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52 我不是君子

052 我不是君子

        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,第二天一早,吴林和胡海靖的事好像长了翅膀一样,很快传遍了整个苏州城,并越传越玄乎: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说了吗,原来吴署正的儿子吴林,把胡录事的儿子胡公子祸祸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吧,不是说胡录事的儿子胡公子好男风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秀水街今天热闹了,胡公子和吴林打了好几架,听说两人一身是伤,鼻青脸肿,吴林门牙都被打掉了二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丢人了,竟然做这些事,没想到官家子弟是这个德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吧,胡录事还算是官,吴署正顶多就是有一个有钱的小吏,他的钱怎么来的,苏州城的百姓谁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传得纷纷扬扬时,陆庭一边吃着早饭,一边听福至绘声绘色地给自己描绘吴林和胡海靖狗咬狗的事,听到衙署的衙役赶到,把还扭打在一起的两人带回衙门时,拍桌惋惜地说:“可惜了,要是巡城的官兵先赶到,乐子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”福至有些好奇地问道:“衙役和巡城官兵哪个先来,有区别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有区别,要是巡城兵丁先到,流放充军还是轻的,可惜是衙署的人先来,他们都是衙署的子弟,不看僧面看佛面,有事也是高高举起、轻轻放下,最多也就关几天就放出来,算了,等他们出来,本公子早就远走高飞。”陆庭有些郁闷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巡城兵丁抓起来,光是一个戒严期间当众斗殴的罪名就让他们吃不消,还有当众行为不检、有伤风化,盗窃罪等,可是衙署的衙役先来,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自己人,最多就是一个酒后滋事的小罪,还会念其初犯、认罪态度良好给予轻判,这就是官字二个“口”的由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细想也不错了,经过这件事,无论是吴林还是胡海靖,在苏州算是名声扫地,蹦达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福至看着陆庭,有些迟疑地说:“公子,这事是你的手笔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把两人灌倒后,陆庭也有三四分醉意,回去睡下前,咐咐福至天一亮就跑到醉杏楼附近守着,看看有什么新鲜事,命令有些怪,福至最大的优点是服从,连为什么都没问就去了,听到动静就跟人一起冲进醉杏楼看热闹,正好看到吴林和胡海靖狗咬狗骨。

        绘声绘色说完两人丑态后,福至对自家公子的“未卜先知”有些疑惑,忍不住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神秘笑了笑,随口说道:“福至,你没发觉本公子的八宝盒空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瓶颤声娇?

        不会吧,给他们吃这个?福至闻言吓了一跳,一脸吃惊地看着陆庭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摆摆手说:“别用这种眼神看我,其实就是一个误会,那种陈年老酒,喝的时候没什么,可是后劲大,喝多了全身发热,本公子好心,临时走帮他们把被子盖得紧紧的,他们半夜热起来就脱衣裳,这些都是下意识的动作,因为他们还在宿醉中,现在不是入秋了吗,后半夜冷,吴林和姓胡的酒劲过了,觉得冷,不知不觉就抱在一起,天亮后发现情况不对,错以为对方半夜对自己做了不轨的事,这不,一怒之下就打架,一打架,这事不就扬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上楼梯赏他们每人二记“冲天钻”是关键,他们发现自己醒过来的状态不对,再加上身体的痛楚,正常男人能不发飚?没想到吴林这么刚,当场就跟胡海靖打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天饱含自己怒火的四记冲天钻,每一记都是全力出击,想想都回味无穷,特别时看到他们全身猛地僵硬,然后来一个赏心悦目的颤抖时,那感觉,美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这种事,吴林和胡海靖那是黄泥掉进裤裆里,不是屎也是屎了,身心受到打击之余,在苏州城名声扫地,这样一来,什么仇都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君子报仇,十年未晚,陆庭不是君子,别说十年,就是一个月也太久,报完仇再离开苏州,这叫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丝怨仇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子就是公子,福至眼光越来越佩服,差点连自己都以为公子屈服在他们的权势之下,没想到不声不响给两人挖了一个大坑,坑完人还能全身而退,太厉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胡海靖说玉佩被吴林偷了,没想到吴林还是一个梁上君子。”福至突然鄙视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劳而获去偷窃,无论古今都不受待见,福至虽说是一个下人,也看不起这种行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没有,那是本公子赏他的”陆庭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吴林不是最喜欢泼人脏水吗,让他尝尝脏水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吴林最喜欢就是背后伤人、泼人脏水,背地里不知说了多少陆庭的坏话,陆庭临时起意把胡海靖的玉佩扯下,放到他袖筒里,算是以其人之道还以其人之身,二人越多缝隙就越容易发生争吵,一吵就怒,一怒就会把理智扔在一边,推动故事进入下一个高潮。

        简直就是画龙点睛的一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活该,谁让姓吴的老是跟公子过不去。”福至一脸幸灾乐祸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把手里的筷子一放,长长松口气,伸了一个懒腰,冷笑地说:“福至,你要记住一个道理,免费的也许是最贵的,他们想把我吃穷,我还想着他们醉死呢,就是这成本有点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设这个套,自己足足花了十八贯五百文,要是还在客来居做小记帐,要攒一年才能攒到这笔钱,想想都有些肉痛,不过郑鹏很快又释然,一次把吴林和胡海靖这两个最讨厌的人都教训了,心情舒畅,就当花钱买个乐。

        值!

        福至深以为然地点点头,看陆庭吃完了早饭,一边收拾碗筷,一边问道:“公子,今天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备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要去衙署看望吴林他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他妹,去看一下二叔公,顺便把宅子的钥匙交给他托管,然后就是去长安,荣华富贵等着呢。”陆庭一脸期待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福至有些疑惑地说:“公子,吴家小姐才七岁,骑着马去看,会不会有些唐突?”

        公子的口味什么时候变了,七岁的女娃还是小屁孩,这也能相中?

        福至刚想问要不要备礼、备什么礼时,看到自家公子额上的青筋都露出来了,右脚好像随时踹出来一样,吓了一跳,一溜烟地跑了,边跑边说:“公子,小的这就去备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瞪了福至的背影一眼,自言自语地说:“算你跑得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