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书库 - 历史小说 -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- 042 过河拆桥

042 过河拆桥

        “小...小芝姐,你没事吧?”红菱有些担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不是好好的吗,怎么画几条线就不动了,瞪大眼、张着嘴,一脸吃惊的样子,小姐不是中了邪吧?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回过神,摇摇头,一边看着纸上的数字,一边说:“没事,就想一些明算上的事,红菱你退下,不叫你不要开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红菱扁扁嘴,小声地说:“知道了,小芝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姐就是这样,平时好好的,一旦学习明算就变了一个人似的,刚才是责怪自己打扰她学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想了一会,一脸恭敬地对陆庭说:“陆公子真是高才,这么巧妙的解题技巧也能想到,奴家佩服,这题奴家看出一点玄机,还有一些地方不明白,还请陆公子解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行家一出手,就知有没有,虽说这不是从一到万,但是道理都是一样的,陆庭只写一到一百,也是为了方便自己理解,郑妍芝收起了怀疑的心,态度也端正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再不爽,陆庭也是有真才实学,对有真才实学的人,身段放低一点很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道题用等差原理计起来很方便,陆庭简单解释了一下,然后列出公式,也就是第一个数和最后一个数相加,然后乘以最后一个数除以二的商,答案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一边列式,一边讲解:“小芝姑娘看好了,这是从一到百的计算方式,而从一到万也是用这种方法计算,有一点要注意,要有规律的数才能这样计算,举个例,像一、八、十一、二十三这些没规模的数,这种技巧用不上,还得老老实实地计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”郑妍芝连连点头:“有规律可以套用,那些没规律的,只能一个数一个数地计算,有些可惜,这么好的方法不能通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这下真服了,老实说自己一开始听就觉得陆庭是信口开河的话,没想到陆庭再一次把信口开河变成现实,按他的计算方式,从一到万的加法真能几息算出来,别说加到万,就是十万、百万、千万、万万都不难,这么简单的规律,自己怎么就没发现?

        真想看看这个登徒浪子的脑子是怎么样的,这么多奇思妙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金无足赤,人无完人,明算也没有万能的解题技巧。”陆庭面带微笑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完成任务,收工,现在收拾不了吴林和那个什么狗屁胡公子,不过要对付一个小俏婢,自己还是很有信心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想了想,突然皱着眉说:“陆公子的方法确是奇妙,可也有不足之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足之处?小芝姑娘有什么疑惑,尽管提出来。”陆庭大方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小俏婢,不是过河拆桥,故意挑刺,学到技巧就翻脸吧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没注意到陆庭的表情,而是拿起来笔,在一百后面添上一百零一,搁下笔有些疑惑地说:“陆公子,碰上这种有余数的情况,除了双,也就是从一加到一百,求出和以后再加一百零一,还是有办法直接用公子的那条列式完成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余数?小芝姑娘没学过小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数?”郑妍芝楞了一下,有些犹豫地说:“公子所说的小数,是丈、尺、寸、厘、毫、秒还是微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拍了拍自己脑袋,苦笑着说:“是我糊涂了,小数对小芝姑娘是陌生的,不理解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古代没有小数的概念,九章算术里有分数,第一个将这一概念用文字表达出来的是魏晋时代的刘徽.他在计算圆周率的过程中,用到尺、寸、分、厘、毫、秒、忽等7个单位;对于忽以下的更小单位则不再命名,而统称为“微数”,小俏婢所说的,也就是魏晋时代的刘徽所采用的“小数”,真正小数出现并规范化,还得几百年以后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妍芝眼前一亮,马上去到一边的茶几上倒了一杯茶,轻轻放在陆庭面前:“陆公子,口干了吧,请用茶,小数对奴家来说是陌生,有陆公子教导,那就不陌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数?又有新技巧?上次陆庭把数化简后,郑妍芝越用越觉趁手,现在听陆庭说自己没听过的“小数”,当场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来了精神,还会来事,主动给陆庭倒茶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在远处打量庭园的下人看到,一个个目瞪口呆,这是什么回事?郑小姐把陆庭带到后园,已经让人惊讶,现在...亲自给他倒茶?天啊,荥阳郑氏的大小姐,给苏州一个名不经传、甚至名声有些不好的陆公子倒茶?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眼花了吗?有个婢女还擦了擦自己的眼睛,生怕刚才看到的是幻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福至微微抬起头,眼里满是骄傲,公子就是公子,小芝姑娘是林老夫人的心腹,刚刚不是挺有脾气的吗,眼睛都快望天了,才多大的功夫就贴贴服服,该倒茶还得倒茶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红菱有些无奈地用一只手捂着脸,都不知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姐太矜持了,说了不见,转眼食言而肥;来之前说要给陆公子颜色看,等他好好尝一下求人的滋味,结果自己主动开口留人;扬言让陆公子清理荷花池的淤泥,好好出一口气,现在自己成了倒水的丫环。

        跟设想都是反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哟,小俏婢求知欲很强啊,主动倒起茶水来了,陆庭心中一乐,不客气地接过茶杯,随口说道:“可惜没品尝到小芝姑娘亲手做的桂花糕,没口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双粉拳在衣袖里握起,这个登徒浪子,不仅会挑吃,还很会得寸进尺,心里有些不爽,不过面上一点也没表现出来,面带笑容地说:“今天来不及做了,明日做好,派人送到公子府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红菱双手捂着脸,无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庭满意地点点头,在纸上写了个“1”字,开始解释道:“小数其实很简单,就是把最小的数值更成更小的部分,道理跟时辰分成一刻钟、一柱香、一盏茶的道理差不多,不过小数表现得更稳定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是陆庭由浅入深把小数的原理解释一遍,又在郑妍芝的再三请求下,用小数的方式解决等差列式出现单数的计算,这里又涉及小数点的乘除,好在不是什么高深的理论,小俏婢在明算方面的天赋也惊人,不到半个时辰小俏婢就融汇贯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讲了这么久,口都干了,陆庭拿起茶杯,把已经凉了的茶一口喝完,这才松了一口气:“小芝姑娘,这下没有问题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陆庭把空了的茶杯稍稍放前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意思很明显,茶杯都空了,添茶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还很机灵识趣的郑妍芝好像没看到空杯,微笑着说:“陆公子真是高才,奴家佩服,要是时间,真想多跟陆公子学习,可惜东家丢下一大摊子的事要做,耽误了陆公子这么久的时间,真是过意不好,也不敢留陆公子了,红菱,送陆公子出门,对了,让人备车,路这么远,走着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红菱应了一声,笑着走到陆庭面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:“陆公子,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...赶客?

        陆庭呆住了,这个小俏婢,变脸也太快了吧,刚才还是恭恭敬敬,就差执弟子之礼了,刚给她解释完,就喝了半杯凉了的茶,连端茶送客的环都省下,直接开口送自己出门?

        说是送,其实就是赶。

        前面解等差公式算是交易,后面讲解小数算是白嫖(piao)了吧,陆庭有些愤愤不平,这个小俏婢刚才一直想占握主动,可七寸让自己死死捏住,只能放下架子,没想到一达到目的,马上过河拆桥,不用说,内心肯定积了不少怨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平日,走了就走了,可是陆庭这时不能走,过所没问题,可路费还没解决呢。