦王府才是大唐的中流确砥柱,只要四海未平、外敌没服,大唐就需要像秦王这种战神,不仅大唐需要,皇上也需要,几年前就有大臣说秦王已年长,按律应出长安到外地设府,可李渊就是不同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李渊看来,有李二在,长安城可保无虞,也只有李二在,李渊才能在宫中安枕无忧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一直没有放弃太子之位,也一直在争,要是再进一步,那就是发动宫变,不到万不得已,不会走这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滚,要抱回家抱你的胡姬去。”李二没好气用脚一伸,把没脸没皮的程咬金放倒在地,引得众人齐声发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程咬金在这里插科打浑,原来有些严肃的宴席,很快充满笑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房玄龄等众人笑完,开口提醒道:“王爷,眼线说太子府很重视皇上的寿宴,精心准备了很多礼物,还准备在寿宴上重提秦王府外迁的事,此事王爷不可不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渊的寿辰是十一月二十四日,因为突厥突然出兵,兵锋直指长安,再加上李二率兵迎敌,李渊就下旨推迟举行,等李二凯旋归来再作打算,没想到又让太子府的人掂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有难就是秦王出马,刚平息就想过河拆桥,房玄龄的话一出,众人又有些愤愤不平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坐下,一脸淡然地说:“若是这么容易外迁,本王早就不坐在这里,一些跳梁小丑不足以为患,怎么应对本王心里有数,父皇的寿辰不能马虎,诸位帮本王想想,送什么礼物让父皇高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要是平时提这个,李二还有点怕,现在刚让突厥退兵,那么大的功劳放在这里,就是父皇也不好这个时候提出这种要求,再说太子府的人会煽风,自己就不会点火?

        论起谋略,李二就没怕过谁。

        攻击自己的事,李二不担心,现在担心就是李渊寿宴时,送些什么好,不仅要体面,还要有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的话音一落,坐在角落里一直没有发言的郑元璹,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轮到自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