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43 转让(求收藏推荐)

043 转让(求收藏推荐)

        陆庭还在震惊的时候,郑妍芝已经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尼妹,还真走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小俏婢华丽地转身远去,陆庭傻眼了,眼看小俏婢就要走出听雨轩,连忙叫道:“小芝姑娘,请留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的嘴角微微向上翘,眼里露出胜利的神色,不过当她转身时,脸上换上疑惑的神色:“陆公子,还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郑妍芝眼中,陆庭就是那种无利不起早的登徒浪子,从客来居辞了差事后,那么久不来,偏等到过所办不下来才来,一向抠抠索索的他还弄了味道不错的金玉包,目的不能再明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前面痛快地答应帮陆庭办过所,那是郑妍芝知道陆庭不仅被人卡住了过所,还缺钱,这几天到处找族人卖宅子的事早就不是秘密,猜到陆庭还想在这里筹钱,这也是故意走开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自己一走,陆庭这个登徒浪子就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风水轮流转,怎么也该你求本小姐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知道小俏婢是猜中自己的目的,故意在拿捏自己,可形势比人强,干脆开门见山地说:“刚才小芝姑娘说很多事都能拿主意,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文钱还能难倒好汉呢,自己这次到长安抱金大腿谋富贵,要的不止一文钱,钱越多越好,算了,不要跟一个小俏婢置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陆公子有事?”郑妍芝故作惊讶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芝姑娘,刚才金玉包味道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是想从那包子打主意,就知这个登徒浪子不会那么好心,郑妍芝心里暗暗盘算,嘴上没闲着,点点头说:“味道还可以,陆公子自创金玉包,难不成要改行卖金玉包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别人,郑妍芝会给一个“味道一流”“自己吃过最好吃的包子”这类评价,不过问话的陆庭,怎么也要保留一下,免得他得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有些不以为然地撇撇嘴,什么还可以,说得这么勉强,刚才吃的时候差点没抢起来,那么大盘的包子两个小女生一口气吃完,只是“还可以”吗?

        包子就不卖了,唐初的人很看重门户和出身,卖包子赚不了几个钱,到时弄个操贱业出身,那是自断升上层的道路,钱要赚,但不是自己去赚,找个合适的代理人出面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芝姑娘是一个爽快人,我也就不转变抹角,金玉包的做法和秘方我想转出去,要是客来居还有其它的客栈、酒楼多了这道独一无二的点心,肯定能人能吸引不少客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转让秘方?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楞了一下,有些惊讶地说:“陆公子准备转让金玉包的秘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么好吃的包子,肯把配方转让?老话说得好,万贯家财不如一技傍身,像秘方这类是最好的“技”,有些人就是凭着祖传的秘方吃饭,虽说赚不到什么大钱,但可以保一代代吃饱穿暧,这可是有钱也买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郑妍芝又有些鄙视了,这个登徒浪子为攀上王家,吃上王家的细粮,连福泽子孙后代的秘方也卖?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是转让。”陆庭肯定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古代做商人没什么前途,现在宅子不能套现,借钱就更不用说,近期内能换钱就是它,反正蟹黄包对季节和位置有限制,就是自己做也赚不了几个钱,还不如套一笔钱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郑妍芝看来,卖秘方是崽卖爷田败家,可在陆庭看来,卖酒、卖香水、卖纸这些比卖包子香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怕什么,这些秘方多的是,谁叫本公子二世为人,这些就是便利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饶有兴趣地打量陆庭一眼,似笑非笑地说:“陆公子出售秘方,这是筹路资吧,铁定心要到王家吃细粮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不是”陆庭一脸无辜地说:“小芝姑娘,我敢以耶娘的名誉起誓,跟王老丈只是点头之交,当时看他一把年纪挺可怜,就帮了他一下,王老丈看到我这人不错,就提点几句,也就是在客来居做一辈子记帐,也不会出息到哪里去,还不如趁年轻外出求学,闯一下,成功了能光耀门楣,就是失败了,回来依然还能做记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仅此而己?”郑妍芝有些不相信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双手一摊,苦笑地说:“还能怎么样?难道真像外面人说的,照顾别人几天,就能娶七族五姓女?七族五姓啊,那可是名门大族,就是那些官家子弟不敢说自己有娶五姓女的福气,像我这种没有家世、没有功名、甚至名声还不太好的人,王老丈能介绍王姓女给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是这样,郑妍芝暗暗点头,这种说法可信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就是出自荥阳郑氏,外人不了解,自己还不清楚吗,族里的女子出嫁,未来的夫君要么家境显赫,要么前程似锦,这还是基本条件,达到基本条件,还要看人品、相貌、名声、家庭情况等等,甚至还要打听家庭成员有没隐疾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没等小俏婢开口,长叹一声说:“说我故意接近王老丈是为了攀龙附凤,还说本公子要到到王家吃细粮,这几天还多了一个软饭王的外号,是拜你们所赐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俏婢权力挺大的,从她的言行举止来看,好像真能跟自己谈蟹黄包转让的事,为子顺利转让,为了转一个好价钱,陆庭特地把这事搬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谈价钱,小俏婢让一点,自己到手就多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话音一落,小俏婢脸上出现尴尬的神色,虽说这事不是从自己嘴里说出,也没授意下人宣扬出去,不过这事的确是红菱说出去,也算是自己的责任,一想到这里,忍不住瞄了一下红菱。

        红菱看到小姐责怪的目光,也知道自己做错了,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,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收回目光,看了一脸期待的陆庭,只是犹豫一下,也不继续刚才的话题,开口问道:“陆公子,你这蟹黄包的秘方,准备怎么转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做得有些过了,得补偿一下,陆庭说要外出求学,路费、束脩、衣食住行都要钱,要不然也不会要出售秘方,就当帮一下他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最重要知道陆庭办理过所不是去攀附王家,跟王家女也没事,不知为什么,郑妍芝听了,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谈到正事,陆庭马上来了精神,连忙问道:“不知小芝姑娘是要分包还是全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分包如何?全包又如何?”郑妍芝有些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笑嘻嘻地说:“全包就是金玉包秘方只卖给小芝姑娘一个人,这样价格会高一些,想省点钱,也可分包,就是我会多卖几家,到时谁做得好吃,全凭自己的能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全包什么价?分包又是什么价?”郑妍芝不紧不慢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姑母走时,把家里一切都交给自己,不过自己也带有不少钱在身边应急,郑妍想好了,到时就用自己的钱,不够再找帐房拿,郑妍芝想好了,打扰了姑母这么久,就送一份金玉包的秘方当礼物给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可以得到出外游学的钱,自己补偿陆庭之余又能给姑母送礼,姑母得到这么好的包子,买卖肯定越做越红火,简直就是一箭三雕。

        希望这个登徒浪子不要狮子大开口,要得太多,自己也拿不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痛快?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楞了一下,本以为还要再尝一下口味,然后问原料是什么、对身体有没有害,甚至派人盯着自己做,看秘方是不是真的,自己都准备好怎么配合了,没想到小俏婢连问都不问,直接就跟自己谈价钱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对,林家在苏州人脉很广,也不怕自己骗他,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,别的不说,林郑氏在二叔公耳边说一句,二叔公肯定会“大义灭亲”,毫不犹豫地教训自己,要是做得过份,甚至把自己逐出族谱,没想到郑妍芝另有打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