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48 赠马(祝书友中秋国庆快乐)

048 赠马(祝书友中秋国庆快乐)

        马车上,陆庭看着手里的箱子,双眼都放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管家模样的人交给自己一个箱子,还以为小俏婢骗了自己,要知一贯钱相当于一千文,重量约在六斤左右,六百贯得有三千六百多斤,小俏婢安排马车给自己就是为了拉钱,没想到只有一个有点沉的小箱子,可打开一看,发现里面装的是金银后,满意之余又有点感激。

        箱子里有几片的金叶子,十个银饼还有一堆碎银,金叶子每片大约一片重,全是质量上乘的赤金,陆庭数了一下,金叶子有两叠,每叠有二十张,一共四十片金叶子,银饼有十八个,上面刻着的重量是十两,剩下的都是银豆子,用小锦袋装着,重量足有二十两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十张一两重金叶子、十八个十两银饼和二十两银豆子,折起来相当于六百两银子,正好是六百贯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对,唐初铜钱稀缺,一贯钱大约只八百枚铜钱,少的只有七百多枚,百姓称为短陌,小俏婢给的稀缺的金银,还是成色上好的金银,上浮三成不是问题,相当于变相送自己一份大礼。

        合上钱箱,陆庭心里隐隐有些失落,这次找小俏婢,前面有点斗心机,但后面相互谦让,可以说是两人认识以来相处得最好的一次,不知为什么,离开林家时,总感到有点不舍。

        是离别的愁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近这半个多月,在离开客来居前,可以每天都跟小俏婢相处,两人在一起就是相互斗嘴、算计,有时候还相互挖苦、说笑话,虽说很多时候是不欢而散,可相处久了,一时不见,还有一点想念,这次见面,自己得到想要的钱和过所,只要过所一到手,自己马上去长安抱李二的金大腿,去了长安,就看不到小俏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犹豫一下,陆庭用力摇摇脑袋,把心里的杂念屏去,男子汉志在四方,眼看潜龙就要升天变成真龙,抱得越快越好,有了功名,想要什么没有,等自己衣锦还乡时,大不了替小俏婢赎身,要不,带在自己养眼也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打定主意,陆庭暗暗松了一口气,把目光放在车箱上,心里很快羡慕起来,这马车不赖啊,红木做的车厢,不用挂香囊也有阵阵泌人心脾的木香,车里的绣墩都是用上等绸布缝制,下面还铺了一层厚厚的毛皮,在减少颠簸上下了不少功夫,角落里还置有暧炉和食盒,陆家没破落前也用不起这么好的马车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有钱人就是会享受,陆庭摸了摸用苏绸缝制的窗帘,心想哪天自己富贵了,也得置一辆这样的马车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胡思乱想时,马车慢慢停下,接着听到福至在外面叫着:“公子,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马车就是快,好像没一会的功夫,这就到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抱着钱箱出来,林家的车夫把缰绳交到福至手里,自己手脚利索搬了个马扎伺候陆庭下马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劳了。”陆庭客套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夫对陆庭行了一礼,有些不舍地说:“陆公子,人送到了,马车也在这里,这匹马是大宛马,习惯半夜喂一次精料,还请公子善待,小的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慢着?这马车你不赶回去?”陆庭有些惊讶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夫看了一眼那匹白马,恭敬地说:“小芝姑娘说公子准备出门游历求学,有辆马车出行会舒适一些,这辆马车当是学习束脩也好,当成陆公子赠送的珠盘也好,请公子务必收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会吧,这马车是送给自己的?

        陆庭一下子傻了眼,那区大宛良马,少也说要五六十贯,马车更贵,起码要上百贯,加上车厢里的装饰,没二百贯拿不下来,可能更高,就这样送自己?

        就以自己为例,在客来居做记帐,一个月一千八百文,一年就是二万一千六百文,加上逢节过节一些赏钱,二万五千顶天了,也就是二十五贯,二百贯自己要不吃不喝攒八年才够,简直是豪到没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给小俏婢打造算盘时,还以为被拉了壮丁,没想到人家一出手,送了一份这么大的礼物,从小俏婢的反应来看,好像蟹黄包还没算盘一星半点那么重要,只能说她真是很痴迷明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芝姑娘这么客气,那我就却之不恭了,请转告小芝姑娘,陆某日后必有厚报。”陆庭一脸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把她赎出来,给自己铺床暧被窝,陆庭在心里暗暗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放心,小的一定带到,没什么事小的回去复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车夫想走,陆庭忍不住问道:“慢着,我想问下,这么名贵的马车说送就送,小芝姑娘到底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郑氏去了苏州,小俏婢管家,六百贯的秘方说买就买,价值超过二百贯的马车说送就送,这不止受宠,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了,陆庭对她的真实身份表示质疑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夫早就得到吩咐,开口应道:“小芝姑娘跟我们不一样,夫人把她当成女儿一样看侍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家奴肯定跟主人不一样,林郑氏对郑妍芝比自己儿女还要亲,这话一点毛病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点点头,谢过车夫,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说林郑氏有二个儿子,都已外出为官,没有女儿,有可能感到寂莫,就把小俏婢当成女儿一样,几百贯在小俏婢眼中都不是钱,说明林郑氏家底丰厚之外,看得出小俏婢也非常受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小芝姑娘真是大方,这下出去游历,就不怕风吹雨淋了。”福至笑嘻嘻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车夫走远了,陆庭伸手给福至一个爆粟,没好气地说:“什么大方,你家公子用知识换来的,明白吗,知识就是学问,学问是无价的,能用钱衡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些解题技巧和算帐,对自己来说不算什么,可这些包括无数先人努力的汗水和智商的结晶,真算起价值来是无价的,自己吃惊只是惊讶小俏婢出手大方,并不代表自己占了她便宜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算起来,是她占了自己的便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公子说什么都是对的”福至很快有些为难地说:“公子,马车进不去,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宅是陆家还没发迹时修建的,当时也没想到有马车,只有一个小小的楼,也就三尺多宽,马车有半丈多宽,还真拉不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左右看了一下,想了想,挥挥手说:“把车留在这里,把马牵进去,现在苏州城还在戒严,不怕有人掂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总不能为了把马车牵进去,把门和围墙推倒吧,把马牵进去就行,苏州城还在戒严阶段,不时有大队的兵丁来回巡逻,一边维护苏州城的安全,二来拿着一叠通辑图到处搜查辅公祏余党,现在别说小偷恶霸,就是市井儿也没见一个,说夜不闭户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了,公子。”福至很干脆地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拍了拍那匹肥膘体壮的白马,心情大好,开口嘱咐道:“福至,记住喂好马,喂点好的,半夜别忘了给它喂一次精料,掉膘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还靠这马去长安呢,可不能把它饿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着吧,公子”福至信心满满地说:“小的学过养马和赶车,公子以前那匹红雪也是小的照料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一半,福至有些说不下去,死去的郎君擅长做买卖,很多亲戚朋友看到有利可图,纷纷拿钱出来要入股,刚好郎君又想扩大规模,就收了不少参股的钱,没想到苏州惨遭兵祸,很多店铺遇到洗劫,就是家里也没逃过毒手,投了钱在生意上的人追着公子还债,那匹红雪最后还是没有保住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