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54 说一套,做一套(求收藏推荐打赏啦)

054 说一套,做一套(求收藏推荐打赏啦)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叔公,这件事不是这样的...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想解释二句,还没说完就让二叔公粗暴打断:“还有脸解释?老夫老脸都卖光了,给你谋了一份好差事,招呼没打一声,说辞就辞了,这边张罗卖祖宅,那边吃喝玩乐,都多大了,还是一事无成,滚,老夫没你这样的后辈,苏州陆氏也没你这样的子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都不听陆庭解释,二叔公火气全开,在围观的族人和邻居面前大声训斥陆庭,一点脸面也没留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头子今天吃了火药啊,不是让那陈训导在追求林郑氏上占了优,几十年的老醋坛都倒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要不先回去吧。”福至小声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点点头,牵着马准备先离开,看样子很难沟通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想走,后面传来二叔公愤怒的声音:“先别走,把宅子的钥匙留下,免得哪天把宅子给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福至把钥匙交上去,陆庭和福至转身走后,身后还传来二叔公有些愤怒的声音:“陆庭那套宅子,谁也别掂记,老夫在一天,这宅就不能易手,就是有什么事,宅子也是充当族产,这败家子没少领族里发放的学米,哪个敢伸手,爪子都给他剁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二叔公突然翻脸,家门不给进,连进祠堂上柱香也不行,陆庭有些郁闷,路上想了想,很快调转马头往林家的方向走,想跟小俏婢告个别,这次能顺利出行,小俏婢可以说功居至伟,临走时告个别很应该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林家,没想到吃了个闭门羹,林家的下人说小俏婢有事外出,不在家中,陆庭没办法,只能失望而归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二叔公和小俏婢,好像找不到告别的人,三房人丁单薄,亲戚本来就不多,老父在世时做买卖赚了钱,那些亲戚眼红,拿了钱都要投,结果出了事,他们认赚不认亏,因为钱的事闹得很不愉快,也就没什么来往,剩下没断的亲戚和朋友,不是嫌前身丢脸就是怕前身偷钱,纷纷断了来往。

        应了那句“穷在闹市没人闻”的老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人送别,没人挽留,陆庭把行李往马车一放,大门一锁,就这样有些落幕地出了苏州城的闾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阊门是苏州古城的西门,进出苏州城的主要门户,成为离开或进入苏州城的代表,东汉赵晔《吴越春秋》记载:“立阊门者,以象天门,通阊阖风也。”将阊门与天门相关联。伍子胥伐楚从此门出,从此门凯旋,也使得此门有了历史底蕴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流就有商机,有商机就有商人,阊门附近一带商贩云集,不断向过往的商旅推销各种各样的商品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掀开马车的车帘,回头看一眼闾门的城门,把它深深地记在心底,终于出了苏州城,出了苏州,为了荣华富贵直奔长安,不知什么时候能再看一次闾门,也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看闾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到看不到闾门了,陆庭这才有惆怅地放下车帘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放下车帘,马车突然停住,要不是陆庭发反应快,差点磕到车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福至,怎么驾车的?”陆庭回过神,忍不住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驾车的人,第一就是稳,就是遇上坎坷的地方,也会提点一下,突然停车也不说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”福至有些委屈地说:“是多寿突然窜出来拦住了去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多寿?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打扰了。”车窗外,响起多寿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打开一看,那个笑得像煮熟猪头的人不是多寿是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寿,你怎么来了?”陆庭有些惊讶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叔公见面不分青红皂白就给自己一顿训,也不知是为没给他牵线发脾气,还是吃大餐时没叫上他,反正就发了一通邪火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寿行了一个礼,指了指脚边一个大布袋,面带笑容地说:“郎君让小的在这里为公子饯行,这些是郎君和族人的一点心意,祝公子一路平安,前程似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叔公为我饯行?”陆庭有些惊讶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当着那么多族人和苏州城的百姓,没给自己留一点情面,连苏州陆氏没有这样不肖子孙的话都放出来了,差点以为要把自己逐出族谱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郎君一向很看好公子,这次公子出外游学,怎能不支持。”多寿一本正经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睁眼说瞎话了,二叔公训自己的时候,多寿作为二叔公的头号心腹,一直在旁边看着,那叫支持?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陆庭一脸不信,多寿连忙解释:“公子,郎君当场训斥,其实是做做样子,敲打一下族里那些小郎君,其实郎君还是很看好公子,要不然也不会让小的带了这么多东西在这里等候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多寿说完,也不理陆庭的反应,转身把那袋东西吃力地搬上马车,这才如释重负地说:“公子,郎君说了,天大地大,大不过血肉亲情,无论什么时候,苏州陆氏永远是公子的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闻言心里一动,有些感激地说:“二叔公真是用心良苦,多寿,回去转告一下,就说我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公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多寿转身想走,陆庭叫住他:“多寿,二叔公最近跟林老夫人可有进展?”

        多寿犹豫一下,苦笑地说:“公子,不说这个还好,一说小的心里直哆嗦,林老夫人在杭州的店铺出事,她赶到杭州处理,陈训导也跟着随行,郎君知道心里很不痛快,天天发邪火,别说小的这些做下人挨打挨骂,族里的小娘子和小郎君也让郎君训斥了不少,郎君只是训斥公子几句,已是优待,还请公子多见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心烦无非是二样,一是钱银二是女人,二叔公虽说不富,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钱银方面不是很忧心,女人的可能性大一些,还真让自己猜中,那坛超过六十年老醋倒了,威力可想而知,难怪老脸拉得那么长,那眼神好像看谁都像欠他钱一样,原来是让竞争对手陈训导占了先手,老头有些气羞成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对多寿挥了挥手,然后让福至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二叔公到这里,自己还要下车行礼,跟二叔公学习一些为人处世的道理,来的只是多寿,意思到了就行,没必要说那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约走了十里地,福至停下马车,让马休息一下,顺便给马喂水喂料。

        坐马车舒服,可马不是机器,跑久了会累,每到一段路程就要休息,这是朝廷每隔一段距离设立驿站的目的,要是不爱惜马力,马不用几天就掉膘,陆庭算过,现在官路平坦、好走,马力也足,一天能走一百五十里不是问题,到了后面路难走了,马也乏了,就是天天喂精料,一天能走个一百里就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福至照顾马匹时,陆庭想起多寿送来的大布袋,看看二叔公送自己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想把大布袋提进马车再看,可提的时候发现袋子很沉,只好把它拖进车厢。

        打开大布袋一看,上面放着一个竹箧,打开一看,里面有蜡烛、火石、艾草、茶叶、几帖治伤的膏药还有几包治理腹泻、伤寒的中药,都作了标记,这些都是出远门常备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竹箧下面是一个布袋,摸起来还有些温热,打开一看,里面有一叠米饼和几条腌好的肉干,还有一些干果和蜜饯,都是路上可以食用的东西,最下面陆庭猜中了,全是穿成一贯贯的铜钱,数了一下,有二十贯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贯钱大约六斤左右,二十贯铜钱就超过一百斤,难怪自己想提都难提得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福至喂完马回来,看到一地都是铜钱,吃惊地说:“还以老郎君无情,没想到出手这么大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家门不让进,祠堂不让拜,还当众斥责,福至以为二叔公真生气了,没想到他还派人在半路送钱送物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有些意外,内心也有些感动,不过嘴上却有些愤愤不平地说:“二叔公就是二叔公,都多大岁数了,还玩嘴上说不要,身体却很诚实这套,没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这话的意思是?”福至有些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叔公前面虽说有些过份,一点脸面也不给公子留,可最后还是送钱送物,出手也大方,还让多寿带了暧心的话,好像公子很不满意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