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44 杀得一手好价

044 杀得一手好价

        “分包二百贯,全包六百贯。”陆庭犹豫了一小会,报了自己的价格。

        价钱少,自己吃亏;要是开价高,又怕把小俏婢吓退,犹豫了好一会才报出这个价钱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记帐的月钱有一千八百文,伙计更少,也就是八百文左右,二百贯,普通伙计没有升迁加钱的话,一个月八百文,起码要二十年不吃不喝才能攒下,中途还不能乱花钱、不能生命请郎中、不参加那些游园踏青等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只卖二百贯,也是一笔不错的收入。

        孟兰桥上卖烧鸡的摊主,交三十贯就能拜师,要是金玉包能卖六百贯的话,陆庭也很满足;就是卖一百几十贯,也能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会吧,就这点钱?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楞了一下,脸色变得精彩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知道陆庭的为人,知道他不肯吃亏,价钱往高里开,还以为他要黄金千两什么的,没想到也就区区六百贯。

        六百贯,好像还买不了一件名贵的首饰吧,只要六百贯的话,根本不用跟姑母商量,也不用到林家的帐房借钱,自己从荥阳带来的钱就能给清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看到小俏婢的脸色有些复杂,以为自己叫价叫高了,连忙解释道:“小芝姑娘,刚才你也尝过金玉包,味道是一等一的好,秘方不仅包括用料、比例,就是做包子的皮,也是经过特别加工,吃起来香糯可口,挺不错的,这个价钱很合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俏婢还是没反应,陆庭马上说:“要是小芝姑娘觉得价钱不合适,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,让一点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了,全包,就六百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郑妍芝好像觉得有点轻率,很快补充道:“金玉包是奴家吃过最美味的包,绝对值这个价,希望陆公子守信用,说了全包就全包,不能再泄漏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陆庭为了区区几百贯,一边讨好一边察颜观色,跟那些店铺的掌柜差不多,心里有些不忍心,自己也佩服的明算天才啊,至于吗,这些天是气自己不少,可教会的更多,让自己的明算水平大幅提高,这点钱就当是给束脩也值。

        堂堂荥阳郑氏小姐也端茶递水的人,不能过得这般卑微,传出去自己也没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闻言大喜,连忙保证:“小芝姑娘请放心,说是独家就是独家,保证不泄漏出去,若言有半句假话,任由老夫人处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一向喜欢跟自己斗气的小俏婢这么好说话,还以前要进行一场拉锯战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可能是被蟹黄包的味道征服,觉得这它大有钱途?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芝姐,这...”一旁的红菱忍不住开口,可话说到一半,也不知说些什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家小姐真是杀得一手好价,陆公子都说价钱可以商量,现在金玉包是不是独家还没调查、是不是陆公子做出来的,还有待验证,更别说秘方、注意事项、成本这些,一张口就花六百贯买一个秘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小姐啊,买卖不是这样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知道红菱要说什么,闻言摇摇头说:“没事,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小芝姐。”红菱一看郑妍芝的神色,就知事情不能变了,只能郁闷地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反而不好意思了,有些担忧地说:“小芝姑娘,这事的要不要写信跟老夫人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俏婢虽说傲骄,但做人还是不错的,要是因为转让金玉包的事被骂,陆庭心里也过意不过,要知奴婢就是再得宠信还是奴婢,要是林郑氏一生气,把小俏婢卖到青楼,自己不是推她进火炕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公子的好意奴家心领了,东家说过,一千贯以下的帐目奴家不用禀告就可以决定,奴家也相信自己的眼光。”郑妍芝一脸自信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真实身份是荥阳郑氏女,所谓婢子只是掩人耳目,再说买秘方就没打算从林家拿钱,而是自己拿出来,自然不用看别人脸色,让郑妍芝意外的是,陆庭这个登徒浪子竟然关心自己,都答应他的要求,还劝自己跟姑母商量,因缺钱都想把祖宅都卖掉了,担心自己,把到手的钱往外推?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为什么,一想到这些,郑妍芝心里有一丝小窃喜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一旁的福至看呆了,这不是做买卖吗,可这买卖做得也太...特别了吧,别人做买卖是漫天杀价落地还钱,公子跟小芝姑娘却相反,在价格上都让着对方,而对方还不太乐意,看来做买卖不仅看货,还得看脸。

        难怪公子出门对着铜镜拾缀了小半天,小芝姑娘不是中公子的美男计,慷林老大人之慨吧?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有些感激地拱拱手说:“小芝姑娘这般仗义,我都不知怎么感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,平日两方相互看不顺眼,甚至暗暗斗法,可小俏婢还是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拉自己一把,陆庭的感激还真是发自真心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的眼珠子转了转,很快笑盈盈地说:“要感谢很简单啊,就是提高奴家的心算能力,现在想想,当日陆公子出的题目过于简单,奴家现在心算能力还有待提高,陆公子也知道,不是明算都可以用上等差技巧来计算,例如一些毫无规律的帐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当日怎么想的,一向精明的自己被登徒浪子灌了几口迷汤,还真以为自己进步很大,可以出师,心里沾沾自喜,直到出门上了马车才醒悟自己上了陆庭的当,这是郑妍芝心中的刺。

        像自己这么好的学生,还给他做糕点,竟然....抛弃自己?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有些尴尬地擦了擦额上的汗,想了想,很快有了主意:“小芝姑娘,不同的人,计算能力也不同,就像有些人心算快,有些人筹算快,有些人用笔算快,其实无论用什么方法,目的都是更快、更准地是得到结果,要提高心算能力,需要坚持大量的练习,我有个办法,可以在最短时间内提升小芝姑娘的明算速度和明算的准确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俏婢真是一个执着狂,现在还掂记着这件事,要是平日陆庭还真不愿搭理他,不过今天帮了自己这么大忙,就指点她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短时间内提算自己的明算能力?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眼前一亮,好看的小脑袋连连点头:“太好了,不知陆公子有什么办法能短时间内提升奴家的明算能力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提到明算,郑妍就来精神,对她来没什么比明算更有趣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解题,还能找到解题技巧,可提升计算能力,没那么简单吧,都说师傅领进门,修行在自身,登徒浪子又不是自己,凭会么有信心最短时间内提升?不可能啊,不过看他一脸自信的样子也不像信口开河。

        好,就看看你能怎么办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站起四处看了看,目光在果盘处停留了一下,在身上摸了摸,很快说道:“小芝姑娘,方便拿点钱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拿钱?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打量了陆庭一眼,有些疑惑地说:“不知需要多少钱,需要香烛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登徒浪子不是掉到钱眼时了吧,提升明算能力要钱?难道想学跑江湖那些弄神骗鬼的所谓高人,跟苦主说作法要钱来压阵,要不就说钱是给神灵的,糊弄一番后那些钱都进了他自己的口袋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看到郑妍芝疑惑的样子,猜到她想什么,苦笑地说:“小芝姑娘不要多想,只要三五十文就行,不用香烛,也不用作法,就是充当道具用一下,用完就还,保证一文不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什么眼光,好像自己骗她一样,几百贯眼看就要到手了,这点小钱自己还真看不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