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56 投宿青石驿

056 投宿青石驿

        从苏州到长安,最舒适就是坐船沿着运河一路北上,到达洛阳后,再坐马车由洛阳直奔长安,问题是坐船时间比较长,秋冬时节还是枯水期,水路不会很畅顺,要是遇上槽运还得让路,要是运气不好,有可能二个月还到不了长安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选择坐马车,由苏州先到扬州,然后北上,经泗州、汴州、洛阳,再由洛阳取道长安。

        越往北走,天气越来越冷,刚出发时还看到窗外绿树成荫,野花竞艳、鸟儿歌唱,越往北走越单调,慢慢路上没了野花的芳影,也没了鸟儿婉转的歌声,颜色也由绿转白,那是雪的颜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苏州一直向北走,陆庭发现一个规律,沿途除了大城和城郊略显繁华,其余地方大多显得破败、萧条,官路上来往的百姓、商旅眼里没什么神采,面色带着沧桑,衣着光鲜的人没多少,大多穿着半新旧的衣裳,商队和有钱人家大多配了随身带着武器的护卫,一脸戒备地护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德七年了,大唐四海还不平,天下对李唐还没有归心,这一年还没过,小的战斗不算,光是记入史册的战役就有七场之多:

        二月至五月唐平蜀中僚人叛乱;

        六月唐平泷、扶二州僚人叛乱;

        六至七月唐蒋善合击吐谷浑之战;

        七月唐平杨文干叛乱;

        七月苑君璋攻朔州之战;

        八月五陇坂之战;

        九月唐平姜子路叛乱;

        不仅是武德七年多战斗,李渊称帝七年间,每一年都要花费大量的人力、物力去剿灭各式的入侵、反叛,算起来武德七年动静还算小的了,像武德元年能载入史册的战争就有十九次之多,从新年打到年末,战争多的后遗症就是经济崩坏物价飞涨,老百姓像惊弓之鸟,陆庭在苏州,觉得苏州遭到兵祸后显得萧条、破败,以为其它地方会好上不少,没想到外面更差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苏州出发的前七天,陆庭还有兴致勃勃欣赏沿途风光,到第八天就没了兴致,古代的道路不好,由于战争的缘故,很多官路年久失修,马车没有像减震器这类高科技,坐在里面一高一低,没一会就颠得头晕眼花,整个人都没精神,没吐就不错了,哪里还有精神看风景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感到自己的运气还不错,沿着大运河一直向长安赶,起早赶黑,终于在十二月初七无惊无险赶到青石驿,这里距离长安城不到五十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运河是南北经济的纽带,地跨当时最繁华的几个经济区,即关中、中原、河北、淮河地区,李渊在四周设有重兵把守,其它地方有些乱,这几个地区相对稳定,陆庭和福至主仆两人驾着豪华马车走了一个多月没遭遇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你看,青石驿,太阳快下山了,要不要在这里借宿一晚。”福至停下马车,用嘴对手呵着气,一脸期待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天上下着小雪,飘飘扬扬,官路边、树梢上都积了不少雪,天也快黑了,这种天气赶车,坐在车厢里、带着暧炉子的陆庭没觉什么,在外赶车的福至感觉双手都不像是自己的,迎面吹来的寒风好像刀子一样锋利,这个时候有一个温暧的被窝、一碗热气腾腾的肉汤,多好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把手里的暧炉交给福至:“暧暧手,我去碰碰运气,看看还有没有房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驿站是朝廷的,主要是招待驿使和官府人员使用,要是有空闲的房间,也可以给过往的商旅方便一下,当然,普通人住驿站没有优待,住宿吃饭都得自己出钱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入了冬,小雪纷飞、呵气成雾,很少人在这种寒冷的天气外出,在家里守着热炕头多好,这么冷的天气,青石驿人声鼎沸,四周还有一些穿着黑衣劲装、腰挎横刀的护卫来回巡视,不用说驿站来了大人物,陆庭就是舍得花钱也没信心弄到一间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没走近驿站,陆庭就感到有几双目光落在自己身上,那些巡逻的护卫很自然把手搭在刀柄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小郎君,不知到青石驿站有何贵干?”守在驿门的驿卒拦在陆庭面前,上下打量了一下陆庭,客气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人靠衣裳马靠鞍,要是普通的商旅,驿卒二话不说就轰走了,看到陆庭从一辆考究的马车上下来,衣着光鲜、风度翩翩,也不知什么来头,于是客气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快黑了,还没找到歇脚的地方,想在青石驿投宿一晚,不知兄台能不能行个方便?”陆庭客气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出远门天气还不冷,把马车当房车,随便找个地方就能将就一晚,现在冰天雪地,天还黑了,肯定是睡热坑、吃口热饭菜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郎君可有官身或公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过所可以吗?”陆庭左右看了一下,不着声色递过一粒银豆子:“行个方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出手就是一粒银豆子,算大方了,这招一直很好用,可这次却碰上了软钉子,那名驿卒看到银豆子眼前一亮,喉咙还动了一下,最后还是摇摇头:“不是小的不通融,今天来了几个贵人,把驿站都包了,吩咐不能再进外人,公子,请便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是好东西,可是里面住的人身份太高贵,就是驿丞也得小心伺候,驿卒虽说眼馋那个银豆子,也不敢答应陆庭。

        青石驿距离长安只有几十里,进入长安的达官贵人那么多,也没见几个说要包一整间驿站,不用说,驿卒说的贵人来头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看看那些身材高大、表情严肃的护卫,犹豫一下,小声地说:“我们不进去,兄台想个办法,帮忙照料一下马,最好弄点吃食,马料和吃食明天一起结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陆庭把银豆子塞到那个驿卒的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驿卒拿到银子,随手捏了一下,不动声色往袖袋一塞,面带笑容地说:“只要人不进去,这事好办,小的一会把马牵进马棚,喂最好的细料,吃食方面有点麻烦,贵人带的随从有些多,厨子忙不过来,一时半刻怕是顾不了小郎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驿站本来有二个厨子,有个厨子告了假,只剩一个厨子和两个杂役,现在要弄三四十人的饭菜,哪里忙得过来,就是有钱也赚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拿点食材就行,对了,在那个树林里过一晚,没关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靠着驿站扎营安全很多,也不知驿站里住的是什么贵人,那么多精干的护卫,真有事他们不是袖手旁观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不过驿舍里住了贵人,小郎君不要吵闹,打扰了那些贵人休息,发生什么事小的不敢打保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找到地方落脚,在野外凑过过一晚的事很常见,驿站不远那个小树林,经常有舍不得房钱的人扎营过夜,驿卒早就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谢过,跟驿卒商量了几句,让福至把马车赶到离驿站大约七八丈远的小树林,收了好处的驿卒送来两只宰杀好的鸡,然后拉了大白马去马棚喂料、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现在还下着雪呢,冷,要是感染风寒就不好了,先回马车歇着,小的做好再给公子送去。”福到看到那两只鸡,双眼都放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出门在外,罐盆碗筷、盐巴、调料这些都备着,车底还绑有一捆干柴,不能及时投宿就自己做饭,这时候熬一罐香喷喷、热腾腾的鸡汤,那滋味,光是想想就咽口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看着两只宰杀好的肥鸡,摆摆手说:“算了,本公子亲自动手丰衣足食,你帮我打下手好了,今天弄点好东西让你开开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福至是一个好下人,忠诚、细心,可他不是一个好厨子,做饭的手艺只能说勉强凑合,这两只肥鸡落到他手里,就是随便剁成几块,往罐里一扔,加点盐巴加点水,熬一会鸡汤就出来了,这一路陆庭都吃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吃好东西,还得自己动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