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55 二叔公算无遗漏

055 二叔公算无遗漏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给了福至一个爆粟,没好气地说:“别看二叔公整天一副笑嘻嘻、人畜无害的样子,老头子狡猾着呢,他猜到我要去做什么,也有可能猜到醉杏楼的事是我做的,当众跟我划清界线,要是我站错队或得罪了惹不起的人物,他老人家肯定跟我断了关系,说不定族谱都没有我的名字,这样就牵连不到他,也牵连不了苏州陆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本公子混好了,功成名就,就今天赠钱赠物的举动,他老人家和整个苏州陆氏都能受益,横竖他老人家都不吃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手操作附合二叔公做事风格,四平八稳。

        福至有些不解地说:“公子,老郎君还是送了钱物啊,要是公子不得罪人也没飞黄腾达,在外面转一圈再回苏州,那还是老郎君吃亏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是赌,二叔公也是拿了真金白银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苦笑一下,耐心解释道:“这就是二叔公的高明之处,我花了族里这些钱,可不能白花,要是混不出名堂,回来十有八九抓到族学里做先生,教导族里的子弟,算是变相还现在这些钱,就是不回来了,或者出了事,那宅子不是在二叔公手里吗,他能吃亏?”

        福至瞪大眼、张大嘴巴,半响才一脸敬佩地说:“老郎君实在...实在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说了二个实在,说不下去了,福至读书不多,一进很难找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眯着眼,一脸自信地说:“福至,我敢跟你打赌,我们前脚出苏州城,二叔公后脚就把我们祖宅利用上了,租给别人住倒不怕,二叔公还是要一点脸面的,十有八九存放族产,很有可能存放族田的收成,以前族里的收成都折成现钱,好收藏,这二年兵荒马乱,粮食不会轻易变卖,再说还要发学米,对,机会很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福至吐了吐舌头,没说话,感觉自己跟公子的差距越来越大,说话也不在同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一阵秋风吹来,卷起地上几片枯黄的落叶,只穿二件单衣的陆庭感到一丝凉,算算日子是深秋了,陆庭把衣裳裹得紧一点,开口道:“福至,看看马吃完了没有,吃完了早点赶路,长安还远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公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距离陆庭大约二百四十里的官路上,红菱有些心疼看着因为赶路有些精神不振的郑妍芝,小声说道:“小姐,前面就是黄桥驿,要不要休息一下下、打个尖再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得到算盘和口诀后,如获至宝地亲自拿着,带着红菱、四名护卫和三位原来属于林家的木匠,起早贪黑往长安赶,一天就赶上二百多里路,坐在马车里都颠簸得小脸都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常来说,在好的官路,马拉车一天走一百五十里差不多是极限,连续走上三天马会吃不消,轻则掉膘重则累倒,郑妍芝是双马拉车,还利用杜太守给的便利,花一些钱就可以在沿途的驿站换马,马歇人不休,一天就走了二百多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换了马继续走,阿耶在长安的日子不好过,早一些献上去,前途也光明许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顿了一下,郑妍芝补充道:“深秋了,入了冬大雪封路,那时更不好走,长安还远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小姐。”红菱连忙应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州三进进出的陆家大宅内,二叔公正在书房里很耐心地写着什么,一笔一划,每一笔都写得很用心,正整,多寿站在一旁静静地不说话,偶尔轻手轻脚替二叔公磨墨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叔公写完最后一笔,长长松一口气,对照一下没错后,这才小心翼翼把笔放下,有些倦乏地说:“抄了三天,终于完工,老了,这老骨头不中用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郎君,这族谱不是好好的吗,没必要多少一本啊。”多寿有些奇怪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懂什么,这个有备无患。”二叔公没好气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寿看了看那本新抄族谱,忍不住小声提点:“郎君,是不是抄漏了,刚才陆庭公子的名字没抄上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抄上去,老夫干嘛要多抄一份?闲着慌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郎君的意思是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二叔公有些担心地说:“陆庭那个混小子,就没他不敢干的事,这次出外,也不知是福还是祸,老夫身为族长,得做好万全之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准备二本族谱,一本有陆庭,一本没有陆庭,到时看什么人,就下什么菜,说是那混小子真捅了天,也不至于牵连族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寿眼前一亮,连忙戴高帽:“这是郎君想得周全,小的佩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二叔公打开茶盏,倒了点醋进去,眼皮也不抬地问道:“东西都送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郎君的话,送到了,小的把郎君的话也一字不漏转告,陆庭公子有些惊讶,他没说什么,就说会记住郎君的话。”不用主人发问,多寿很主动汇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记往就好。”二叔公闻言满意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漂亮感激的话说得再多也没用,有时平淡一些,反而是出自真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小的在街上遇到牙行的徐大牙,说桥头那宅子的租金本应十五日就预付,现在逾期了,让郎君日落之前把钱送到牙行,若不然下个月就要收回宅子。”多寿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间漏雨的破宅子,一个月敢张口要三百文的房钱,穷疯了吧,不交,爱收不收。”二叔公冷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寿苦着脸说:“郎君,里面放着族田今年新打的粮食,要是收回去,粮食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笨”二叔公踹了多寿一脚,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:“老夫常教你,穿不穷,吃不穷,算计不到一世穷,光想着花,就不会想着怎么省吗,陆庭那老宅不是托老夫照料吗,空着也是空着,把族里的粮食存放在哪里,又省钱又可以帮他看房子,一举两得,多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郎君,陆庭公只是托郎君照看一下宅子,没说把宅子给族里当库房啊。”多寿小心提醒二叔公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叔公振振有词地说:“陆庭也没说不能把宅子当成库房啊,一笔写不出二个陆字,自家人的地方用一下算什么,再说陆庭那混小子没少领族里发放的学米,得了族里那么多好处,老宅借族里用一下,他敢说不?另看三百文不起眼,一个月三百文,一年就三千六百文,三千六百文可以多买多少好东西,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,别说一个月省三百文,就是三文钱,在老夫眼里也比天还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多寿连连称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郎君,郎君”多福连门都没敲就冲进来,没等二叔公训斥就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老...老夫人回苏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二叔公霍的一声站起来,焦急地问道:“婉君回来了?什么时候回来的?陈老狗呢,他回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刚在客来居的小码头下了船,陈训导也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二叔公猛地一拍桌子,咬牙切齿地说:“这个田舍奴,领朝廷的俸禄却擅离职守,老夫最恨这些尸位素餐之人,一定要去告他,多寿,马上去客来居定一桌,让黄掌柜按婉君喜欢的上,告诉他这是为婉君接风洗尘设的席,钱不是问题,一定办得妥妥当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多寿站在哪里眨眨眼,郎君这话怎么前后不一啊,前面说要告陈训导,自己还以为他要自己去衙署告状呢,没想到他话音一转,由陈训导变成了林老夫人,告人变成设宴,还说钱不是问题,意思变得太快,稍稍分点神估计都得听错。

        郎君就是郎君,不仅翻脸翻得快,打脸也快,刚刚还说三文钱比天还大,转眼就说钱不是问题,又要在客来居大手洒钱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多寿也就想想,打死他也不敢说出来,一个月前郎君随口问他跟陈训导那个好,多福那傻瓜,也不知脑子哪里抽了,说陈训导学问好,还吃官家饭,郎君嘴上没说什么,第二天多福因为右脚先迈进门被斥为对主人不敬,当天下放到田庄干农活,听说在田里像牛一样翻地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楞着干什么,还不快去。”二叔公看到多寿还傻站着,忍不住踹了他一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是,是,小的马上去。”多寿回过神,小跑着跑出书房,差点没被门槛绊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